“族长,这三头妖兽怎么了?”

看着突然活过来且显得很温顺的三头妖兽,刃警惕无比,手中紧紧捏着铁枪。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三头妖兽身上的伤势,都在恢复中。

“放松,巫龙图腾将三头妖兽收服了,以后它们不再是妖兽,而是部落的守护灵兽。”祝炎拍拍刃的肩膀,实际上,此时他仍然有些惊讶。

火鸦这家伙,果然不愧是老妖怪,这么轻易的,竟然就收服了这三头妖兽。

不过转念一想,这似乎,是理所当然。

“啊……”

刃等一个个都张大了嘴巴,难以置信地看着那三头妖兽。

虽然这三头妖兽也就那样,被他们揍得不要不要的,但那是集合了他们所有人的力量,也就白虎是被祝炎打趴下的。

可现在,这三头妖兽,竟然被收服了?

而且就这么点时间?

“不用惊讶,图腾祭灵拥有一些匪夷所思的能力,这三头妖兽将死,把命卖给图腾了。”祝炎笑着解释,实际上,他自己也不知道火鸦是怎么做到的。

那巫龙图腾身上浮现的符印,并不是巫符,他认不出来,只是感觉有些妖异。

“瞎说八道,本太子用的是妖族的妖符,别说这样的妖兽,就是小妖,也难逃本太子的妖符束缚,祝炎,不懂别瞎说!”

心中响起火鸦的不屑,祝炎有些无语。

这家伙,还真傲娇了不少呢。

不过相比于之前喊打喊杀的,已经算很不错了。

“火鸦,弄清楚了吗?”祝炎不跟他计较,转而问道。

“一点小事而已,有妖在召唤妖兽,驱逐兽群搜索人族聚落,嗯,似乎和本太子有点关系,它们在搜寻妖炎。”火鸦冷笑,“一些野生的妖,也想打本太子的主意,痴想妄想。”

“妖炎降世,血屠万里……,嘶……”

祝炎倒抽了口冷气。

担心的事,还是来了。

之前在枯石林,柏杉部落的少族长遗留的文字就提及到了妖炎,也正因为如此,祝炎才想把当时聚落的火盆给灭了,反而招惹了火鸦上身,差点被他夺舍。

“血屠万里吗?”火鸦呢喃。

祝炎毛骨悚然,连忙问道,“火鸦,你想要干嘛?”

这家伙,可不是个安分的主,虽然已经和他缔结了平等契约,但祝炎其实对火鸦并没有什么约束能力。

“想什么呢?本太子还是残魂,冒头就会被天打雷劈的。”火鸦无语。

这小子平时挺聪明的,怎么这么怂?

不过他似乎也知道祝炎的顾虑,想了想道,“祝炎,那些野生的妖,还是有些门道的,否则不会感应到本太子降世,你要是想阻止的话,最好的办法,就是增加部落人口,人口多了,信仰之力就强了,我的实力也能得到恢复,且不容易被发现。”

“你的意思是?让我多找些聚落加入巫龙部落?”祝炎迟疑。

以现在部落的情况,祝炎虽然也希望获得更多人口,但部落刚起步,人多心杂,未必就是好事。

“这是必然的选择,图腾的强大在于信仰,信仰的强大在于人口,部落的强大也在于人口,同时,人多势众,也是你人族最大的优点,是被妖驱策妖兽驱赶野兽兽群屠戮万里,还是聚众而自保,那就是你的事了,记得送一百头野兽过来。”

火鸦说着,巫龙图腾上浮现灵光,落在祝炎额头,祝炎瞬间感应到了三道微弱的意念,竟然是从那三头妖兽的身上传来。

“这是什么?”祝炎意外了。

“这三头妖兽的一丝妖魂,掌控了妖魂,你就能掌控它们的生死,这三头妖兽都还不错,尤其是那头白虎,值得培养,至于另外两头,都是杂血,不认识是什么东西,宰了也没事。”

火鸦的声音刚响起,那三头妖兽就浑身哆嗦,看向祝炎的眼神,满是哀求之色。

“不听话的宰了,听话的,在部落当守护灵兽,也不错!”祝炎笑了。

火鸦这家伙,够意思啊。

不过火鸦藏在巫龙图腾里,控制这三头妖兽也没什么用处,将控制权交出来,也不错。

“魁,去拉一百头气血旺盛的野兽过来献祭图腾,嗯,通知族人,这三头妖兽被图腾祭灵降服,以后这三头妖兽,就是我们部落的守护灵兽了,这头是白虎,这头狮子兽怪怪的,叫鳞狮吧,至于这头,尖嘴獠牙有点像猪,叫獠康好了。”

祝炎吩咐着,随意给三头妖兽取了名字。

魁大喜,“族长放心,我这就去选祭品,啧啧,有了这三头守护灵兽,日后出去狩猎,可就简单了。”

这里面,最开心的就要数他了,身为部落猎队的猎首,有妖兽驱逐野兽,那打猎还算个事吗?

“就你心思多,去办事!”祝炎笑骂。

实际上,此时他也是欣喜和意外。

火鸦能降服三头妖兽,就能降服更多,妖兽虽然不如妖,但也是人族聚落的噩梦,要不,多引诱些妖兽过来,组个妖兽团玩玩?

想法是好,不过眼下三头妖兽都处于重伤状态,祝炎也只能暂且放下。

很快,魁带着人拖了一百多头野兽回来,都是身强体壮气血旺盛的,随着他回来的,还有咸和刊。

听说祝炎通过祭祀图腾,降服了那三头妖兽,咸和刊都待不住了。

“族长,这三头妖兽,安全吗?”咸忧心忡忡。

实在是,祝炎的这一波操作,太过大胆,而且让人匪夷所思。

“咸,放心好了,三头妖兽都已经被祭灵驯服,除非它们想死,否则不敢违抗命令,而且妖兽其实都已经开了灵智,听得懂人话,只要族人不招惹它们,谅它们也不敢放肆!”祝炎笑着安抚两个老人。

“这样,等它们恢复过来,白虎跟在我身边,充当坐骑与护卫,鳞狮出去放牧野兽,供应部落血食,獠康去修筑城墙,挖坑填土,为部落建设出力,要是敢伤人,我先扒了它们的皮。”

三头妖兽浑身又是哆嗦,那獠康更是低下了脑袋,郁闷无比。

咸和刊看着三头妖兽的样子,多少放心下来,同时也是欣喜。

“族长,这样一来,外出的族人上有雪鹰巡视,下有妖兽巡逻,可就安全多了。”咸感慨。

这可是妖兽啊,而且足有三头,以后谁还敢在部落放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