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雅悠低头,道:“有。下半阙不难。”

那上半阕写得是:西风吹老洞庭波,一夜湘君白发多。

“醉后不知天在水,满船清梦压星河。”章雅悠笑道,“可惜我没有轻功。这两句交给你,你去写吧。”

董承彦上前,拿了一支笔,沾满了墨汁,将笔塞到章雅悠的手里,笑道:“小爷是那种沽名钓誉的人?你来吧,我送你上去就是了。”

章雅悠感到腰间多了一股力道,自己已腾空而起,就听董承彦笑道:“别愣着,小爷的轻功也没好到可以拉着你在半空中呆半天。”

章雅悠快速舞动手中的笔,苍劲地写下“醉后不知天在水,满船清梦压星河”,底下已有人惊叹:“好工整的句子!字也写得好。”

“哎呀,这轻功实属了得,还能带个人上去。”

庄露华在下面看直了眼,见章雅悠下来,奔过来,竖起大拇指,道:“我看了一圈,你写得最好,句子也最大气。”

章雅悠笑道:“冬娘,你这是夸我还是笑话我?哪有你说得这么好。”

董承彦接了她手中的笔,放回原处,拍拍手,道:“你最近是不是胖了?”

不等章雅悠发作,庄露华又是一脚,这一脚结结实实踢在了董承彦的小腿上。

长孙骁也看见了章雅悠,笑道:“悠儿,你也在啊。你这对仗又工整又有意境,看来我今儿是要沾你的光了。”

章雅悠笑道:“表兄笑话我,表兄一个人就写完了,这草书浑厚有力,又透着行云流水的意境,是我万万不能比的,我有自知之明,何况,我还要借助外力才能上去。我占表兄的光还差不多。”

长孙骁见章雅悠有说有笑,精致的小脸上透着喜气和兴奋,整个眉眼看上去都是光彩照人,心中也十分喜悦,笑道:“你别光顾着捧我。不管我们能不能中,今儿就在这冰心玉壶楼里用膳,我请客,好不好?”

“花表兄的钱,我有什么不好呢!好!”章雅悠笑道。

董承彦看着长孙骁,笑道:“听者有份。没有我举着她上去,她肯定不能这么欢畅。”

“一起。”长孙骁笑道。

就在董承彦喜滋滋地准备蹭长孙骁一顿大餐的时候,就听人群里传来一声娇喝:“让一下!都让一下!”

“董承彦,我可算找到你了!我看你这次往哪里逃!”一名身着紫衣的少女驾着一匹枣红马飞驰而来,手里的皮鞭指向董承彦。

董承彦见状,转身就跑,一边跑一边骂:“你这个疯女人,你有病啊!大庭广众的,你也注意一下,泼妇!”

章雅悠和庄露华对视了一眼,庄露华笑道:“应该是陈御史家的姑娘,貌似与董承彦有些过节,惹得风流债,这是一对欢喜冤家。”

冰心玉壶楼的对面是碧波楼,碧波楼的顶层阁楼里坐着几个贵公子,其中一人服侍华丽中有些花哨,配饰繁多;一人身着劲装;坐在中间的那位则是一身白衣,书卷气很浓。

“可知这几人?”华丽服侍的公子问道。

一位瘦削、留着两撇小胡子、面容红润的中年男子,此刻正斜着身子、面带谦卑地坐在那里,听见贵公子发问,笑道:“我这京城百晓生绝不是浪得虚名,这几人我自然是知道的,都是长安城里的贵公子和贵女。”

“那身着灰蓝长袍的是吏部尚书长孙靖的独子,长孙骁,京城的四大公子之一;另一个逃窜的是董国公家的老儿子,董承彦。至于另外两位,一个是未来太子良媛,一个是……”他卖了个关子,“那紫衣少女是陈御史家的嫡女,在京中是出了名的泼悍,年过十八,至今未曾婚配。无人敢娶。”

“那个在绸带上写字的姑娘呢?”那公子又问道。

劲装公子笑道:“怎么,三弟喜欢这一款?我瞧着,模样倒还清秀,不过,一个女人抛头露面也就算了,还这么招摇,不对我的胃口。”

“我和二哥的眼光、胃口向来不同。”

自称京城百晓生的中年男子笑道:“这是陛下前段时间钦封的欣城县主,京城章家的嫡女,章家的老太爷曾做过太子少傅。”

华服公子嗤笑了一声,道:“不过是个致仕的太子少傅而已,就算是现任的太子少傅,我们也不放在眼里。”

中年男子笑道:“那是自然。不过,这县主却是有几分才华,各位公子方才也见到了。当年咏絮阁考试,她可是拿了双如意,十几年都不曾出过双如意得主了,相当于文武状元。但是,后来不知为何,没有进宫学,反而是去了江南。”

“你对闺阁的事情知道的倒是不少,我送你来京城,你在这里潜伏了十几年,就修炼了这么点能耐?”书卷气的公子发声了。

中年男子笑道:“京城世家盘根错节,姻亲关系复杂,小的并非是单纯打听这些闺阁琐事,只是顺带了解。小的一定潜下心来,努力修炼出好本事,为世子效犬马之劳。”

劲装公子一脚把那中年男子踹到地上,骂道:“杨曲你算什么东西,还敢和我们坐在一起!滚那边呆着去。”

书卷气公子冷笑了一声,道:“看那长孙骁对此女似乎很上心?”

杨曲挨了踢,却敢怒不敢言,也不敢叫痛,听书卷气公子发问,急忙道:“长孙骁的嫡亲姑姑是章家的二夫人,算起来,二人是表兄妹关系。小的听闻,这长孙骁有意求娶,但是,这位县主姑娘却与武陵侯……”

说到武陵侯,他悄悄打量了一下几位的神色,这几位显然神情起了微弱的变化。

“再吞吞吐吐的,我就把你从这里扔下去。”劲装公子骂道。

杨曲道:“武陵侯曾在宫中的中秋之宴上当着众人的面承认心仪此女,但是,因为武陵侯与仆固家有婚约,子女不愿意做平妻,所以,二人闹得很不愉快。”

书卷气公子看了一下对面楼下,心道:很不愉快吗?她看上去似乎很愉快。

章雅悠正笑意盈盈地拉着庄露华,和长孙骁一起进了冰心玉壶楼,她和长孙骁对的诗词都入选了,他们今天要免费吃大餐,不但给他们上最好的菜,连最好的酒都由着他们畅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