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齐,秦家送贴的人来了吗?”王三爷问话的神情淡然,似乎这句问话还不如书桌上铺着的一卷水墨山水画更让他重视。

但是从小就跟在王三爷身边齐河可是心知肚明,别看王三爷看似问的不经意,可既然问了,就不可能不在意的,只不过身为一家之主,不可能将自己的情绪外放,即便在这个书房里只有他们主仆二人。

“还未,不过也该到了,约的是上午十点,眼下已经九点过半了。”齐河瞬间收起满脑子的思虑回道。

别看王家有着很多的秘密,但很多事情齐河自认不比那些王家本家人了解的少,王三爷能这么关心秦家送贴拜访之事,在他看来,定然有着其他特别的意义。

“听说秦家那位在军部发展的越来越好了,只可惜他子嗣缘不佳。”王三爷似闲聊一般继续说道。

“可不是,说起来这位秦将军本也算是儿女双全,可惜时运不济,先是长子被害死于非命,后是次女为自保与他断绝关系,如今剩下的这个小儿子,前些日子出任务又着了道,也不知道还能不能救治过来。”对于京都里的这些个的大事小情,齐河也算是半个包打听了。

“不过是累于权势之争罢了,倒是可惜了秦家那位天才长子了。”王三爷说道。

“是呢,这位秦家大爷在世时,名声鹊起,在军事上面的天赋也算是同辈之中无人能及了。”对于所谓权势之争,齐河身为下人自然不好像王三爷这般随意评判,所以也只能避开这种敏感话题聊些别的,“不过这位秦大爷倒是有个儿子,据说能力天赋也不比其父差,好似还与仙门有所关联。”

“仙门啊?倒是个有福气的孩子。”王三爷终于神情有所变化。

齐河心知,王三爷和他聊了这么多,显然是有用意的,依照自己对主子的了解,抛出和仙门有关的事情,想来应该不差,果然,事实一如他所料。

“可不是,这天下如咱们王家这般自古就有仙缘的,满世界又有几家,那些没有仙缘的,可不就是想发设发的跟仙门打上关系,就是不知道这秦家是走的哪个门道,至今也没人能打听到原因。”齐河私下里没少打听,可惜秦家人少有人少的好处,基本家里就剩下主子,自家事肯定不会往外说,即便有两个帮工的佣人,也是一问三不知的。

“你说,这世间真的有九转丹吗?”王三爷喃喃自语到。

齐河站在一旁没有回答,心底不禁叹了口气,困扰王三爷七年的秘密没人比他更清楚了,九转丹可谓是王三爷的心病了,找找寻寻了这么多年,如今虽然有了消息,可是谁也不敢保证,这种传说中的仙丹,到底存不存在?

那位带来九转丹消息的金爷,自来口碑就不好,若非对方不知从哪结识了仙门中人,还可能会有九转丹,这样的人根本不配王三爷亲在迎接,可惜事与愿违,再如何不想和对方搭上关系,为了九转丹,齐河知道自家主子也只能忍下心中不耐,与这种人虚与委蛇。

而就在主仆二人陷入沉默之际,洛琼带着姬奶奶来到了王家,因事先递过了拜帖,王语嫣此人做事又想来周到,等祖孙二人一到王家,就被她派来的佣人直接领到会客的地方。

“秀莲?!”早已等候在会客室的姬云海,一脸震惊,任他想了很多,却始终没能想到会是这种情况。

“大哥!”姬奶奶泪目,几十年了,自从姬家出事,亲人离散,她从未想过还有一天能见到自己的亲哥哥。

一旁的王语嫣也有些呆愣,对于自家丈夫的妹妹,她虽然从未见过,可是对于姬家的人,她没少从丈夫口中得知,对于这位与丈夫同胞亲妹,也算是听到的最多了。

原先王语嫣还在担心是不是秦家冲着王家的仙籍而来,如今这场面,倒是打消了她的想法,如果来的是秦家人,自然会让她担心,可是来人是丈夫的亲妹妹,姬家曾经的嫡女,定然不是冲着王家仙籍来的。

这厢兄妹站着两含泪相望,各自都有着一肚子的心里话想说,可是偏偏话到了口边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最后还是王语嫣担心丈夫的身体,硬是劝着两人坐下慢慢叙旧,洛琼从进门开始就充当背景墙,一直没有开口,至于自家奶奶的身体,平日里有她的调理,即便站上一个小时也不会累的。

“大哥,你的身体?”姬奶奶在刚刚王语嫣的提醒下,也发现了姬云海的身体状况似乎很不好,不禁有些心忧的问道。

“无妨,都是些小事。”姬云海对自己的身体不欲多说,也是不想让自家妹子担心,不过反观妹妹的气色,以如今的岁数,可见日子过得不错,否则也不会保养如此只好,依稀还能看出几分年幼时的特点。

“大哥,你这些年都去了哪里?妹妹找了你几十年,差点就要放弃了。”姬奶奶深知大哥身体必然有什么问题不好说,想着回头找自家孙女问问,也就没再继续多问身体的事情。

“哎,此事说来话长,对了,先见见你嫂子,这是我的妻子王语嫣。”姬云海轻叹一口气,随即想到还没为自家妹妹介绍妻子。

“妹妹。”王语嫣落落大方的对着姬奶奶喊了声妹妹。

“秀莲见过嫂嫂。”姬奶奶回礼道,然后拉着洛琼又向二人介绍起来,“大哥,嫂嫂,这是我的孙女洛琼。”

“洛琼见过舅爷爷,舅奶奶。”洛琼乖巧的起身问好,眼前这两位可是自家奶奶的嫡亲哥嫂,再加上她查到的消息,对与这二人认亲倒是不排斥。

“好,好孩子,舅爷爷起先也不知道,都没有好好准备见面礼,这块玉佩跟了我二十多年了,就送你了。”姬云海和王语嫣一辈子无儿无女,如今看到妹妹的亲孙女,自然带入己身,连忙掏出一块色泽圆润的玉佩充当见面礼。

“谢谢舅爷爷。”洛琼倒也不客气,这种凡玉虽然成色很好,但也并不是贵重到不能手下的,所以也没有请示自家奶奶,就直接做主手下了。

这番干脆利索,倒是让姬云海满意非常,他这人最是不耐烦客套退让,况且这块玉佩虽然跟了他二十多年,但是比起亲妹妹家的孙女,也不算什么。

王语嫣见丈夫给了见面礼,也连忙从手腕上摘下一只玉镯套在了洛琼的手上,看着洛琼的眼神也满是慈爱,虽说自己一辈子没能生儿育女,可是不代表她不喜欢孩子,只是事出有因,一切皆有命数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