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承宣有些恼怒的瞪了一眼大儿子:“叫我说你什么好呢?”

转身对罗俏说道:“对不住了,俏俏,让你专程跑一趟,还没人去接,昨晚歇在哪了?”

罗俏淡淡开口:“尹东去接了我,毅辰提前让他把我那小院的锅炉烧上了,还劳烦了他媳妇给做了热汤面,吃了才歇下,您不用担心我。”

说完往病房里走了进去,里面是个双人间病房,是为了方便专家会诊专门给调的。

姚承宣摸了一把脸,在心里叹了一声:“里面靠窗的床位就是林平,一会专家就会过来,我们也正等着呢。”

罗俏点头:“咱们进去看下。”

进去后,罗俏走向病人,准备简单的先检查一下。

结果,病床边的家属出声喊道:“你要做什么?”

罗俏看向姚承宣。

姚承宣说道:“林平家的,这是我家亲戚,是京市大医院里的医生,是我请她过来的。”

林平的媳妇一听,不高兴了:“不是说请了京市那边的专家给会诊吗?你找这么个小姑娘过来糊弄谁呢?”

正在这时姚丽丽进来了,附和道:“就是,爸,罗俏才多大,毕业都没几年,怎么能比那些京市的专家,你让她过来这不是添乱吗?”

罗俏脸色冷了下来,要不是看在姚承宣的面子上,自己定不会走这一趟,可姚家人可真是不省心。

罗俏开口说道:“既然这样,就当我没来吧,姚叔您也不用夹在中间为难,我正好还有事,就先走了。”

姚家人并不清楚罗俏在医学界是什么样的存在,也不知道她在京市的地位,只知道她毕业后就进了大医院当医生,而且医术不错。

姚承宣有些着急道:“俏俏,你先别走。”

罗俏还没有回话,姚丽丽就说道:“爸,一会专家组就要过来了,她留这也没什么用。”

姚承宣气的有些发抖,怒道:“你给我闭嘴,这没你的事。”

姚承宣刚想说什么,医院的主治大夫就带着专家组的人过来了。

他们一进病房,走在后面的那位专家就愣了一下,仔细确认过后:“罗教授,您怎么在这里?”

罗俏一看来人是熟人,一起参加过研讨会,而且也一起完成过复杂的大型手术,她是京市医院的主任医师邱少青。

罗俏也是主任医现,但是罗俏出过多项医学成果,他们更愿意称罗俏一声教授。

罗俏笑着说道:“过来办些事情,没想到在这里碰到。”

后面的一位中年医生也上来打招呼:“罗教授,您好,还记得我吗?”

罗俏仔细想了一下:“如果我没有记错,我们在上海的医学交流会上见过。”

那中年医生笑了起来:“没错,我是曾利兵,上次您可是给我们京市代表团长脸了,那次可真是让我受益匪浅。”

前面带路的医生问道:“你们认识,这位是?”

曾利兵笑着介绍道:“这是北医最年轻的教授,在哈佛获得双博学位,也是北医附属医院最年轻的主任医师,最好的全科医生,虽然岁数小,获得的荣誉和成就可比我们多太多了。”

这下刚才还叫嚣的家属急了,刚才自己真是发的哪门子邪气,把人给得罪了,这可怎么办?

罗俏开口道:“你们先忙你们的,回头回了京市有时间再聊。”

说着就要往外走,姚承宣开口:“俏俏,刚才的事你别跟丽丽一般见识。”

罗俏停下转身,严肃的说道:“姚叔,今天我可以不走,但是以后我们就真当陌生人吧,我到底欠不欠你们的,这个你比谁都清楚。

我不想一次次的过来自讨没趣,你们心里明明都清楚,当年的几餐之恩,我早已百倍、千倍的还了你们,总不能没完没了的每次见面受你女儿侮辱。”

她之所以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不给姚家人留脸,就是自己一直太过于给他们面子了,以至于他们产生了自己好说话、好欺负的错觉。

而且也是想给姚丽丽一个深刻的教训,从此让姚家绝了再张嘴的机会。

姚承宣和姚鹏飞脸一下涨红,罗俏说的没错,也不怨人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给他们没脸,实在是姚丽丽太蠢,想从人家那里讨便宜,还嘴上不饶人。

姚丽丽瞪眼:“说的轻巧,几餐饭是不算什么,可那救了你的命。”

罗俏淡淡道:“十几年前你就当着全家属院人的面,把你那几餐饭加了几百倍折现还给了你,之后我对姚家的种种帮忙就更不用提了。

再说就算是有恩,那也是我欠姚叔、姚婶的,和你有什么关系,更不要说这些年我对姚家的好,没有反驳你,是因为不值当跟你这个贪财之人计较。

可我发现,你是越来越把自己当颗葱了,一直在挑战我的底线,要不是看在姚叔的面子上,你当你是谁,再有下次,我会让你肠子也悔青。”

这话可把姚丽丽气坏了,可是还没有等她再说什么,姚承宣就发了话:“鹏飞,把这丢人现眼的东西给我拖出去。”

姚鹏飞明白,今天妹妹的话是彻底的激怒了罗俏,罗俏也彻底的放弃了他们姚家,要不,也不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下了他们的脸。

罗俏对着专家组的人说道:“请吧。”

几位专家都看了一眼脸色难看的姚承宣,邱主任先开口道:“罗教授,您先请。”

罗俏也没有再推辞,实在是不想再在这里多呆,只想尽快完事走人。

经过一系列的检查,然后又看了早上拍好的片子,几人在一起商量了半天,最终决定了手术的方案。

至于手术罗俏没有参与,因为邱主任本来就是这方面的专家,有曾医生在身边,这手术不会有问题。

等一切定下来后,罗俏和几位专家告别,还约了回京后一起喝茶,便准备离开。

姚承宣确实也没脸再说什么,只是送罗俏出了医院。

罗俏停住开口道:“姚叔,保重。”

姚承宣现在心里不知道有多后悔,没有教好儿女,不懂的感恩,还小人做派,忍着心痛:“对不住了俏俏,再见。”

罗俏点头,转身离开,在心里说道:“姚叔,再也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