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7章逗你玩的啦!

还是秦元九寻到机械厂司机里的小队长,低声说:“师傅,我们落凤村是用野猪肉和京货作为拖拉机的货款。”

“虽然说现在是冬天,猪肉能存放些时间,但是机械厂的员工们消化不掉这么多野猪肉,还是要联系外面渠道给售出。”

“我建议您用我们公社的电话,跟厂长联系下,看看能不能委托当地的供销社将野猪肉先销售出去一部分?”

小队长眼睛一亮,连连点头:“秦同志,我怎么没有想到呢?”

将野猪肉部分卖出,是一件很重要也很光荣的任务。

说不定还能捞点油水,小队长立马跟队员说了声,然后跟秦元九去公社打电话。

去得时候是俩人,回来变成了一行人。

公社里大小领导都跟着来瞧热闹了。

城里的居民立马围上去:“同志,你们厂长怎么说?同意卖不?”

“不用票买行不,我们多给点钱……”

小队长笑着站到村口青石上,高声说:“我们厂长说,可以卖,只是到了年根了,哪里的猪肉都涨价,这又是野猪肉,不要票,所以一块五的价格。”

“大家伙儿要是觉得贵,我们就将猪肉拉回厂里,再作打算。如果大家伙儿还想买,那就回供销社排队去!不知道四千斤野猪肉够不够呀?”

城里精细算计的居民们内心开始算起来,这个价格确实不便宜,但也是正常价格,问题是不要票呀!

“买的,我家要五斤!”

“我要七斤!”

“还有我家,我家人多起码得十斤呢……”

“对了,听说你们还要拉走一批京货,那也卖不?”

队长连连点头:“买的,买的,大家伙儿不如先回家拿了钱和袋子,到镇上供销社排队,我们装完车就走!”

这时候村长满脸红光地上前,跟着喊道:“同志们不要慌不要挤,待会我们村的小伙子们,将你们送回去……”

是以惦记着回家着急亲朋好友买不要票的野猪肉,以及拿钱和篮子排队的城里人们,纷纷又开始往拖拉机上爬。

落凤村之前就借了不少省机械厂的大型机器,什么挖掘机、铲土机、运输带、拖拉机等等,都需要人进行驾驶和操作。

村里小伙子们对此格外热衷和崇拜,觉得司机是一份高大上的职业,是他们村里小伙儿们永不可触及的梦。

如今有这个机会,他们轮流上手学习和操作,说不定以后哪里运输队招工,他们能凑个热闹呢。

知道今天拖拉机买回来,他们早就摩擦拳掌等着试试了。

为此他们将家里最好的衣服翻腾出来穿上,连头发都寻村里的老师傅给剪了一遍,精神气十足地迎接。

等所有城里人都坐好了,他们齐齐高声一吆喝,哼唱着歌往回开,那潇洒帅气的样子,倒是吸引了不少姑娘频频侧目。

村里的人也没闲着,帮忙将野猪肉和京货装车,核对数量。

十来个师傅匆匆吃过饭,嘴巴一抹拉着货往镇上赶。

村里和公社里的会计跟着一起过去,帮忙记账收钱。

柯美虞笑着给大哥塞了个背篓,里面装着十斤重的野猪腿,以及切得整齐用油纸包好、每个一斤重的猪肉,“哥,快去帮忙呀,都到下班的点了,还得麻烦供销社的同志们跟着忙活。”

“对,老大呀,这是你在老丈人家露脸的机会,好好表现!”柯老四也呵呵笑着说。

秦元九直接将摩托车钥匙塞到他手里,“大哥,忙得太晚了可以先在招待所住下,明儿带嫂子兜兜风再回来。”

柯元大这么高大的个子,忍不住面红耳赤地低头,在家人打趣下吭哧应声。

这一次仍旧是柯家发现的野猪群,没有费村民一点事,纯粹就是白捡的,加上柯家过几天要办婚事,是以村民齐齐同意拨给柯家大房、三房和四房共计半扇猪肉。

其余的人家再平分留下来的两头猪。

不管老人和孩子都能分到半斤,家里人多的更是能有十多斤肉呢。拿出两斤肉给柯家随礼,而着两斤肉又都用于喜宴,这不亚于沾了喜气的杀猪饭了。

是以他们暗地里又准备了些其他的东西当随礼,绝对不在城里人跟前落面子!

日子越近,柯家人忙得越很,柯美虞和陶雨湘开始将忙了这些日子的成果拿出来装扮喜房。

这时候的人都在温饱线上挣扎,没有太多讲究,加上组织形势如此,婚事一律从简。

不论城里还是农村,能够腾出一间喜房,都是一种奢侈,怎么还会计较其他?

再者家里给柯美虞用的东西都很实诚,两米见方的枣木大床睡上几十年都不会出问题,桌椅也都是柯老四和柯老爷子没事的时候一点点自己敲出来的。

柯美虞和陶雨湘带着口罩和帽子,将屋子里的浮沉扫了好几遍,换上床上喜庆的四件套,床帐也是漂亮的白底红花棉布、缝制成荷叶边,清新又时尚。

三个双开门的大木箱、五斗柜、衣橱、写字台、椅子等,重新上了明快又稳重的松木色的漆。

木箱、五斗柜上铺了同样荷花边白底红花的棉布,椅子上系着红底黄花的垫子,窗帘也是用了同种风格。

柯美虞还让哥哥们编制了些储物框,上面缝制一圈布艺花边,好看文艺小清新。她跟陶雨湘都很喜欢,忍不住自家也添置了一套。

再放上一对大双喜字的暖壶、搪瓷盆、一对为人民服务的搪瓷缸、肥皂盒,自己做的、摆成心形、用刻着白头偕老竹子盛装的蜡烛。

墙上则敲上英文love形状竹制的隔断,上面摆放着在玻璃厂定制漂亮摆件。

整个屋子档次立马上来了,任由谁进来都有种大都市小文艺的气息扑面而来。

不能喜房布置的好,整个院子、堂屋、各个招待客人的地方仍旧马马虎虎吧?

全家人进行了一次彻底的打扫,土地重新铲平压实,从院门口到堂屋和各个卧室铺了一层鹅卵石。泥墙也重新打磨平整,屋顶的砖瓦重新铺了一遍,将破碎得替换成新的。

门窗和家具也打磨后上了松木色的漆,重做了些小板凳、马扎。贴上喜字、窗花,扯上漂亮的拉花!

八号晚上柯美虞睡觉前默默祷告一番,希望明天无风无雨阳光灿烂、婚事顺利。

那认真虔诚的小模样,让秦元九瞧了内心一阵痒。

他将人圈到怀里,炽热的呼吸在她耳边喷洒,“你嫁给我的时候,有没有这么上心?”

柯美虞睁开眼,歪头想了想,嘿嘿笑着摇头:“没有呀,操心的是我爹娘爷奶,我只管吃饱睡好就行。”

秦元九阴郁着眉眼,不客气地啃了她脸颊一口,“你就没对我们俩的婚姻抱有那么一点点的期待和憧憬?”

“比如呢?”她困惑地回问道。

他一阵无力,面上不由地露出些沮丧,十年里自己都没将她的心给焐热。

人家还不是决绝地往他心口狠狠地插了一刀?

就让他眼睁睁地瞧着她跟破碎的布娃娃般,在一片血雾中重重摔在地上!

他又如何指望这两个月呢?

经历过这么多的事情,他早就看开了,只要她独属于自己,人快快乐乐地活着就行。

柯美虞偷偷瞄了他一眼,有些心虚,忍不住小声地说:“逗你玩的啦!”

“就跟你说的,这是我自己的人生和婚姻,哪能当儿戏呢?”

“我肯定会想着我们俩以后的日子呀。”

秦元九内心又是一阵不舒服,合着自己十年喂了狗,别的男人在她眼中千般好。

他竟然在有生之年听到她哄人的话。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