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序幕

——

焱州神焰,天人可得

恶人齐聚,良人已出

圣兽圣狐,天阴纯阳

师徒如何,争风吃醋

临行之际,一番联谊

————

不得不说,月初的孝心是发自内心的。

即便知道色狼师尊欲要对他不轨,但他真心敬重自己的便宜师尊,孝心天地可鉴!

在得到这般宝贝的构造图以及方法后,立即着手炼制了出来,还能第一时间想到自己的师尊,而不是自己拉风的皮大衣。

怎么说呢,月初自我感觉他孝心十足,自家这色狼师尊恐怕现在老感动了。

咳咳...

有一说一月初只想暗暗养眼哦不对是避免浪费,可不是想要来自这色狼师尊的啥奖励。

这色狼师尊的任何奖励,月初那是万万不想要啊。

“乖徒儿,这衣物称为何物为何为师在见到这般衣物的时候,内心本能的觉得要是穿上这两件奇妙衣物恐怕手里还得拿点什么。”

花雨柔眯着那双美目对月初也说出了自己内心的疑惑。

女人的,神秘而又灵性十足的第六感已经开始了。

哪怕是这个花雨柔属于修真世界的强大修士,但她也是女人,哪怕之前不认识这种衣物。

但本能的感觉是,穿上这般衣物想要变得更完美似乎真的得手里拿点什么,就不显得那么突兀了。

天啦,剧情发展不对劲啊!

好家伙。

脑海里的画面,的确有那些……无论是带着墨镜穿着皮大衣的靓仔,还是身着皮衣皮裤的靓女,他们可都是要么拿刀枪要么拿皮鞭……

月初在听到色狼师尊花雨柔说出这般言语后,直呼好家伙。

自己的色狼师尊,果然是合欢宗最牛批的人物之一,这都能联想的到,实在太……太令人开心了!

咳咳……

自己该不会给自己引来了麻烦,这不会是个坑吧?

为什么他还没有说明这个皮衣皮裤是啥呢,自己这个色狼师尊就能联想到更深层次的东西存在?

深层次的东西,也只是脑海里出现没多久的画面,按理说,在这个修真世界应该是独一无二的存在啊!

穿上这皮衣缺少点什么?

你这哪是缺点什么啊,分明就是缺一副眼罩而又缺少了一根小皮鞭呗。

月初内心默默吐槽。

但给他五个胆子也不会把自己内心所想说出来,开玩笑月初真的要是说出口了。

那可就败坏了自己正人君子的形象,会给神秘的“脑海系统”留下不好的映象,进而导致该有的奖励没了。

奖励没了不打紧,万一要是被惩罚了,那可就惹了大祸了。

何况今天也没啥大事情,奖励估计也不会有啥好东西。

毕竟,奖励皮衣皮裤皮靴的构造图之类的,实在是鸡肋。

但这不是最要命的,更为要命的是,月初真的要把自己内心所想说出口的话,那么之后色狼师尊真的玩起来的话。

好家伙,角色扮演游戏就来了……戴上眼罩、身着皮衣皮裤而又挥舞起小皮鞭……那…那画面太美也太恐怖,不敢想啊。

咳咳...

月初假装咳嗽几声,右手举起手里那套皮衣皮裤一本正经同色狼师尊花雨柔道:

“师尊您之前不是说过嘛,只要弟子有啥好东西万万不能遗漏您的那份,这次弟子无意通过古籍偷摸时间制作出来献给师尊您的!”

“此衣物名曰皮衣皮裤皮靴……您老,像这件连体的又名塑体修身衣,言下之意么,就是有有改善身材增加女性魅力之用。”

“师尊,皮衣皮裤皮靴,穿起来方便,而且美观,这可是弟子用特殊手法制作的,不仅材质轻薄精良,而且透气舒爽……”

月初解释起来头头是道,根本看不出来这些都是他胡咧咧的。

果然有一句话说的好,谎话这个东西只要说多了还是在对方未曾理解的方面那就是真话!

什么是真话?

什么又是假话?

这个不都是人口中说出来的吗?

真的假的得看人怎么说!

月初就是欺负色狼师尊花雨柔未见过此物,这才胆子胡咧咧罢了。

果然。

月初在看到色狼师尊花雨柔秀眉一挑居然还有跃跃欲试的神色。

看到这显露这般神色的花雨柔,他清楚自己这一套说辞是可行的!

而且月初说话套路十足。

“乖徒儿你对为师的孝心十足呢……孝心可嘉,之前为师刚刚与你讲过不久现在就念起为师的好,开始为为师奉献孝心了,不错不错。”

花雨柔妩媚一笑,这一笑宛若昙花盛开美艳而又世间仅有。

月初挠头一笑,也没有多说什么。

直接走到花雨柔身前,脸带恭敬之色双手奉献上这一套包装完好的皮衣。

花雨柔倒也没客气,直接拿起这一套包装完好的皮衣一双玉手直接撕开包装开始抚摸起这套质感十足的黑色皮衣。

光滑、质地柔软。

嗯?

很奇怪这是连体的?

有趣...

花雨柔不愧是见多识广的存在,仅仅抚摸打量了这套皮衣几秒就已经把这皮衣的所有特性都瞧出来了。

“师尊您要不先收回储物戒,以后又不是没有时间欣赏不是?”

月初想着自己已经把东西送出去了,反正以后自己必然有机会能见到花雨柔穿。

但他还是低估了这色狼师尊的妖孽程度。

花雨柔灵动转了转自己那双妩媚的狐狸眼,突然踏着一双玉足飘到月初身前。

“乖徒儿,这还是你第一次主动给为师奉献孝心呢为师怎么能辜负你这好意呢?”

“何况为师对这皮、皮衣皮靴之类的也很有兴趣,我现在就要穿上看看效果怎么样。”

“别!”

“这里不合适……”

“师尊您自重啊!”

月初刚听完花雨柔说完这句话,瞬间脑补了太多他连忙叫住准备穿上这皮衣的色狼师尊。

花雨柔看到紧闭双眼作势就要离开厨棚的月初,因为太过好笑直接玉手捂住那红润的嘴角压制自己想要笑的冲动。

自己这个弟子也真是太正经了。

这是认为自己要在这厨棚换衣服?

你这小不点,是希望这样呢还是假正经呢?

真是太纯情了呢。

不过喜欢搞事的花雨柔并没有这样放过正要走出厨棚的月初。

“小唐唐,你可真可爱呢,借你卧室一用…当然了小唐唐,你要是想要来看么…那为师可以把过程放慢点...”

“唉,小唐唐...”

还没等花雨柔把话说完,月初早早离开了厨棚。

花雨柔见状也是气急哼了一声,随后厨棚一道红光闪过花雨柔身影已经消失不见,留下的仅仅是那残余的醉人淡淡海棠花香。

天啦,师尊您就做个……

就不怕擦枪走火么,您的心真的大。

好险!

真的好险!

差点害的我要走向破功的边缘了!

果然是个妖姬!

绝世妖姬!!!

呼...

月初在成功离开厨棚后缓缓松了一大口气,而这般表现也让屋外正在收拾房屋院子的李莫愁和萝莉音御女身的大师姐王语嫣一时间摸不着头脑。

就在月初走到香木桌前喝上一口茶水的时候。

耳边突然感受到一阵温热气息。

“小唐唐呐,这个皮、皮衣新奇啊,为什么这里还有这里都有这种按扣啊……按起来嘭嘭响,倘若能够撕拉拉开拉上就好了……”

在等待月初转身回头,看向那已经穿上皮衣脸色透露一脸无害好奇的花雨柔。

噗...

月初一口茶水突然忍不住喷了出来...

茶渍带着水渍也落在了花雨柔那过于高耸的那一块上,只不过有那皮衣挡着。

但,绝世妖姬不知道贴点啥,遮盖一下那……哎呀!

啊?

这?

...

呀...”

“乖徒儿你都把这皮衣都一下子搞脏了...”

花雨柔美艳无双的脸庞带着一丝责怪之意看向月初,但她内心透露的更多是欢喜与刺激。

好家伙,终于能见到自己这太过纯洁太过正经的徒儿唐僧这般失态的一面了。

自己所做出的选择没有错!

花雨柔在这个时候暗暗称自己十分机智,能见到乖徒儿这般一面也是实属不容易。

咳咳...

“师尊不好意思您突然出现把弟子吓了一跳,对了您刚刚在说些什么?”

月初一边从储物戒中取出一条干净的毛巾递给色狼师尊花雨柔,一边也是正了正脸色仿佛啥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

可是这也不能怪他啊。

实在是现在这般模样的色狼师尊有点让他扛不住。

花雨柔着这一身紧实的皮衣,黑色向来就会给人带来神秘感这般衣物更是如此。

由于皮衣太过紧实的缘故,加上本来色狼师尊花雨柔的身材又太过完美每一个地方都恰到好处而且极具性感魅惑。

让人感觉过于有着妖异美感的,还是那一双被皮衣包裹住的一双修长大长腿,以及那皮衣边缘与那白玉色泽细嫩脚踝处。

白与黑的颜色冲击,往往给人带来了极大的视觉盛宴。

白黑是世间最纯粹的颜色,而在这一刻也是让人感受到这两种颜色交织会产生怎么样惊人的美感。

不过,还有一点引起月初注意也想要吐槽的是,就是色狼师尊那身前太过高耸,他都有一种感觉仿佛这色狼师尊稍微有点大动作都会把这皮衣给撑破...

但是最让月初感到惊讶的是,连他自己都没想到。

这件皮衣与他想象的那种有点不一样。

黑色皮衣上身有着盘扣实属正常,但是好家伙为什么那下面也有着盘扣?

这是在图什么啊?

歪歪!

动手做之前没考虑那么多,但现在么……这就奇了怪了啊!

倘若是图纸上的那种“拉链”还好,但那玩意儿做起来太费时间了,不好做,只能做盘扣了。

是我不正常么?

怎么可能,这都怪图纸、怪神秘的“脑海系统”大能的特殊癖好吧。

月初作为半路子“懂哥”,瞬间就脑补到了那下面那条盘扣有着什么作用,最大的作用不就是图方便嘛...

啊这...

月初不敢再深想,他只能说一句神秘人你可真牛皮。

他原本认为和“脑海系统”所奖励的所想要给他见识的好像有着本质的不同?

但,事实上呢,这不是完全贴合合欢宗的“主旨”么?

这是考验吗?

还是神秘的“脑海系统”真就是个老色痞?

就在月初想这问题的时候。

“乖徒儿你能帮一帮为师吗?”

“上面的容易擦拭掉,可是这下面小腹处...”

花雨柔狐狸眼转了下冲着装作可怜兮兮看向月初,而她一只泛着白光的玉手也是顺着话语指了指自己那平坦仿佛还依稀能看到那正正好好有着马甲线的柔软小腹。

不过有一说一,花雨柔虽然说谎了但也没有全部说谎。

以她的视角来说,低头看去还真心看不到自己的腹部和那一双白嫩的褪去了蕾丝丝袜的玉足。

这...

月初被色狼师尊这般言语,也是抽动了下嘴角。

这是想要干些啥啊?

可是这错是他犯下的,要是不帮忙好像还真的说不过去啊!

嗯!

对的!

我是要弥补我刚刚吐茶水的错误,万般没有其他的想法!

脑海里的神秘大能,你的“系统”,你要负责……你要是在评判小爷正人君子之风不正、敢扣小爷的正气,那你我之间就要说道说道这件“奇怪”皮衣图纸的事情了!

小爷只是按图索骥,照猫画虎,小爷绝对没错!

月初好不容易做好了心理动员后,白白胖胖而又有力的小手也是接过花雨柔递给他的有些湿润的毛巾。

这毛巾上面还沾染着一些茶渍。

这更加坚定了月初认为自己只是在弥补过错的想法!

挨打要立正,犯错就要改!

师尊我来弥补我的过错了,我是一个知错就改的好弟子这般举措,弟子是正人君子,一身正气冲天……之后神秘的脑海系统,不仅仅不能给我评判下(流),还得给我评判为正气凛然!

月初脑海里的神秘存在如果可以吐槽的话,它一定会直呼:

东方月初,你丫的可真是个人才!

这等好事,你还**赖赖,要是九州十地八荒修真世界的男修,怕是感激涕零了……你还颇有微词,你什么道理、你没道理可言?

……

好有力的小手。

花雨柔玉手故意碰了一下月初的手掌,也是感受到了其中那蕴含的力量。

不自觉的花雨柔开始脑补起月初这双有力的双手在她...

只能说对于花雨柔这种绝世妖姬的满级脑补存在来说,真心在某些时刻她说自己是第一没有人可以说第二。

明明毫无实战经验却又如此的懂。

月初强撑着正经的脸色,散发着浩然正气,一只白嫩的手掌带动那沾染一点茶渍的毛巾在色狼师尊那有着明显马甲线小腹认真擦拭茶渍和水渍。

他做事情一向认真。

只要干一件事情那必须要把它干的圆满才是。

棱角,柔软、丝滑...

有料……两种触感瞬间在月初的脑中出现。

嘤...

一声妩媚的声音突然从色狼师尊红唇吐出。

这声音差点把月初手里的毛巾给吓掉了,但他很快收拾好心情在认真擦拭好之后。

唰!!

一道金色火光瞬间从月初手中浮现,那条脏了的毛巾瞬间化为飞灰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

月初看着眼前已经被擦拭干净的皮衣也是满意的点了点头。

就在他转身想要朝着厨棚走去准备抓紧把饭烧好,吃完饭直接休整以迎接那明天到来的前往那焱州阴荒星落峡秘境旅途。

“小师弟!”

“你这是在干些什么呢?”

娇俏的声音突然在月初身后响起,这个声音月初怎么可能不熟悉,就是那萝莉音御女身的大师姐王语嫣的。

以萝莉音御女身的大师姐王语嫣的视角看去,此刻的小师弟月初离那色狼师尊实在是太近了!

而且小师弟的个头还不高,刚好够到师尊的那个位置啊……天啊,小师弟你的手怎么……

着实危险!

危机感和醋意同时在萝莉音御女身的大师姐王语嫣的心头涌现!

“大师姐你听小弟狡辩啊……哦不对,听小弟解释!”

月初差点说错,连忙冲着萝莉音御女身的大师姐王语嫣解释了一番这整个事情的经过。

在了解了事情的原委后,萝莉音御女身的大师姐王语嫣一脸羡慕的看向那身穿皮衣彰显自身完美身材性感的师尊花雨柔。

老实说她也心动了!

萝莉音御女身的大师姐王语嫣也真心也想要来一套,连忙装作气鼓鼓的看向月初道:“小师弟你不疼大师姐了,你是玉女峰唯一的男子汉,好东西现在也不想着姐姐了!”

月初看着眼前故作生气的萝莉音御女身的大师姐王语嫣,也是无奈扶额。

王语嫣啊,不是小弟不送你,而是你真心不适合啊!

一旁听到动静姗姗来迟的李莫愁在看到眼前这一幕,又通过刚刚月初对萝莉音御女身的大师姐王语嫣的解释。

一时间内心里面突然涌现一丝不是滋味的情绪。

她对这皮衣并没有太多的留意,而是她脑子里面都在想为什么小师弟没有给她送上这一件唯独给了师尊花雨柔?

“小师弟这皮衣还有吗?”

清灵冷淡的声音响起。

而这声音自然就是清冷依旧的李莫愁说出口的。

...

嗯?!

这...

月初在这个时候突然听到那一向清冷的二师姐来了这样一句话。

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这是什么鬼?

难不成是自己听错了?

不应该啊,月初神色带着疑惑转身看向那矗立在香木桌一角的李莫愁一眼。

李莫愁看着眼前一脸疑惑的小师弟唐僧,一丝莫名的羞耻感在心间激荡。

但这个时候,那张小嘴似乎也不再受到李莫愁自己控制,直接再度道:“小师弟这皮衣还有吗?”

在不自觉的说完这句话后,李莫愁也是刹那间感觉自己是不是身体出问题了。

明明她不想再说出这样的话,可是这句话就这样再次吐露出来了。

月初在确定自己没有听错后,眉毛一挑随后眼里带着笑意从储物戒中取出了第二套包装完好的皮衣。

“二师姐,你进步很大,作为你的师弟、也是咱们玉女峰唯一的男子汉,自然要好好关爱一下二师姐,师姐这也是小弟早早就预留好的一套本来还以为师姐不会喜欢,便没有拿出来。”

他其实在一开始按照脑海里的那“图纸”炼制皮衣皮裤皮靴时,就炼制了各式各样的好几套。

毕竟是低阶法器么,合不合身那还不简单。

但做好后,他是不打算给大师姐王语嫣和二师姐李莫愁的……起初,他心中的人选,只有两个,一个是自己的那色狼师尊,另一个么,就是仙女峰的峰主潘金莲潘师伯了。

但现在么,人选不得不改变一下了。

大师姐由于身体还在茁壮成长中,并不适合……那人选就只能是玉女峰的其他二女了。

第一个是那色狼师尊花雨柔了,而第二个人选就是二师姐李莫愁。

一瞬间,月初就改好了主意!

只不过怎么说呢。

月初认为那色狼师尊必然会非常高兴的接受,而那清冷淡漠的李莫愁大概率不会接受这般新奇衣物。

可事实的情况已经是出乎了他的预料。

万万没有想到这李莫愁还主动的向他索要起来,这样的事情也是月初没有想到的。

咳咳...

月初只是从为了不浪费和养眼而做出的这样选择,万万没有其他想法。

李莫愁秀眉不自知上扬,她内心里面有那么一丝触动原来小师弟唐僧早就给她准备了。

这般小男子汉疼爱让李莫愁也是觉得“唐僧”身为小师弟真心非常好。

无论是对待师尊还是对待师姐都做到了尊师敬长的典范。

……

好家伙。

李莫愁在这短短时间里面,内心也就开始对月初一顿夸奖。

而如果月初要是知晓这般事情,恐怕再厚的脸皮也会脸红吧。

毕竟月初本来抱着的目的就是为了单纯的养眼倒是不像李莫愁所想那般。

只不过在无意之中,连月初都没有想到自己在这个师姐李莫愁的心目中形象又高大不少。

毕竟能在合欢宗这般地方,能这般尊师敬长又这般正人君子的人,实属那淤泥中的一朵莲花。

有且仅有他自己一人,独一无二!

李莫愁接过月初手里这套包装完整的皮衣后,她的目光也顺带瞄了一眼身前不远处已经穿上了皮衣的师尊花雨柔一眼。

新奇、大胆、凸显完美身材。

三种最为深刻的印象也是留在了李莫愁的脑海中,随着她那玉手储物戒的亮光闪过刚刚月初赠与她的皮衣也收入了储物戒中。

“这皮衣么……小师弟呀,师姐我觉得以后得私下穿给你看,让你评价一下了…毕竟这是你赠送给师姐的礼物。”

李莫愁皱眉但她似乎是为了让小师弟唐僧不要多想,以为自己不喜欢这件衣物。

其实李莫愁注意力留在皮衣上并不多,而是为什么师尊花雨柔都有她为何没有?

为什么她不是第一个?

李莫愁感觉最近自己的思绪有点乱,最近发生的种种事情都是她以前没有遭遇过的。

这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变化,让她感觉自己有点束手无策好像有点身不由己的感觉。

这样的情绪变化有好处也有坏处。

李莫愁通过最近种种情绪而模糊的看到了全新的道路,但同时她也被这种情绪困扰。

啊?

这?

还有这等好...

不对不对,月初赶忙把自己那想法甩出脑外从而一脸正经点头道:“那到时候小弟可要好好评价一下了,但我对女性衣物向来不懂多少…到时候二师姐可不要太过注重小弟说的评价。”

这话听上去挺正经的。

但月初心里所想的是,我只想多养养眼至于评价啥的有啥意思?

哼!”

“呜呜...”

“小师弟你不疼我了!”

萝莉音御女身的大师姐王语嫣在看到无论是自己那师尊花雨柔还是李师妹都拥有了一套新奇衣物,但唯独她没有。

对于她来说不仅仅是尴尬还有伤心。

小师弟不再疼爱我了...

这种想法瞬间塞满了萝莉音御女身的大师姐王语嫣的脑海,那超可爱的娇俏小脸涌现可怜之色。

月初见状只能轻叹一声连忙安慰道:“大师姐啊,不是小弟没想着你,而是你真的不适合这般衣物,还请大师姐放心,以后小弟要是无意在古书籍上面看到啥新奇的玩意,一定第一个送给你!”

“真的?”

“小师弟你莫要骗我!”

萝莉音御女身的大师姐王语嫣抬头瞪大那双含着一丝泪光的美目看向月初。

而月初也是认真的点了点头。

噗...

“那小师弟你一定要信守承诺,不然你大师姐王语嫣一辈子都不会理你了!”

萝莉音御女身的大师姐王语嫣那美目的泪光瞬间消失,转而顶着一张笑脸看向月初。

好家伙。

月初直呼好家伙。

看来这萝莉音御女身的大师姐王语嫣的演技王啊,与色狼师尊花雨柔有的一比。

这算是师出同门吗?

当真是在这个方面传承的相当到位啊!

月初见处理好了这件事情,也是连忙道:“现在时候已经不早,早早吃完饭就好生调息吧,明日就是要出发前往那焱州阴荒秘境星落峡了。”

随着月初进入厨棚。

花雨柔低头看着自己身穿的这身皮衣,瞬间似乎想到了什么事情也是陡然一笑随后也赶紧再度飞身进入月初的卧室中换下了这一身衣物。

她是喜欢新奇的衣物以及各种好看的衣物,但她唯独常穿一身绣金凤红衣不为其他,只为与自己唯一的男弟子保持同一种风格。

毕竟,自己小弟子的衣服也是出自自己的手……

至于其他衣物包括这件皮衣,花雨柔觉得私底下好单独面对乖徒儿时穿上倒也是别有一番韵味和风情。

乖徒儿,可别让为师等太久...

想到这里,花雨柔那一张美艳无双的脸蛋就沾染上了红润,一时间整个卧室中当属九州十地八荒修真世界最为艳美的景色却在无一人欣赏下开始绽放。

当然,仙女峰峰主潘金莲没有了这待遇,否则还是有的一拼的。

……

“饭菜好了!”

“嗯?”

月初在与萝莉音御女身的大师姐王语嫣一同把准备好的饭菜都端上桌后,他第一时间看到了一旁又换回那一身红衣的色狼师尊花雨柔。

他暗叫可惜。

但喜怒不流于表面,月初还是像平常那般招呼着三女一同吃饭。

花雨柔看着神色没有变化的月初,不禁撇了下红唇。

内心里面也是开始自哀起来,难不成她的魅力还不够大吗?

为什么乖徒儿唐僧在看到自己又换回红衣后不好奇的来上一句?

乖徒儿为师不喜欢你这般孝心,我想要你抓紧长高高快成熟啊...

...

距离当初老妖婆嵇天荷所言语的下山前往焱州阴荒秘境星落峡的时间已经不足一天。

月初吃饱后悠然躺在香木躺椅上一边饮茶消食,一边也在思索着此次焱州阴荒秘境星落峡到底会有多有趣。

这里所指的,不单单是老妖婆嵇天荷以及自己这色狼师尊花雨柔。

还有其他宗门。

焱州阴荒修真地域魔道宗门众多,这次月初倒是能碰见数量极多来自各个魔道宗门的天才天骄甚至是那些早早在阴荒地狱修真世界名声响亮的高阶修士。

想到这里他也是无比期待。

毕竟月初苏醒后谨小慎微的苟在合欢宗两年多时间,在这个期间他除去上回与李莫愁下山之外就再也没有下山过了。

而哪怕是那仅仅一次的下山,目的也是为了自身元神分身突破筑基期雷劫进入筑基期。

所以相比较合欢宗其他人,月初可是比谁都期待这次的焱州阴荒秘境星落峡的开启。

虽然此行明眼的就有老妖婆嵇天荷带来的极大威胁,但月初并不太怕。

毕竟还有自己那色狼师尊花雨柔盯着呢。

这两女之间的博弈终于要分胜败也要分生死的地步了。

而月初看起来是她们谁赢了就是谁的战利品。

但事实情况只有月初自己心里知晓。

他可不是面团捏的。

“小唐唐,明天就要前往那焱州阴荒秘境星落峡了你得好好调息好。”

“当然了,如果这次你我能全部安全回来的话…为师会给你一个真正的九州十地八荒修真世界大部分男人都想要得到为师身上存在已久的一个奖励哦。”

花雨柔突然俯身小声对月初说道,随后一道红光闪过她也是消失在这药园小筑中。

留下来的,除去月初耳边还残留的一丝温润再无其他。

呵。

这色狼师尊说的话也太富有深意了吧。

你我都活着回来,那意思她已经做好了与那老妖婆嵇天荷决战交手的准备了。

月初不得不赞叹一句,自己这个色狼师尊真的很勇。

以自身问鼎期大圆满境界修为要硬刚一个阴阳境阴虚大圆满的老妖婆宗主嵇天荷。

哪怕说那老妖婆嵇天荷虽然气血衰败非常严重,实力大打折扣。

但一个阴虚境大圆满高阶修士殊死一搏的话,所迸发出来的力量也是不敢想象的。

只能说花雨柔当真是心细且又胆大。

李莫愁与萝莉音御女身的大师姐王语嫣收拾好碗筷后,也是一同来到月初香木躺椅边。

“小师弟明日就是要下山前往那焱州阴荒秘境星落峡了,我先回去休整你也好生休息。”

“小师弟虽然姐姐没办法与你一同前去但我一定会在你不在的期间好好照顾好你的洞府,照料好你的药园,也会好好的守护好玉女峰的一草一木。”

李莫愁与萝莉音御女身的大师姐王语嫣在说完告别的话后,也是在月初的目送下渐渐消失在视野中。

月初本来打算给王语嫣一套皮衣皮裤的,但是看到王语嫣的发育到了关键时候,穿这种透气虽然好的东西,也还是不太好的,便作罢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