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看才注意到最侧边枝干似乎挂着一摊东西,他眯起眼认真辨认了一下,忽然发现那摊东西还在蠕动,恍然,那是条蛇……

而且看着大小,以及那凄惨模样,可不就是他刚刚甩下来的蟒蛇……

合着它没摔到底儿,被这棵树给挂住了g。

“真是巧了。”萧京笑出声来。

那蛇似乎伤的不轻,吐噜着蛇信,很费劲的挣扎,它好像是认出了萧京就是摔它下来的人,慌不择路的想要跑。

但萧京哪里让它跑掉?

萧京轻轻一扯树枝,然后伸手去够蛇,那蛇似乎也是怕极了萧京,完全没有反击和张嘴去咬,只是看着萧京这动作后,努力的朝削壁移动。

但终究是有伤在身,没有先前那般敏捷了,直接就被萧京身手抓住了尾巴,萧京一扒拉,便把蛇再次拉到了空中。

“滋滋滋滋……滋滋滋滋……”

小蟒蛇开始拼命扭动蛇身,张牙滋舌的,像是在吓唬萧京,让萧京赶紧放了它。

萧京注意到这货身上有血迹,看来摔在树上也摔的够呛。

“放心吧,上次没摔死,你必有后祸,这次摔,肯定死了,如果再往下你都没死,我再撞到,就放过你了,怎么样?”

萧京不当人的对蟒蛇说着残忍的话后,便再次朝着黝黑的深渊一扔。

蛇再次在空中扭动着蛇身下坠,直到消失在了黑暗。

萧京侧着脑袋,竖着耳朵又是听了一会儿,良久,仍然和上回一样没有落地的动静。

萧京皱起眉头,照如此看,这底下真不知道还有多深,自己携带的绳子本以为够长,现在看来却是远远不够啊。

“也不知道还有多深……”萧京看了眼漆黑无比的深渊,定了定神,还是打算继续下降。

而就在这个时候,萧京忽然感觉到绳子上头有了动静,他能感觉到绳子上边在晃动。

萧京赶忙抬头一看,可是头戴灯的照亮范围极其有限,现在又是大晚上,而且没有月亮,抬头看,只看到了跟往下看同样的漆黑一片,只凭借着头戴灯照射的几米远看着绳子微微的晃动着,再往上延伸,便是漆黑一片了。

萧京有点担忧了,他不知道上面发生了什么情况,按照距离估算,他现在起码已经有三百米深,他不确定是不是岩石打膨胀螺丝的固定位置有了松动,还是说在这几百米间出现了什么意外,可能又有什么蟒蛇缠上绳子,又或者什么其他东西碰到,这些都是有可能的。而如果绳子因为意外断裂,那无疑对他来说会十分棘手。

萧京再次望了眼下方漆黑的深不见底的深渊,一时间有些犹豫,是现在止步往上爬回去,还是继续往下,这让他一时间犹豫起来。

这确实是个为难的选择。

一旦绳索断裂,那他可能十分危险,虽然他有信心不会被摔死,但是到时候恐怕就得徒手攀岩爬上去,那难度无疑是十分巨大的,体力倒不是问题,主要是环境太黑暗,即便是以他的视力也看不了多远的,届时攀爬难度必定会十分艰巨,环境黑暗给寻找着力点是很难,而且还要面对这不可知的削壁出现的各种情况。

所以,在发现绳索晃动,不知道上方情况下,萧京理智的知道这是提醒自己上去的信号,危机会随时到来。

但理智归理智,可都到这里了……就上去?那也太不甘心了。

毕竟到目前为止,除了速降下来的深度,他还没有发现任何诡异的情况,至于那蟒蛇……压根就不叫情况。

所以尽管理智告诉他,要上去了,不要无视绳子这忽然发出来的晃动警告带来的风险,但是另一边他又不甘心就这样回去。

最终,他望了眼下方。

决定还是得继续下去,不为别的,就单纯的觉得,自己要回去修真界,回去之后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时候,而云仙山又冒出来这么个古怪的深渊,他很不安心,因为他和曦芷可都还住在云仙山,他在也就罢了,可他走后,就没有人保护曦芷了,所以走前,弄清楚这深渊是什么,是他的打算。

而且退一步说,即便是今晚没弄清楚下面到底是什么东西,但好歹也得多少弄清楚一些状况才是。

正所谓富贵险中求,他觉得还是有必要继续往下。

打定主意后,萧京无视了绳子上面的情况,打算继续速降。

其实下来前,他有过推测的,以对面山峰为例,对面山峰海拔其实和云仙山差不少,对面山峰算是云仙山的副山峰,矮上一大截,按照推断,即便是以海拔来估算,这底下最多了也就一千五五百米,当然了,估算并不准确的,万一下方是河流直通地下河,那又不知道有多深了,所以不能以海拔来估算,但以常见的悬崖来看,下方多是一道峡谷才是,按照两山峰间的密林海拔来肉眼估算,这下面应该也只是几百米罢了,只是没有想到如今都三百米了,丢条蛇下去,却一个响都没有。

属实是诡异至极。

萧京一边想着,一边迅速又下降了十来米。

结果这一下之后,正想继续借力再下,却发现脚要踏到削壁时踏了个空,本以为只是削壁凹槽,结果在低头探向深渊时,竟看到了浓郁的黑色雾气。

萧京倏然一惊,定眼一瞧,这才发现这黑色雾气是浓郁的瘴气。这才心里有底,马上便喜悦起来,看到了瘴气,这说明探底有望!瘴气沉底,一般无法升上去,只能徘徊盘旋在底部,这个时候看到瘴气,就说明,瘴气之下便是底部无疑。

萧京喜悦之余,更是迅速再打了一张符箓,瘴气有害,尽管他觉得以他的身体素质,再加上先前有打有符箓,瘴气无法侵体,但是为了保险起见,他还是觉得再打上一道符箓更加的保险。

符箓打上之后,萧京浑身彷佛形成了一层淡淡的保护罩,保护罩将他笼罩起来,隔绝了偶尔翻腾而起的瘴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