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了这话,唐思睿轻轻一笑。

的确,若是江宁没有出手,他便会用上之前在手中出现的那枚符咒。

那枚符咒的威力,对于这三头灵兽来说,是有些大材小用,但总归是能保住自己性命无忧。

“还不知道朋友姓名?”

“天元大陆,江宁。”江宁淡然道。

唐思睿点了点头。

而这个时候,大白已然是取出了第一头死去灵兽的灵晶,将其叼在嘴里,欢呼雀跃着冲向另外两头灵兽身上。

“江兄能得神兽白泽认主,可以说是莫大的机缘啊。”唐思睿赞叹道。

江宁摇了摇头,“我并不是大白的主人,我与大白,是伙伴。”

在从唐朝的宫中寻回大白的那一刻,江宁便是将这个认知刻在了骨子里。

“伙伴……”唐思睿念叨了一声,看向江宁的目光中,似是多出了一些东西。

很快,大白利用灵兽间的感应,很是精准的取出了另外两头灵兽的灵晶。

一共三枚灵晶,大白将其叼着,蹦蹦跳跳地跑了过来。

还不等江宁说些什么,唐思睿倒是先行说道:“江兄助我脱离危险,这三枚灵晶,理应归属江兄所有。”

“这……”江宁愣了一下,“怎么好意思呢,这三头灵兽,可是唐兄先看到的……”

话虽是这么说,但江宁却是一边说着,一边蹲下身子,一把接过了大白递过来的三枚灵晶,将其牢牢地握在了手里。

唐思睿苦笑道:“哪里哪里,江兄留下便是,这灵晶虽说蕴含浩荡灵力,但同时也有着不小的煞气,我之前试着炼化过,差点受了损伤。”

“那可真是却之不恭了。”江宁收下了三枚灵晶,笑着说道。

唐思睿又道:“江兄进入古战场之后,便是落到了这片区域吗?”

通过入口进入古战场,每个人降落的位置都是随机的。唐思睿进来之后,自然是跟他的师叔师伯们分开,只得孤身一人闯荡。

“是啊,进入古战场便是在这了,转悠了快三天了,也没弄清楚个大致方向。”江宁抱怨道。

“江兄运气倒是比我好一些,我降落在了这片山脉的边缘处,正巧是一群裂天鹰的栖息地,无比凶险。好在上天眷顾,再加上我对古战场的了解,才得以从这群裂天鹰的围攻下脱身。”唐思睿感慨道。

一听这话,江宁挑了挑眉。

“你对古战场有些了解?”

唐思睿点点头,“之前还没进入古战场的时候,我的师叔曾告诉过我关于古战场的一些事。”

“能否详细说说?”江宁做出一副好奇的面孔。

大白也是老老实实地站好,小声地叫了一下,“叽咕。”

唐思睿笑了笑,道:“我知道的这些,这些也是我师父的师父经历过古战场试炼回去说的,也不知道对不对。”

“总比我一无所知要好。”江宁苦笑道。

唐思睿缓缓讲述道:“古战场,又称作神之古战场,或是神之起源地。在万年以前,乃是虚空混沌中,唯一的大陆。后来却激发出了一场盛大的战斗,无数强者陨落,天地浩劫。”

“这场战斗持续了近千年,最后因古战场所在的大陆的四分五裂而结束。最大的一块,成了如今的神界,统领诸天万界,其他的几块,有些成了如今的神赐大陆,有些遁入虚空,最后一块,则便是沦为无人之地的古战场。”

“传说在那场天地浩劫中,古战场中留下了一个上古阵法,一经启动,便是能够肃杀天地万物。好在这阵法每隔二十年便会落入轮回周期,也就成了我们能够来此历练的前提。”

唐思睿说完,长出一口气,随即稍稍有些疑惑。

这些可都是关于古战场最基础的传说,为何眼前的这个人,像是第一次听说?

江宁陷入了思考。

如果说神界也是从古战场分离出去的话,那么云璃霜所说的祖地,会不会就在这里?

“江兄?”

见得江宁一直没有回应,唐思睿忍不住提醒道。

“啊……”江宁反应过来,连忙道:“既然有着上古阵法,为何这古战场中,还会有实力如此强大的灵兽?”

“传说古战场是有着上古阵法存在,可是这万年以来,却是从未有人见过这阵法的存在,当然也有些胆子大的,在古战场关闭之后,没有选择离去,之后便再无了踪影。”唐思睿解释道。

“好吧。”江宁只得认同了这个说法,道:“多谢解惑了。”

“没事,这不过是一些人所共知的东西,或许也有不准的地方,江兄若是感兴趣,日后可以去找那些高阶大陆或是神赐大陆的人问一下,他们知道的肯定要比我多。”唐思睿缓缓说道。

“高阶大陆……”江宁一下子想到了之前丰子虚的不怀好意,忍不住摇了摇头。

唐思睿却没看出来,他环顾四周,道:“江兄,一直待在这里不是办法,不如结伴同行,前往古战场腹地?去过那里一趟,才是不枉此行!”

江宁稍作思量,觉得唐思睿也不像别有用心之人,便道:“可……”

还不等江宁的那个“以”字说出口,一道高亢的鹰唳从上方响起,震慑天地!

随着这一道鹰唳声落下,江宁周遭的灵力凭空震出好几层波澜。

“糟了,是裂天鹰!”唐思睿惊慌道。

“裂天鹰?”

“也是一种灵兽,极难对付。”

江宁淡然道:“不就是会飞吗,不如你我联手,取其灵晶?”

“裂天鹰可是有着凌霄境的实力!”

江宁抽出手中的弑神斩天剑,“凌霄境的灵兽,那它的灵晶所蕴含的灵力,应该更加浓郁吧?”

唐思睿睁大了眼睛,他之前探查过江宁的实力,神轮境二重而已。

面对这凌霄境实力的裂天鹰,就连他唐思睿都没有把握对付,江宁,竟是要谋划取其灵晶?

“江兄,你是认真的?”

“自然!”江宁踌躇满志的说道。

可就在话音落下时!

又是几道凌厉的鹰唳惊起!

江宁抬头看去,猛吸一口冷气。

五头裂天鹰!

唐思睿颤巍巍地拿出了战锤,“江兄,你还要上吗?”

“才五头而已,也就是五个凌霄境嘛……”江宁冷笑一声。

“啊?”

“所以说,”江宁脸色变得凝重,道:“你觉得,咱们朝那边跑合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