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哥你也不要生气,我就是问问,毕竟这事有了偏差不是吗?”

二叔一听将话拉回来了说道: “问问?

行了你怎么想的我心里清楚,亦或者说二叔三叔他们都帮我说话,你就算现在不争了估计心里还是不服气,这个问题不大,老五你们几个想进入朝堂不?”

老爹回头问道:是的这几天家里所有人都在杜家庄这边,哪怕去当差的人天天也是回到这边来的! “?

大哥你说的是我吗?”

五叔一听老爹点名了愣了一下问道: “不仅仅是你,老六还有老九,你们在招讨院的时间也不短了吧!自己感觉历练的怎么样了?”

老爹问道: “?

大哥你不会是想一口气把我们都弄进朝堂吧!这……不现实吧!”

九叔等人懵逼后说道: “没有什么不现实的,现在我问你们自己感觉自己的能力,是否能够担当重任!当然了你们心里也要有数,因为从陛下任命老贰这事上你们也能看出来,一言堂的权利很大,陛下要干的事情他们都能给反驳了,所以你们进去了之后,估计你们很可能会被孤立的!当然了有些东西也是事在人为吗!若是你们抓住了他们的脚疼的话,他们也会拿你们没辙的,可若是你们被他们先抓住毛病,恐怕麻烦也会不小!所以你们可要考虑好了在回答我!”

老爹说道: “……大哥!那个要是当官的话,没有人不想进入朝堂的,不管怎么说这也是光宗耀祖之事,困难那是一定的,可我觉着我想尝试一下,哪怕就是失败了,至少柱子不会不让我回招讨院吧!”

听了老爹的话,三人沉默了一会六叔先说道:是的古代吗,有机会飞黄腾达难道还能轻易放弃了吗! “那个大哥我也想尝试尝试!”

六叔都表态了五叔跟九叔异口同声的说道: “你们真的想好了?”

老爹再次确认道: “……想好了,请大哥成全!小弟以后一定唯大哥马首是瞻!”

三人对视了一眼后站起来给老爹行礼说道: “既然如此!那我明天就进宫一趟吧!毕竟老贰这事也先一步处理了,算是陛下帮我将事情办了,难道好处咱们就悄悄的拿连个屁都不放吗!所以我明天进宫去谢恩,顺便把你们的事情给办了!既然一言堂要跟我抢功劳,呵呵呵那咱们就比试比试,看看老子我一句话能不能再解决三个进入朝堂的名额问题了,毕竟你们二哥自认为跟他们走的近,他们会在你们二哥进入朝堂的事情上出力,而你们三个跟你们二哥不一样,呵呵呵你们总不会以为一言堂会让你们也进入朝堂吧!”

老爹霸气的说道: “呵呵呵肯定不会!正如大哥所言,我们进入朝堂了,估摸着会被他们针对死的!”

五叔说道: “可不是吗!不过大哥我已经做好准备了,就是不知道大哥,我们的职位是什么?

那个我们也好提前询问一下那个职位都要干什么,否则去了之后什么都不懂可就头疼了!”

九叔说道: “这个吗!户部必须进去一个人,正如刚刚二叔说的,其他东西都是虚的,什么官员考核尤其是他们的品德等等,那玩意就是人的一张嘴,怎么说都成,可是户部的钱粮一年进来了多少出去了多少,这个都是白纸黑字是唯一不能作假的地方,而这里也是唯一一个可以轻松查出问题的地方,所以这里面要扔一个人进去!其他的地方吗!就看陛下怎么分配了,毕竟咱们还没有跋扈到,去跟陛下要官,还要指定什么官的地步不是吗!但你们最起码的跟你们的二哥一样,都是侍郎起步!”

老爹说道: “啊?

都是侍郎啊……”老爹话音刚落那边不少女眷惊呼道:是的他们家的男人这就属于一步登天了对吧!虽然显而易见的前路充满了荆棘,可却没有一个人想让他们的男人下来的,毕竟这实权部门的诱惑力不是闹着玩的好不!而还有诸如二婶等人的惊呼是感觉酸了!废话了不是,凭什么他们瞬间就跟我们当家的平起平坐了呢?

所以大家心理的想法是不同的也正常了对吧! “多谢大哥成全!”

六叔他们马上说道: “大哥啊!你不是吧!他们懂什么?

这要是进入朝堂了,最后惹乱子了怎么办!再说了就算你想帮他们进入朝堂,可也不能这么快啊!你可以先让他们从最底层做起啊!这样他们就算犯事了也不会被重罚,然后他们还可以积累经验,并且……”二叔话音未落九叔不屑的说道: “嘿嘿嘿二哥啊!怎么你心里不舒服了吗?

你不是质疑大哥的能力吗!你既然认为你进入朝堂不是大哥帮忙的,那么大哥就只能用事实让你相信了,换句话说是你逼大哥这么干的好不!”

“说的就是啊二哥,大哥也是没有办法啊!帮了你那么大的忙了,并且你从科举开始就是如此,一路将你送入了朝堂,结果从你这得到了什么?

得到了算计无休止的算计不说,大哥都差点死在你手里吧!现在大哥为了证明是他把你弄进朝堂的,也只能出此下策了啊!”

五叔说道: “是啊二哥,别反应那么大好不,况且你当官几年真的以为你有什么能力吗?

你自己什么水平呵呵你总不会认为,你比我们强吧?

笑话了哈哈哈!”

六叔说道: “你们……大哥这么说你们就真的信了?

你确定大哥能够一口气安排这么多人进入朝堂吗?

恐怕连一言堂都无法做到吧!并且你们跟我还不同,大哥你该知道啊!他们都是招讨院的闲职啊,我好歹有底子不是吗!我劝你还是不要去找陛下了,到时候陛下不同意大哥你就难堪了,你也不要为了证明什么给我看了,那个大哥我发誓我承认我进入朝堂是你帮的忙,然后崔文辉他们在背后给我使拌了成不?”

二叔说道: “呵呵呵!有点意思了,二哥啊!那个我虽然没有走你们这条路,不过我看你这话说的,我感觉你有点过了吧!怎么家里就容许你好?

其他人都不能好了是吧!外边的人说了什么你就回来跟大哥哔哔,给大哥添乱,这还不算居然还绑架大哥,这些都是你干的吧!现在家里其他人要有好的前程了,你居然开始横推竖挡了?

你真是我们的好二哥啊!”

三叔说道: “三哥说的是,我们要是找二哥帮忙,能黑死人了都,结果现在大哥可以帮忙办事了,二哥居然还不让了!呵呵呵见不得我们好吗二哥!”

四叔也说道:是的他们自然也会帮忙顶二叔了,因为他们都是五叔六叔的亲哥,自己家真的出一个侍郎,并且可以进入朝堂的话,将来有事还用去求二哥吗?

而且二叔的表现也的确过了对吧!当然了说二叔心里不平衡这个很正常,辛辛苦苦十多年,本来自己在家里的地位也就比老爹一脉底一些,可是现在呢!若是几个叔叔都进入朝堂了,呵呵呵!自己算什么?

分分钟大家的差距都抹平了自己还怎么混?

本来这些家伙就不听自己的,要是大家站在同一起跑线上了,估计以后自己在家里说一句话,大哥都不用吱声他们就七句八句等着了对吧!所以他反驳道: “我没有你们那么狭隘,我就是单纯的认为你们的能力不足,别给大哥添乱!咱们家什么情况你们又不是不知道,并且大哥说的多明白啊!你们进入朝堂后,一定会被人针对的,到时候就你们三人能够应对的了吗!别今个兴高采烈的进去了,明天就夹着尾巴滚蛋了,那是给大哥的脸上抹黑,给咱们国公府抹黑知道吗!”

“呵呵呵二哥啊!你确定你进入朝堂之后,就不会给家里抹黑吗?

奥也对,那个你不会被踢出来的,因为一言堂跟你之间有龌龊,之前大伯不是也说过吗,让你利用大哥跟一言堂之间的不睦从中渔利吗!可我们不同的,我们是坚定的站在大哥一边的,就算被踢出来了又能如何!我们就是能力不足,也要去恶心恶心他们不成吗?”

六叔说道: “不跟你们说了,你们是铁了心的要上位了,那个大哥你就听我一句劝吧!一次性安排这么多人,陛下怎么可能答应呢!到时候这事要是传出来,你可就变成咱们临安府的笑柄了!尤其是大哥啊,你为了给我证明什么,将你陷入这等境地的话,那可真是我的罪过了大哥,所以大哥你还是跟他们说清楚吧,你是逗他们玩呢是吧!”

二叔回头跟老爹说道: “逗他们玩?

你是不是以为我成天很闲啊……算了跟你掰扯这些能掰扯清楚什么!总之你们做好准备吧!我说行就一定行!”

老爹跟二叔说了半句回头跟其他叔叔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