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呜呜呜……”太医懵逼的根本就说不出来什么了,因为现场有点混乱了,结果杜雨晖就趁乱先溜出去了!是的这个太医杜雨晖开始没有想那么多,里面父子对话的时候,杜雨晖不是也说过了吗!因为别说太医处理箭伤了,就是古代军队中的医护人员,在处理这种伤的时候都不轻松好不!不过他后来说的那些废话,让杜雨晖有了别的想法了,毕竟有人暗杀祝大人,然后给王继先打招呼,一旦祝大人需要太医去医治的话,当然了最好就是祝大人直接挂掉,若是没有挂掉需要人的时候,只要不给他好好的医治,估计祝大人也要挂掉,因为杜雨晖医术高明,但是他不在临安府,而诸葛大叔呢!呵呵呵之前不是说过了吗!临安府派遣太医队伍进入川蜀吴璘将军府,给杜雨晖看病去了,哪怕就是扑了个空,可是这来回山高路远的他们还没有回来呢好不!所以若是没有老爹出手,祝大人必死无疑了就,而杜雨晖多精明啊,一点点的蛛丝马迹他也要查啊!所以老爹的态度才如此的强硬对吧! “……亲家翁老爷他……”看到老爹的举动后尤其是被带走的太医之后,祝大人懵逼了半天后才问道: “亲家翁已经没有生命危险了,不过接下来我会留下人来护理,夫人按照我的人说的办即可,少则两个月,多则三个月亲家翁就可以重新理事了,另外老夫就不叨扰了,回去之后我会配置一些草药让人带来……”老爹说道: “多谢亲家翁多谢亲家翁……”祝夫人感激的说道: “凤在家多陪陪亲家翁吧!他的身边需要人手帮忙!这段时间你不用急着回府!”

杜雨柱说道:因为老爹没有停留已经往外面走了! “知道了官人!”

大嫂在后面说道: “你说什么?

刘太医被国公爷的人给带走了?”

刘太医被带走之时,他的助手就离开然后去给王继先报信了,听到助手的话王继先懵逼的问道: “是的大人!小的不敢说谎!”

助手说道: “那……祝大人死了没?”

王继先问道: “这个不太清楚,因为小的本来是跟着刘太医的,结果国公爷的人来了之后,小的就被推到了门外了,也正因为小的没有跟刘太医在一起,所以刘太医被他们带走之时,小的没有上前所以才有机会回来给大人报信!”

助手说道: “……不会是祝大人死了,然后国公爷气急败坏了,才将刘太医给带走了吧!”

王继先想了一会问道: “可是……没有听到哭声啊!”

助手说道: “难道!难道他们是想秘不发丧吗?

亦或者说他们需要时间干什么?

行了你先回去吧!记住了你没有来过……”王继先说完就扔了一大锭银子过去道: “大人安心小的明白……”助手接过银子眉开眼笑的说道:随后两人分开,王继先就去了秦府!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第二天一大早老爹也跟着众人上朝赵构出现后众人先高呼道: “众卿平身!有事早奏无事退朝……”赵构说道: “陛下!昨日临安府府尹祝大人遇刺,到目前生死未卜,微臣以为临安府不能一日没有府尹,所以还请陛下跟各位大人们早早斟酌这替换的人选为妙!”

一名名不见经传的官员出来说道: “此事朕也有耳闻,只不过朕已经派遣御医去探望了,至于祝爱卿的身体到底如何了,太医没有回来所以朕倒是并不太清楚这些!”

赵构说道: “陛下!昨日陛下让微臣派遣太医去给祝大人医治,可微臣派去的刘太医微臣听闻已经被国公爷给带走了,正好今日国公爷也上朝了,微臣想问问国公爷,那刘太医目前可好?”

王继先出来问道:是的他就是一个太医,可没有机会参加朝政,不过今个他算是要告状所以才来的! “哦?

居然还有这事?

杜爱卿你的意思呢?

朕没有得到关于祝爱卿的消息,不会是你搞的鬼吧!”

赵构问道: “回陛下,那个刘太医被人收买,不好好给祝大人看病,被微臣给拿了……”老爹话音未落众人惊呼道: “什么?”

“国公爷啊这段时间是飘了还是怎么着!居然连太医都给拿了?

并且你说不好好看病就不好好看病了吗!难道你也懂医术吗?”

其他人错愕之时王继先问道:是的他质疑老爹拿人了对吧,而老爹如此说他自然要反驳了!尤其是杜雨晖不在的情况之下! “好像也许能比王大人懂的多一些吧呵呵呵!”

老爹笑呵呵的说道: “?

不是吧!本人之前跟杜文猛大人把酒言欢之时,他可是说了,小侯爷的医术是他看医书自学的,国公爷不会是说小侯爷的医术是国公爷您手把手教导的吧!”

王继先嘴角上扬的问道: “呵呵!王大人还真别说,那个犬子的医术的确是老夫教导的,当然了王太医可以不相信,不过昨夜那个刘太医都已经给祝大人下了病危通知书了,已经让祝夫人准备后事了,可是老夫去了之后,给祝大人做了一个小小的手术,算是将祝大人从鬼门关给拉回来了,现在祝大人已经没有生命危险了,接下来他要做的就是静养一段时间就可以恢复如初了!”

老爹侃侃而谈的说道: “什么?

可你根本就不懂医术啊!你……国公爷可否敢跟本官比试一下,陛下微臣想证明国公爷所言不正确……”王继先话没有说完老爹摆了摆手说道: “呵呵呵!这个可就有点意思了,老夫为何要跟你比斗医术呢!赢了你王大人老夫根本就得不到什么好处,可若是输了,老夫的面子怎么算?”

“不是吧!若是国公爷不敢的话,您怎么就敢下定论说刘太医的不是呢!陛下!微臣请陛下做主?

若是微臣输了,国公爷说什么就是什么!”

王继先一看老爹马上就反驳了,他就感觉老爹心里没底了,所以继续追击道: “……这个嘛!”

赵构也是很懵逼了,的确他也没有听说过老爹医术了得对吧!所以他犹豫道: “我说王继先啊!你是不是有病啊!你要是不想干了就他妈的赶紧滚犊子,此事跟你有什么关系吗?

怎么变成我们两个要比拼医术了呢?”

老爹骂道: “陛下……”胡志忠刚想出来说老爹咆哮金銮殿结果赵构摆了摆手先,是的国公府的人都这个脾气,可老爹说的也没有错啊!怎么就变成王继先要缠着老爹比拼医术了呢!有事说事好不! “陛下!国公爷拿了刘太医,并且说刘太医医术不成,微臣是太医院首座,国公爷可以质疑但是不能否定啊!若是微臣不能给同僚撑腰,那以后这太医院微臣还怎么管理呢!既然国公爷说了,他将祝大人的病医治好了,而刘太医却不成,那么微臣跟国公爷比试一番,让众位看看国公爷到底有没有什么真才实学,也确认一下国公爷拿人是否有问题,这……难道不成吗?”

王继先问道: “陛下!微臣以为王太医所言极是!而且国公爷拿人……此举也是大不妥啊!若是将来太医们去给人看病,看好了还则罢了,要是看不好,大家都学国公爷拿人的话!试问将来太医们还敢给人看病吗!”

胡志忠出来说道: “陛下,胡大人所言极是啊!况且国公爷说他给祝大人的病看好就看好了吗!刚刚陛下也说过了,那个陛下派人给祝大人看病,可是这刘太医被国公爷拿了,没有了刘太医的口供,还不是国公爷想怎么说就怎么说吗?

况且两人都去跟张大人看病了,若是这病是刘太医看好的然后被国公爷窃取了功劳呢?

所以此事首先要证明的一点就是国公爷的医术啊陛下!”

刘清泉跟着说道: “老国公你的意思呢?”

赵构问道: “回陛下!微臣看到这些什么都不懂的人在这里叫嚣,就感觉咱们大宋之所以被异族欺压,原因可能就在这里了,胡大人跟刘大人他们其实就是一个跳梁小丑吗!”

老爹说道: “老国公我们敬重你,可你刚刚说的这话什么意思?

若是今天你不将此事给我们解释明白,陛下……微臣请陛下给微臣等做主!”

胡志忠带头说道: “呵呵呵!这还需要什么解释吗!”

老爹问道: “这怎么就不需要解释了?”

刘清泉问道: “祝大人被人暗算受的是箭伤,试问王太医却给祝大人派遣了一个只会开药治疗感冒咳嗽的家伙去医治,他什么目的等一会再说!而王太医也好还是胡大人你们也罢,居然要让老夫跟王太医比拼医术!那么好吧王太医,咱们两个就比给人开膛破肚亦或者是将射入人身体内的箭簇给取出来,若是老夫输了任凭尔等处置,可若是你王太医输了的话,还有胡大人你们最好还是要先想好了说辞否则今个你们没有人可以全身而退的明白不!”

老爹霸气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