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天晚上,萧尘便在古舒天护送下,来到了城主府。

城主府古朴的大厅内,除了萧尘之外,吕金生和司徒空也跟着来了。

“姜导师叫咱们来是要干嘛的?”

萧尘有些疑惑。

吕金生没搭理萧尘,对萧尘还隐隐有着几分敌意。

倒是司徒空,笑道:“应该是发放奖励的吧。”

“进武灵院还有额外奖励?”

萧尘惊讶。

他可没听说过奖励的事情啊。

“一般学员肯定没额外奖励,不过前三是有的。就是不知道会奖励什么。”

司徒空笑道,对于萧尘,他显得很和气。

这里面有出于欣赏萧尘的缘故,也有一部分原因是萧尘和两大家族不对头的缘故。

所谓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

司徒空本来就和萧尘没恩怨,所以现在显得亲近几分。

“原来如此。”

萧尘点点头。

很快,姜雨欣便和司徒南一同现身了。

“恭喜你们。”

司徒南冲着三位天才祝贺,满脸笑容,见状萧尘等人都纷纷抱拳。

哪怕是吕金生,虽然和司徒家不太对付,但也不敢怠慢,毕竟眼前这两位一个是城主,一个是武灵院的老师。

“我叫你们来,也没什么别的事情,你们三人通过了考核,并且进入前三,武灵院会给你们一些奖励。”

姜雨欣纤手一挥,顿时便有十几块玉片出现在三人面前。

“这十几块灵玉中,封印着的是十几种玄阶功法和武技,都是玄阶低级层次。你们可以任选其中一部。”

姜雨欣说道。

一听这话,三大天才倒是没什么太过兴奋的。

玄阶低级功法、武技,对旁人来说,或许很罕见,但是对他们三人来说却比较稀疏平常。

哪怕是没有豪门背景的萧尘,都没有那么的惊喜,因为他可以在丹师公会藏经阁内随意修炼玄阶低级武技。

若是玄阶中级武技,还能让萧尘兴奋半天。

“呵呵,你们不要以为这玄阶低级武技和功法就不值钱,要知道这些武技都来自武灵院。大多都是灵脉境强者创造的,有的甚至是灵王境强者年轻时候使用的,后来更是亲自出手改善。”

一旁的司徒南笑道。

哪怕是同级别的武技,也有三六九等。

就比如之前周凌剑施展的暴雨剑法,和厉宗的千影腿,都是玄阶低级武技,但毫无疑问,暴雨剑法要比千影腿强太多了。

因为暴雨剑法,乃是周家灵脉境老祖留下的剑法,经过灵脉境强者完善,各方面都达到了那个层次很高的水准。

而武灵院的武技,则要比暴雨剑法更强,哪怕只是玄阶低级层次,比外界所能接触到的玄阶中级武技都不弱多少了。

三大天才一听这话,都来了兴趣。

司徒空率先选择,最终选择了一门掌法,那是一套名叫焚天掌的掌法,拥有可怕的火属性攻击,修炼到极致可徒手焚灭大山大河。

吕金生是吕家弟子,擅长刀法,最终选择了一门紫阳刀法,也是玄阶低级刀法,要比吕家的绝学都更胜一筹。

“萧尘是这一届的第一,可以选择两门玄阶低级武技,或者选择一门武技,一门功法。”

姜雨欣对萧尘说道。

司徒空和吕金生都羡慕了,但两人却都没说什么,他们知道这是萧尘应得的。

“多谢老师!”

萧尘闻言,心中一喜,也开始选择。

很快,他的目光便定格在一门剑法上,这剑法名叫昊天剑诀,乃是玄阶低级剑法,能够凝练昊天剑气,一旦修成,非常恐怖。

除此之外,萧尘又选择了一门身法武技,奔雷步。

这是一种步法,可攻可守。

攻,则幻化雷步,脚踏七星,堪比腿法。

守,则可辗转腾挪,同境界修士都很难沾到衣角。

奔雷步,再配合昊天剑诀,攻守兼备。

至于功法,萧尘不需要,他的百炼天帝诀比任何玄阶功法都强,甚至可能连地阶功法都比不上,他不需要在功法上操心。

“这是一次性通讯玉简,你们三人各自一块,如果在天盾城内遇到什么危险,可以捏碎,到时候我会立刻现身。”

选择完功法后,姜雨欣又分配给了三人三块玉佩。

吕金生目光闪烁,心中有些妒意,他很清楚,这是姜雨欣为萧尘准备的,因为他和司徒空都有豪门背景,没有人敢动他们。

也就萧尘,用得着这东西。

并且,有了这东西,吕金生知道,他们吕家别想再在天盾城内对萧尘下手了,除非不要命了。

这也算是一种震慑。

“多谢老师!”

萧尘不是笨蛋,也看出了姜雨欣的言外之意,内心不由得一阵感动。

姜雨欣身为准灵脉强者,这般照顾他,这笔恩情格外的重。

“好了,你们可以回去了。”

姜雨欣摆摆手,三人退下。

“姜导师,你对那小子格外看重啊。”

司徒空望着萧尘的背影,慨叹道。

他知道,武灵院本来只是给每个人一部武技的,但是姜雨欣私自做主,多拿出了一部武技让萧尘选择。

还有那身份牌,显然也是对萧尘的格外照顾。

“这孩子没背景,通过自己的努力,走到了这一步很不容易。我希望他能走的更远一点。”

姜雨欣道。

虽然她出身豪门,但是对于那些出身卑微的弟子却格外的照顾。她知道这种人有多不容易。

萧尘回去后,发现丹师公会内热闹非凡。

原来是丹师公会的人们大摆宴席,庆祝今天萧尘的战果。

毕竟萧尘是丹师公会数百年来,第一个拿到武灵院考核第一的人,这件事值得大摆宴席了。

萧尘,简单的喝了几杯,便回去闭关了。

姜雨欣给与了他两部武技,他可得好好修炼,绝不能辜负对方的一片苦心。

房间内,萧尘盘腿坐下。

他发现自己的体内,有着大量的丹药残留。

“这应该是那些药渣,没有彻底炼化。也罢,先把这些药渣彻底吸收,再说参悟武技的事情。”萧尘心中暗道。

白天考核的时候,为了给下一场考核留下充足的能量,萧尘在恢复期间吞服了大量的丹药。

不只是他,其他人也都是如此,否则半个时辰的休息时间根本不足以让他们弥补损耗。

这些丹药虽然大部分都被身体吸收了,但还是有一部分没有被彻底炼化,积蓄在体内。

如果不将这些药渣炼化,可能会对未来修炼造成影响。

很多天才之所以境界虚浮,就是因为修炼的途中吞服了大量丹药,而没有彻底吸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