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军支援,友军撤下。”

“罗凌退下,李同炀补上!”

“曹王爷,烦你镇住东北,坚守一刻钟!”

蒙白屹立高墙之上,一道道军令不断从口中发出。

妖兽大军,已经冲到了距离营地仅有十里的地方。

这个距离,对妖兽来说,不过是一个冲锋的事情。

在百战穿甲兵还有其余大夏士兵的拼命阻拦之下,总算是将妖兽大军的冲锋给扼制了下来。

双方就在营地外展开了厮杀。

不过人族的防线,正在不断地被逼迫着向后退,而要妖兽大军,则在一点点向前推进。

照这个样子,用不了多久,他们就能推进到高墙之下。

那经过几次加固的高墙,固然能够抵挡妖兽一时,但朕到了兵临城下之时,人族大军,只怕距离溃败就不远了。

大妖妖炼并未现身,但是已经露面的妖界一品高手,已经超过了二十。

人族这边,除了蒙白还没出手,其余所有的一品高手,已经全部进入了战场。

连陆文霜也提着巨阙剑,和一个一品妖兽斗在了一起。

殷无忧虽然不是一品高手,但此刻也是领着陆文霜手下那些女兵,在前线不断地厮杀着。

在蒙白的指挥下,所有人都像是精密机器上的零件,不断地运转着。

随着大军流转,不断有受伤的士兵被替换下来,那些受损的兵器,也快速流转到李成良等铸兵师的手中。

高墙内侧,纵然看不到外面的厮杀情况,但是听声音还有不但传过来的残兵,李成良等人也能想象到战场的惨烈。

他们拼命地催动真火,将那些残兵尽可能地修复,然后再投入战场之中。

也幸好这营地内铸兵材料的准备无比丰富,他们根本需要担心浪费不浪费,就算一把刀上出现一个豁口,他们也会不计成本地把它修复了。

这种时候,一把刀,如果能稍微锋利一些,说不准就能多杀一个妖兽。

“轰!”

大夏一品高手李同炀以一敌二,被一个一品妖兽击中胸膛,从空中落下,重重地砸在地上。

“铿锵——”

那个一品妖兽正要趁势追击,将李同炀击杀当场,却有两个身披苍云甲的士兵扑了上来,将那一品妖兽拦下。

两声巨响,那两个身披苍云甲的士兵,已经飞了出去,胸口的甲胄,已然被那一品妖兽撕裂。

苍云甲,挡不住一品妖兽的攻击!

李同炀口吐鲜血,他面目狰狞地吼道,“闪开,全都给我闪开,那是我的对手!”

他身上轰然炸裂出猛烈的气势,不顾生死地扑了上去。

“轰——”

他保住那个一品妖兽,冲上半空,然后轰然炸开。

好半晌,一条妖兽的大腿,才从空中落下。

重伤之下,李同炀,以自爆为代价,带走了一个一品妖兽。

“老李!”

城头之上,一品高手罗凌双目赤红,他轰然飞出,补了上去。

如此一幕,在战场上随处都在发生。

人族的武道一品太少,就算是以一敌二,也仅仅是看看挡住那些一品妖兽。

可妖兽本就强大,同阶之下,能够做到以一敌二的一品高手,本就没有多少。

眼下,所有人族一品高手,都是在拼命地在阻挡。

实在是受伤太重,他们甚至会选择同归于尽!

无论如何,不能让一品妖兽加入到下方的战斗中去,否则普通的士兵,根本就不是一品妖兽一击之敌。

纵然所有人都在拼命,纵然有蒙白在居中指挥,但实力的差距,还是让人族大军不断地败退。

这,还是大妖妖炼始终没有出手的结果。

“唰——”

忽然,在战场西南方数十里处,一道火光冲天而起,然后在空中炸开一团烟花。

“大秦王牧在此,妖界的畜生,可敢一战!”

强大的气息冲天而起,一道身影,带着轰然之声,冲入战场之中。

接着,便有数千身披黑色甲胄的大秦锐士,仿佛一道洪流一般,涌入战场之上。

刀剑入肉的声音传来,一瞬间,大量妖兽倒下,人族大军,压力顿时大减。

关键时刻,之前的联络,总算是有了反馈,大秦军,赶来了!

大秦锐士,乃是十国最强的军队,王牧也是顶尖的武道一品,他们的出现,缓解了营地即将被攻破的危险。

尤其是王牧等一品高手的加入,让大夏众多一品高手,全都有了缓一口气的机会。

但是很快,妖界大军的背后,又有十几道强横的气息飞出,十几个一品妖兽,再次出现在战场之上。

“妖族休要猖狂,大晋,唐成师在此!”

就在这时,伴随着又一道穿云箭出现,一道声音响彻战场之上。

之前蒙白派出大量人手前去联络各国残存的大军,经过这么长的时间,不止是大秦军出现了,大晋,也赶来汇合!

只见一个身高九尺的汉子,持刀冲入战场,一只只妖兽被他砍瓜切菜一般砍到。

“王牧,你大秦号称十国最强,我大晋不服,我们来比一比,是你大秦杀的妖兽多,还是我大晋杀得多!”

那唐成师大声道。

“怕你不成?”

王牧回应道,“大秦锐士,天下无双,杀!”

他一剑光寒九州,两个一品妖兽,竟然被他硬生生地逼退了数十丈。

唐成师豪兴大发,冲天而起,刀光凛冽,也是将两个一品妖兽全都笼罩在一起。

“轰隆——”

战场上,劲气碰撞的声音不断响起。

两支大军的加入,并没有让蒙白的放松多少。

大秦军和大晋军,全都只剩下不到一万人,而此地云集的妖兽大军,已经超过三十万。

超过十倍的数量差距,这一站,胜算的几率渺茫。

不过他也没有灰心,不到最后一刻,胜负都是说不准的事情,如果数量多就一定能赢,那这仗,也就不用打了。

他现在唯一担心的是,那大妖妖炼,什么时候会出现!

“前军后撤,后军补上!”

蒙白继续沉稳地指挥着大军流转,有了大秦和大晋的支援,大夏军队这边,压力顿时减小了许多,蒙白也有了更多腾挪的余地。

“轰——”

但是这种轻松,并没有持续太长时间,随着妖界大军不断投入到战场之中,人族大军人数太少的劣势又暴露出来。

三国大军,很快全都陷入了苦战之中。

王牧和唐成师,也在一品妖兽的围攻之下,都开始负伤。

蒙白眉头紧皱,他看到罗凌在一品妖兽的攻击之下步步倒退,也看到米子温和王信联手挡住一个一品妖兽,被打得不断吐血。

大夏、大秦和大晋的将士们,每一个呼吸,都不知道有多少人在倒下。

蒙白深吸一口气,体内灵元涌动,他也得出手了!

就在蒙白刚刚飞身而起的时候,忽然一只手,落在他的肩膀之上,直接把他按回了地面之上。

“镇南王——”

蒙白回头一看,脸上露出惊喜之色。

只见周恕一手按在他的肩膀上,另一手提着一把长剑,目光落在战场之上。

“大将军,欠你的剑,我铸造成功了。”

周恕抬了抬手,把手中的剑给蒙白看了一眼。

“再借我用一次。”

蒙白正要伸手接剑,就听到周恕继续道。

接着,周恕已经冲天而起。

“妖炼,是男人,便出来一战!”

周恕随手一剑,那围攻罗凌的两个一品妖兽,已经吐血跌飞出去。

周恕扬声大喝道。

他没有去追杀那些一品妖兽,对他来说,只要打败了大妖妖炼,妖界大军,自然会退。

否则的话,击杀一个两个一品妖兽,没有太大的意义。

“轰——”

妖界大军背后,强大的气势冲天而起。

王牧和唐成师等人,都是脸色微变。

隔着老远,那气势都让他们感觉心惊肉跳,那个妖界强者,出现了!

“轰隆——”

大地山川一阵动荡,仿佛发生了地震一般,妖炼的身影,出现在远处。

他脚踏实地,一步步走来,每一步落下,大地都会发出轰隆的巨响。

随着他的动作,一股股无形的力量,涌入他的地内,让他本就滔天的气势,还在不断地增长着。

“早就在等你了。”

妖炼的声音响起,“上一次,让你侥幸逃脱,这一次,本座会亲手把你撕成粉碎。”

妖炼的声音,化作道道声波。

不管是人族士兵,还是妖界大军,全都面露痛苦地捂住了耳朵。

人群涌动,直接闪开了一条道路。

原本拥挤的战场上,在周恕和妖炼中间,竟然出现了大片的空地。

连那些一品高手和一品妖兽,也都是默契地越打越远,远离了两人所在的地方。

周恕手腕一转,长剑向下,剑尖刺入地面之内,他双手按在剑柄之上,只见剑身之上光芒大亮。

轰隆一声,大地的震颤平息下来,那不断涌入妖炼体内的无形力量,仿佛被斩断了一般。

妖炼脸色微微一变,双目迸射出无边杀机。

“去死吧!”

妖炼扬天怒吼,他的口中,仿佛出现了一个小型的黑洞,天地灵气疯狂的涌入其中。

然后他朝着周恕的方向喷出了一口气。

看似简单地一喷,天地风云变色,一道龙卷风一般的狂风大浪,向前推去。

所过之处,万物都被绞成齑粉,所有的一切,都被那狂风毁灭,连山石都不能幸免。

战场上所有人都脸色大变。

蒙白只感觉掌心都是汗水。

如此攻击,如果落到大军当中,不知道会有多少士兵会死于非命。

一人可当百万军,说的就是这等高手啊。

不止蒙白,王牧和唐成师,也都是心中大骇,如此攻击,如果是他们直面,只怕连一息都撑不住。

这等大妖,一人,就可以灭杀他们一支大军啊。

周恕,能挡得住吗?

所有人心中都泛起这个疑问,连妖界的那些一品妖兽,心中也是有些疑问。

所有人的动作都不由自主地慢了下来,战场上的厮杀,一时间都好像停顿下来,所有人的动作都慢吞吞的毫无杀伤力,不管是人还是妖兽,都是一样。

他们的注意力,都放到了周恕和妖炼那边。

那边的战斗,直接决定着战场上形势的发展。

若是周恕挡不下妖炼的攻击,那么今日在这里的所有人族,都只有死路一条。

殷无忧小手握紧承影剑,手背骨节分明,她脸上全都是担忧,恨不得冲上去帮周恕挡下这一招。

陆文霜眼睛瞪大,一眨不眨地盯着周恕,战神图录,她参悟多日,却是收获极少,她十分好奇,这战神图录,在师父手上能发挥出什么样的威力?

他会不会化身战神?

众人心思各异,就见首当其中的周恕,脸上露出一个冷笑。

他缓缓地抬起手,手上的长剑慢慢地向前一斩。

他的动作,似慢实快,一剑斩出,众人眼前仿佛出现了五座巍峨通天的巨大山峰。

那山峰带着镇压一切的气息,连妖炼发出的那道毁灭一切的狂暴风浪,都仿佛被镇压了一般。

剑光从风暴之中激射而出,一道,两道……

万千剑光,将天空都照射得无比明亮。

无声,然后是震耳欲聋的巨响,那毁天灭地的风暴,轰然炸碎开来,和那万千剑光,一起消散在空中。

“妖炼,你就只是这点本事吗?”

周恕朗声道,他的身影,猛然消失不见。

神通横扫千军,持续时间有限,周恕可没有多少时间浪费。

妖炼瞳孔猛然一缩,“狂妄无知!”

他冷喝一声,胸口浮现出一尊小鼎,那小鼎一转,山川大地再次震荡起来。

妖炼随手一转,一条数百里长的山脉,竟然直接被他给硬生生地抓了起来,化作一条长鞭,向着周恕抽了过去。

“镇!”

一声大喝,周恕手上的长剑激射而出,直接刺穿那百里山脉,像一颗钉子一般,将那山脉钉在了地上。

然后周恕从天而降,一脚朝着妖炼踏去。

妖炼大怒,身上爆发出滔天气势,一拳轰出,要将周恕击成肉沫。

“砰——”

一声闷响,地动山摇,尘土飞溅,片刻之后,尘土渐渐平息下来,所有人和妖兽的眼睛,全都瞪得老大,他们的脸上的表情,如出一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