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会喝到半夜,黑木醉醺醺告别三人,返回四番队的宿舍呼呼大睡。

又过三天,泡在图书馆的黑木,被里廷队的人叫去一番队,不是雀部找他,是总队长山本元柳斋想要见他。

黑木没有耽搁,放好书,人瞬步赶往一番队,穿过一座座白色方塔,沿着数不清的台阶往上。

他到达一番队的大门,老实从大门进去,慢悠悠走到总队长办公室外,手敲了敲,“总队长,我是黑木。”

“进来吧。”沉稳的声音透过门板传达到他耳中。

黑木随手推开门,炽热,而又冰冷的灵压弥漫在整个办公室,和之前的爆裂灵压有些不同。

他眼眸闪过一抹疑惑,望向护栏边背对着的精瘦身影,没有出声询问,小步走上前道:“总队长,您找我有什么事情?”

山本元柳斋头也没回,目光凝视着阳光照耀下的瀞灵廷,“我想派你去一趟现世,找浦原喜助询问虚圈的情况。”

黑木有些惊讶道:“总队长,您打算进攻虚圈?”

“嗯,”山本元柳斋点头,转过身,苍老的脸庞满是岁月劈砍痕迹,唯有那一双漆黑的眼眸,摆脱岁月束缚,清澈如少年。

黑木犹豫一会道:“总队长,现在这个时机不太好吧。”

“敌人也是这么想,我们要出其不意攻其不备。”

山本元柳斋经过几天的闭关,待在黑暗的环境,看不见一丝光明,心逐渐找回以前的心态。

如兵主部所说,只要人还在,秩序,建筑,迟早会重建,不能拘泥于一时的景色。

他打算主动进攻虚圈,不管敌人会不会趁机闯入瀞灵廷。

“浦原那边若是没消息,也不要让他打探,免得打草惊蛇。”

“……我去的话,岂不是一下子就被注意到?”

黑木那一身庞大的灵压到达现世,想要瞒过蓝染,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他想要先说清楚,免得事后被追究责任。

山本元柳斋眼眸流露出一丝赞许,开口道:“你前往现世有两个好处,一个就是吸引蓝染注意,让他将精力放在现世。

一个是通知浦原他们,让他们有心理准备,我们即将向虚圈进攻。

这次打头阵的人选是我,碎蜂,卯之花,朽木,狛村,志波,更木,嘉蒂丝,斑目。

京乐,浮竹,涅留在瀞灵廷随时支援。

你不用急着回来,待在现世,视情况支援瀞灵廷或虚圈。”

安排黑木充当后手,没有加入先锋队,是山本元柳斋考虑许久得出的结论。

先锋队的战力足够强悍,没必要继续添加一个黑木,留在外面,更具有机动性,哪里需要往哪里调。

黑木听得出来,山本总队长是真心想要打一场,面色沉重道:“我明白。”

山本元柳斋接着道:“这次你去现世,不会限制你的灵压,放心去做,真有意外状况,尽量不牵连人类。

做不到的话,也没有关系。”

“嗯……”黑木面色有些复杂,他没记错的话,山本总队长以前总是强调,不要将人类拉入死神这边引发的问题。

现在居然允许将人类牵连进来?

“下去吧。”山本元柳斋转过身,继续注视着金光闪闪的瀞灵廷,或许,再过不久,就看不到了。

他心里最后的时间底线就是在朽木白哉和嘉蒂丝,狛村左阵三人从灵王宫下来。

时间一到,立刻发起猛攻,绝不会回头。

黑木面色凝重地退出办公室,对即将爆发的大战满是忧心。

倒不是担心自己,完全是担心碎蜂撑得住吗?

虚圈存在着两大势力,一个是以蓝染为首的虚夜宫,一个是哈斯沃德统管的星十字骑士团。

两者不是亲密无间的盟友,也不会坐看死神消灭一方,从容离开。

先锋队必定会面临一场前所未有的大战。

以碎蜂的实力,卷入这场大战,想要全身而退,估计非常悬。

黑木又没有好借口阻止碎蜂参加。

这次的大战,连总队长山本元柳斋都堵上性命,其他人能说什么?

只有选择追随了。

他开口阻止的话,碎蜂绝对会炸毛,那个娇小身躯蕴含着绝不会后退的高傲性格。

宁愿战死在虚圈,也绝不会选择苟且偷生。

黑木心里转过种种念头,人来到一番队的穿界门。

四名鬼道众的人站在那里,双手结印,操控穿界门,避免限定灵印打在他身上。

“诶。”黑木重重叹一口气,地狱蝶挥舞翅膀冒出来,人迈入穿界门。

空座町,椿台。

清冷的路灯时不时眨一下眼,发出接触不良的滋滋声,让黑暗有机会笼罩空旷街道。

“救命啊!”一个女人飞奔在街道,背后是蜈蚣状,瓢虫状,连人形都没有的虚在追逐,想要吃掉这个散发出甜品味道的魂魄。

女人胸口是断裂的因果锁,一边奔跑一边呼救。

眼看快要被追上,街道忽然多出一位面容冷峻的男人,戴着眼镜,一身纯白的服饰,肩膀还有一个小披肩。

最重要的是他手上拿着一把散发出蓝光的五芒星弓。

“救救我。”女人看到希望,大声呼喊。

石田宗弦一直很讨厌女人大呼小叫,却没有对眼前这个呼喊的女人升起厌恶。

普通魂魄面对虚的话,发出再大的声音,都属于合理的状况。

“请不要担心,我会将虚消灭。”

他冷静地回答,一点都不将这些虚放在眼里,级别太低了,连人形都无法拼凑起来。

女人急忙绕到他背后,看着那些追自己的怪物发出啊的一声,从头到尾,一点点消散,如狂风吹过的沙堡。

“好厉害,您是什么人?”她一脸崇拜。

石田宗弦手一推镜框,有些尴尬道:“我还没有动手。”

“您太谦虚了,除您之外,还有谁在周围?”

女人不信,只当他是在谦虚。

石田宗弦抿嘴,没有继续解释,有一道很庞大的灵压在刚才出现,宛如天空塌下来一般深沉,连手都没有动。

低级的虚直接被碾碎成灵子消散。

“是你吗?黑木……”石田宗弦低语,心里隐隐有种不安。

这种实力的死神到达现世,通常意味着,大麻烦即将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