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人先后上了公交车。

简繁依旧和秦南坐一块,穆欣就坐在他们前面。

林君若踌躇了一下,向穆欣开了口:“我能坐在这里吗?”

穆欣点了点头:“你坐啊。”

林君若心中的紧张,在得到许可后,松了一口气,随后笑着在穆欣的身边坐了下来。

虽然,简繁三个人还没有完全接受她作为他们的队友,但是林君若也琢磨出一点东西来,在不涉及他们利益的时候,简繁三人都不介意拉她一把。

想明白这一点,林君若自然不会傻到放过这个机会。

跟在简繁他们身边,明显要更安全一点,而且,还能近距离向大佬学习。

四人落座,其他四人也已经在位置上坐下。

秦维易自然还是和路荆一道,而黄毛也没有多做考虑,直接就坐在了两人后头的位置上,而夏泽钦依旧是选择了最前方,一人就这么坐着,似乎全然不介意自己已经成了这个团队中被疏远的那一位。

八人上车后没多久,外头很快就来了动静。

这回,四个人是一道出现的。

三男一女。

四人一边上车时,还正在交谈,听着内容,应该是上个世界他们经历的事,而他们似乎也并不在意身边多了八个新搭档。

“太奇怪了,我到现在还想不明白。”走在最前头的男人说,他蹙着眉,看向身边的女伴:“温昔,你怎么看?我还是不相信,那是阿正会做出来的事。”

女人,也就是男人口中的温昔,此刻眉心也颦蹙着,除了不解之外,更多的还有一股担忧:“我不知道,我该相信他的,但是事实摆在眼前,我……”

男人叹了口气,伸手拍了拍温昔的肩。

“你们就是把人想得太简单了,为了活下去,有什么是不能做的?阿正也只是做了一个很多人会做的选择罢了。”

落后一步的男人嗤笑了一声,说。

温昔止步,转身看向了说话的男人,语气森冷:“不要把你的想法强加在阿正身上。”

男人“哈”了一声,觉得十分可笑地看着温昔:“温昔,你要搞清楚一件事,自始至终,我都是站在你这边,我非但没有背叛你,还在要紧关头帮了你一把,而你口中的阿正,可是要置你于死地。”

温昔的面色瞬间惨白。

秦南几人本来在各自交谈,听到他们的对话后,纷纷转了视线过去。

走在温昔身边的男人,见温昔面色不对,蹙了蹙眉,打圆场:“好了,事情都过去了,不要说这些了,赶紧上车吧,后面还有的忙活呢。”

说话的男人轻嗤了一声,往前一走,撞开了温昔,率先选了位置落座。

“先坐吧。”男人拍了拍温昔的肩。

黄毛瞧着四人落座,眼珠子一转,笑着同人打了招呼:“兄弟,怎么称呼?我叫盛茂,你们喊我黄毛就行了。”

四个人,两个男人坐在一块,温昔则是和她刚才并肩而走的男人坐在一块。

温昔身边的男人,率先转了视线过来,他看到黄毛,见他笑得还算和善,男人顿了顿,开口:“刘季。”

“刘季兄弟。”黄毛点了点头,随后又将视线落在了温昔身上:“这位美女呢?”

温昔转头看了过来,冲着黄毛微微颔首:“温昔。”

“温美人。”黄毛喊了声,随后又将视线落在了后头的两个男人上。

“许以杰。”说话的是先前和温昔发生冲突的那位。

在他说完后,另外一个一直保持着沉默的男人也开了口:“时琛。”

等四个人都说了自己的名字后,刘季笑得温和,问:“不知道其他几位怎么称呼?”

不等秦南几人开口,黄毛立刻热情地做了介绍:“这位是路荆,武力杠杠的,这位秦维易,别看人家年纪小,脑子一流,这是简繁,我们上个世界能走人,全靠他,旁边是他的搭档秦南,穆欣,还有林君若小姐姐。”

说到最后,黄毛瞥了一眼夏泽钦,还没来得及开口,夏泽钦已经转头看了过去,语气淡淡:“夏泽钦。”

夏泽钦一开口,秦南心里就升起警惕。

他就是个危险人物,如果能孤立自然最好,可看他这会主动开了口,秦南心里立马就紧张了起来,他不会是想要拉拢新来的四位玩家吧?

这个想法在脑海里一闪而过,秦南立刻觉得他不能就这么坐以待毙。

他笑了起来,冲着黄毛说:“就你会说话,把我们的底就这么揭得一干二净了?”

黄毛和秦南先前接触还算不错,见他这么说,笑了起来:“嘿,那我把我的底也一块揭了?”

“你揭。”秦南笑道。

黄毛一摊手,说:“我直说了吧,我就是躺赢的,不过,我也不是一无用处,我能带动气氛不是?”

游戏还没开始,几人都还算配合地笑了起来。

除了夏泽钦。

笑过之后,秦南看向温昔几个人,试探着开口,说:“只剩下了你们四个人,你们上个世界,挺激烈啊?”

提起这点,四人脸上的神色都淡淡的。

许以杰的脾气不是很好,听到秦南的话,一皱眉,语气暴躁:“知道还问?”

刘季不想与其他人在一开始就交恶,闻言,忙打圆场:“抱歉啊,我们刚经历了一些不好的事,心情上有些暴躁。”

“是我该道歉才是。”秦南说。

秦南就是故意说的。

他在试探眼前的四个人。

许以杰脾气暴躁,而刘季总是一副温和的态度,起着融合四人团队的作用,时琛似乎是个不爱说话的人,而且,好像还有些内向,至于温昔——

秦南的视线落在温昔身上。

她有点心不在焉。

秦南想到了他们先前口中提到的阿正,虽然不知道他们到底经历了什么,但看他们的态度,秦南暗暗留了个心眼。

有机会,或许可以问个清楚。

刘季虽然不想得罪秦南一行人,但显然也没有想要和他们组队的意思。

一番对话之后,众人就沉默了起来,默默迎接着新世界的到来。

等待的时间,并不长。

好像并没有过去多久,公交车就慢慢停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