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屋里你还带着防风镜,不难受吗?”

叶笑带元青舟和阿朵进入采石场,把她们暂时安顿在入口的门房里,倒了两杯水给她们。

房子外面都是守卫,进来时元青舟从他们的站姿和走路姿势就能判断出,全都是军伍出身,纪律严明,每一个人都给她猎鹰一般的锐利感。

“我习惯了。”

元青舟推了下防风镜,接过满是污垢的水杯,里面只有小半杯混着黄土的水。

阿朵道谢,小口的喝着,这比她以前在周氏营地喝到的可干净太多了,尽管这段时间跟着元青舟喝得都是干净的瓶装水,但阿朵一点也没有忘记从前的日子。

窗外一片昏黄,狂风吹得窗户砰砰作响,沙尘暴来袭倒是让温度降低了一点,没有之前那么难耐。

“这里条件这么恶劣,你们为什么不去别的地方?”元青舟问道。

叶笑看起来很放松的站在两人对面,但那杆猎枪始终靠在她手边,她抬手抓了抓头上结块的脏辫道:“以前跟着元少将打仗的时候,比这恶劣的地方也待过,我们习惯了。”

“而且这里热是热,可你没发现这里几乎没有那些怪物出没吗?也就是水粮难搞,其他都挺好。”

元青舟喝完杯子里的水,下巴点了点窗外,“你们在挖什么。”

问完之后阿朵瞪大眼睛看过来,在心里无奈叹气,舟姐姐这问话也太直白了,她都知道要用计谋,慢慢套近乎然后再问成功率比较高。

叶笑低头笑了笑,“你之前说周氏营地被柳司令收复了,跟我详细说说呗。”

“阿朵,你跟她说。”

元青舟懒得说那么多话,就让阿朵跟叶笑大概讲讲,她则走到窗边,透过外面的风沙朝采石场里看。

叶笑警惕的看着元青舟的背影,可是总觉得越看越像他们家大老板,说话方式也耿直得一模一样。

阿朵说起周氏营地的事情,把叶笑的注意力给转移了,阿朵这段时间跟着程深听故事,口才极好。

她又是以一个亲历者的视角讲述,除去元青舟那一部分,把周世营地的覆灭讲得跟小说一样精彩绝伦,听得叶笑眼冒金光,又懊悔连连,不停感叹她要是在那就好了。

叶笑说,他们家少将以前就特别痛恨那些家族的缩头乌龟,都是见一次收拾一次。

“既然周氏营地已经稳定了,那你们怎么不待在那里,偏要冒险南下?”

元青舟转身,“我们要去南方。”

“执行任务!”阿朵十分机灵的补充了一句,“重要任务。”

话音一落,叶笑顿时站直身体,重新审视了下元青舟和阿朵,能冒着生命危险从北方前往南方,是真正英勇之人。

叶笑这会脑补有点多,已经给元青舟想好了借口,认为她是在执行柳靖给的秘密任务,为了不暴露所以才这么神秘。

“你们都是个好样的,不知道你们叫什么?”

“我叫阿朵。”

“肖菜。”

“肖菜,小菜,嗤~你这名字到让我想起来之前我家大老板让我帮她查的一个叫安小菜的人,不知道你认不认识。”

元青舟挑眉,“查她干什么?”

“查她是因为……”叶笑一顿,非常警觉的止住话头,转而问道:“你们需要在这里待几天?我能帮你们做点什么不?”

元青舟有点烦躁,恨不得把这个叶笑绑起来,直接侵入她大脑拷问她想知道的信息。

阿朵偷偷给元青舟使眼色,示意她别着急。

外面风沙还在继续,叶笑让她们两个就暂时住在门房这里,不要乱跑,有什么需要的话,门外有人,喊一声就行。

交代完之后,叶笑就拎着她的猎枪走了,在门外留下一个黝黑的汉子看守,元青舟一看,那汉子头上还沾着没擦干净的鸟屎。

“舟姐姐,你这样套话真的不行,你别着急,晚一点看我的。”

元青舟叹气,“好吧。”

沙尘暴过去之后,阿朵找元青舟要了一盒午餐肉罐头,信心满满的就跑出去。

她年纪小,不知道跟门口守卫说了什么,被放进采石场内部,元青舟见状安心的在屋内练功。

可是没过十分钟,她就看到阿朵垂头丧气的被两个人押送回来。

门被大力关上,阿朵坐在元青舟旁边,把午餐肉罐头还给她。

“这里的人跟周氏营地的人不一样,全都是铁板,无论我用什么办法都问不出一点话来,舟姐姐,我是不是特别笨啊。”

元青舟摇头,“不是你笨,是他们跟别人不一样,这是一支纪律严明的队伍,不会为一盒午餐肉罐头就犯错误。”

“那怎么办?”

阿朵能看出来,元青舟特别想知道那些人在挖什么,如果不是因为在意,她根本不会靠近这里。

元青舟沉思片刻,“我还是喜欢直接问,省时省力。”

说完,她就起身朝外走,到门口时,她掀起防风镜,扯下脸上的面巾,直接拉开了门。

门口的守卫警惕的转身,呵斥道:“连长让你们就待在……啊啊啊……你你你……元元元……”

黝黑汉子惊讶的瞪大眼睛,指着元青舟语无伦次的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元青舟冲他点点头,挺直身板直接走出去。

周围的人纷纷朝她看过来,正想呵斥,突然看到她的脸,所有的声音都卡在喉咙里,一副见了鬼的样子。

“少将!!!”

那个黝黑的汉子双腿一软,噗通一声就跪了下去,热泪奔涌,激动得无法自已,竟然呜呜的哭泣起来。

周围人这才反应过来,那些走在路上的,站在高处放哨的,以及屋子里正在休息的,全都冲到元青舟周围,紧紧的盯着她。

众多目光分辨之下,所有人都发现她是真的人,真的存在于这里,不是幻觉,不是虚假,更不是别的什么假扮的。

不用任何口号,所有人整齐划一的立正,像一棵棵黄沙之中的白杨,挺胸抬头,热泪盈眶。

敬礼!

控制不住的啜泣声从那些男女士兵紧抿的唇下传出,每个人都是热泪两行,无法抑制的颤抖。

他们的信仰,他们的神,原来还在!

这一刻的元青舟看到采石场深处伫立的苍武国旗仍旧在狂风中飞扬,再看到周围这些皮肤黝黑,嘴唇干裂的士兵,即使条件这么艰苦,他们仍旧以军人的身份坚守在这里,元青舟心底某个地方被触动。

军人,一个可以让人骄傲一生的身份。

脑海中充斥着周围这些人内心激动的声音,和虔诚的祈祷声,他们对‘元青舟‘的信仰全都是非常热烈且真诚的,跟安小菜不相上下。

感受到这些的元青舟也无法抑制的双脚一并,站直身体,向他们回敬苍武之军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