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幼卿在她空间金手指以及主角光环照耀下,走过将近四十年精彩绝伦的人生。

不管支线剧情发展的多么茂盛,只要掐断主线走向,便翻不起大浪。

芩谷也在进入这个世界二十五年后,终于破解了世界剧情——熬死了齐幼卿。

也不算熬死的吧,还是花了不少心思呢。

毕竟齐幼卿每天都在被羡慕被觊觎以及被嫉妒的旋窝中,一次两次使绊子不行,但是只要次数多,只要够执着,一点点积累起来一点点消磨光环,从量变到质变,然后终于在四十一岁时,被一个在旁观者眼中的“某大佬未婚妻”报复,死了。

芩谷这时还盘坐在练功房里修炼,感应到从意识中传来剧情被破解的信息,睁开眼睛,嘴角露出一丝淡淡的微笑。

她甚至连盘坐的动作都没有变,连去与自己辛苦奋斗二十多年的辉煌和成就告别的想法都没有,就那么静静地坐着,淡淡地看着眼前一切被定格,然后破碎,然后化作齑粉,然后彻底消散……

识海中,一众纸片儿们在沉默好一会儿后,才终于舒了一口气——终于结束了啊。

他们的灵魂纷纷飞了起来,不过很快被一股力量,或者说那股力量所化的茧给分别包裹住了。

芩谷有了前几次的经验,这次轻车熟路地找到这些漂浮在虚空中的“沙粒”,挨个儿地将其掰开,释放出里面的灵魂,然后将“沙粒”收入自己的囊中。

在掰开几十颗沙粒后,芩谷发现竟然还有很多,散落在这一片虚空中。

最开始被她放出来的灵魂有些还有些迷迷瞪瞪,有些则与芩谷道谢后告别离去。

还有一部分则比较特殊了,芩谷发现被她剥开的沙粒里面并不是灵魂,而是…数据!

……原来这些数据便是类似于司言,小木一样的数据生命体,当然等级低很多,还处在职业npc的程度。

简单来说,就跟她以前遇到过的那种被安排进某个角色,完全按照设定行事。

芩谷把他们放出来后,也是一副无比感慨的样子:

据他们说,他们都是被下达的任务或者是自己领取的任务给坑了的。

其实他们大体上和芩谷这种任务者的性质差不多,就是领取任务,完成,领取奖励。

任务要求就是他们进入某个角色后,在某特定时间特定地点然后做出相应的动作和说出相应的话……仅此而已,而且报酬十分丰厚。

他们进入角色后,发现一切果真很简单。

只有

于普通人而言,这些角色在剧情中其实就是那种为了极品而极品的人;但对于数据而言,要理解人类那么负责的情感内涵实在有些强人所难了。

反正按照要求他们很轻松地完成了任务要求,可在等着退出角色和领奖的时候,他们发现自己无法离开角色了。

并且新一轮完全一模一样的任务再次下达……他们非但没领到酬劳还不得不按照任务要求行事。

至于他们领没领取到任务奖励不是法则的事,但是如果他们不按照要求做事那就是法则的事了——直接将数据抹平!

而且他们被抹平后,这个角色就空出来了,再次放到平台上,那丰厚的奖励下自然有大把的职业npc应聘而来。

当然,没有谁从这里出去过,自然也没有谁能把这里的真是情况反映出去。

所以,现在,这个世界模板里数据们已经积累到相当地程度了。

芩谷看着面前这些如同一条条丝线的数据,有点类似破解的基因序列一样,在虚空中轻悠悠地飘荡着。

她突然想到自己虚拟空间。

她破解的这些小世界剧情,最后湮灭,与虚拟空间最后关闭差不多。那么在虚拟空间里完全按照委托者的要求去行事的那些角色们……他们的身体里,是不是也是由这些一条条数据在掌控。

也只有数据才能比独立灵魂更加精准地完成要求!

难怪当初司言跟她说,即便是虚拟空间,也应该尊重里面的每个角色,并且要丝毫不差地补给给虚拟空间以能量。

——简单点来说,一个虚拟世界的委托任务中,她就像是一个从委托者那里承包了一个剧情,一个完全按照委托者要求而设定的剧情世界。

然后在通过虚拟世界,将所需要的角色委托给这些最基础的数据,让他们来完成里面的角色要求,重现委托者想象的世界以及做那些在正常人看来很无法想象的操蛋事情,等着被委托者打脸,让委托者爽……然后乖乖交出最后的魂灵石!

芩谷终于弄明白自己时空小屋里的两个虚拟空间的事情了,原来如此。

在她之上还有无限浩渺的世界,而在她之下,也有如此复杂的体系……

…………

当然,任务者的时空小屋里的虚拟世界,和芩谷破解的几个小世界还是不一样的。

因为她破解的小世界其实就是一个世界模板,简单来说,每一次轮回,就会生成一个真正的世界出来。

每一次轮回其实就是完成一次世界复刻的过程,里面的主角的灵魂每一次轮回都不一样,是因为会留在复刻的世界里,成为支撑那个世界的一个因子。

只有他们这些数据,才会留在模板中,等待下一个灵魂进入主角里,不管是“体验生活”的也好“穿越”的也罢,在她们充分体验主角和爽过后,就……

当然,这些一个个如同飞蛾扑火一样的“主角”灵魂们,和那些被诱骗来的数据一样,他们并不知道这只是一个有来无回的旅程。

亦或是,就算知道只是单程旅行,但看到主角那受万众瞩目,逆袭打脸,人生巅峰……就算是奋斗一辈子,几辈子都无法达到程度……或许仍旧有人会选择前来——与其永远都压抑和碌碌无名,还不如好好风云一把!

有几个数据没有离开,围在芩谷旁边,其中一个带着询问地传音:“……那个,你…你就是齐春华?”

芩谷现在看这些一条条的数据线都差不多,完全分辨不出他们原本在谁的角色里。

不过看在大家毕竟“共事”一场的份上,还是很和气地应着:“是,你是……?”

那个数据听到芩谷应话,立马变得激动起来,线条一飘就到了近前,急切地传音:“我就是那个极品妈妈郑玲啊,对了,后来肯定是你在我身上做的手脚吧?肯定是你……”

她身体不能随便行动,连说话也困难,所以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她极品之路。当然,为了让自己更加尽责,每当“女主”出现的时候,仍旧用犀利的眼神表达她忠于极品角色的愿望——瞧,我从骨子里就是如此极品,虽然我身体不允许,但是我眼神仍旧尽职尽责!

但是此时这个数据传音中一点也没有芩谷坏了她“好事”的愤怒,反而十分喜悦。

连连说道:“哈哈,哎呀,说起来这一次可是我进入这个角色以来,过的最爽最享受的了…”

可不是么,在女主逆袭打脸中,这些一个个极品们都没有好下场,要多惨有多惨。

反而被芩谷用强有力手腕放倒后,才过了一点“安生”日子。

其余的众数据也纷纷围拢过来,可以说,他们之前可能在剧情中的角色有很多交流,但是都在任务要求下行事,根本不敢有自己独立的交流。

所以共事了不知道多少个轮回,多少年,这才是他们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交流。

大家自报家门在剧情中当的什么角色,然后聊到他们剧情中做的那些操蛋事情,自己都笑了起来。

其中一个指着另一个数据说道:“……你不知道当时看见你竟然明明看见人家帮手就在旁边,还径直就冲上去打人家,那不摆明了被打脸吗,哈哈”

“你还不是,都看见男配在旁边偷听,还用难听的话辱骂女主,甚至竹筒倒豆子一样把之前的计划全部说出来,你说你是不是傻,哈哈”

“……”

大家聊的很热烈。

老一还没有离开,她此刻灵魂恢复正常样子,只是魂力等级降了很多,回去又要“重头开始”了。

她对芩谷说道:“…因为这个剧情世界模板不知道怎么的,在近几个纪元以来都特别地火,特别地受欢迎。不管是从末世世界来的也好,还是从某个科技世界,都喜欢往这样的剧情世界里体验一把生活。大概就是想好好享受一下从无到有从底层到巅峰的过程吧,还有被针对被极度以及被宠爱的矛盾碰撞,从中体会逆袭打脸的快感。所以对于这样的剧情世界的需求非常地大。”

“或许原本的确有一个这样的原生世界作为模板,但是毕竟人都是情感复杂多变,就算是在那种特别落后的地方,要将这些极品凑到一户人家里还是有些困难。所以一开始本来是让任务者来充当这样的角色,但是任务者都有自主的思想,所以很容易让剧情跑偏。最后才逐步地将这些替换成了数据npc……”

“我记得好像还有几个比较火的剧情世界的模板,不过好像已经被人破解了,现在你又把这个破解了。想来那样的世界应该会少一些了吧。”

芩谷应道:“…大千世界真是无奇不有啊。多谢你告诉我这些,我还要回去找我的时空小屋和伙伴们,我们后会有期。”

“后会有期。”

芩谷基本上把这些沙粒收集完了后,便返回蜂巢。

她的沙粒已经有一抔,而后,在灵魂之手的搓动下,变成一个尖锥……

…………

苍梧在感应到又一笔庞大数量的世界入账时,兴奋自得表情还没来得及完全显露出来,就皱起眉头,神情凝重。

原来,他发现这些新破解的剧情世界都是属于规则更加致密,格局更加宏大的世界。

这和以前那种单纯地局限在某座城市,或者某个特定环境下的剧情世界不一样。

关键是,这些高级的剧情世界原本是另一个比他更厉害的主神下的,现在,他一下子将对方那么多世界给挖走,对方会放过他吗?

苍梧细查之下,发现破解这些剧情世界又又是老对头——芩谷!

即便只是一个小小任务者,那么多次进入到他的关注点中,让这个主神很是郁闷!

丫的,看来这个任务者留不得了。

就算是她能再攻略更多的世界模板,就算是能为他挖来更多的小世界……也绝对不能留了!

然而,就在他要去找芩谷算账的时候,发现那个蜂巢空了?

不仅是空了,连蜂巢都没了!

除了芩谷所在的那个蜂巢没了,还有好几个蜂巢也没了踪影!

苍梧郁闷至极,这些蜂巢都是他花了大价钱才兑换来的,是高于这个世界维度的东西,只要有它在,下一次纪元大战还能派上用场,还要去网鱼(任务者)来着…现在,对方连他的“渔网”都收走了……

不过,不等他愤怒地去找芩谷等一众阶下囚算账,他又发现一个更恐怖的事情——

之前那些归附到他旗下的小世界竟源源不断地消失,准确地说是再次被攻略,然后成为别人的小世界了。

也是,这些家伙既然能破解剧情一次,那就能破解两次。

不对,小世界流失的速度也太快了些……难道是……

苍梧想到一个更加恐惧的事:难道说,那些家伙们进入了自己的世界之心?

他们就怎么进去的?

对了,他们既然能破开蜂巢,拐走了蜂巢,当然就能攻破他的世界之心啊?

进入世界之心后,就像是进入他下辖的所有小世界的缩影……也就是一个超级的气球世界,只要在里面找到一个类型的气球攻略了,那么所有同类型的气球都会消失……

主神的世界之心对于主神非常重要,他竟然对此毫无错觉!

……当他抽身管理时,发现自己的世界之心已经千疮百孔,里面的小世界气球被攻略的攻略,流失的流失…他的主神等级也一路下跌,下跌……

最后,掉下神位!

几个时空小屋晃晃悠悠地离开,他发现最后那间小屋的窗户上有一张熟悉的脸,站在窗户边冷冷地看着他这边。

是……枳?!

一个败落的主神,就像一头死亡的大象,会有很多人来分割。

这种程度的竞争还轮不到芩谷这样的任务者,未免被那些强大的主神们当汤喝掉,还是和其他任务者一起,趁机离开吧。

芩谷再次回到了自己的小屋,自己的家,躺在柔软舒适的沙发上,感受到久违的温馨和惬意。

就连面前那杯热茶升腾的热气都是那么的亲切…小木用树枝的手托起茶杯递到芩谷面前,问道:“天道平台上我已经去报备了,现在我们只需要在下一次纪元大战时回去就行…嗯,还有将近八百年的时间,我们去哪里?”

芩谷啜了一口灵茶,懒懒地应道:“让小屋飞一会儿吧,你们这一百多年也辛苦了,都好好休息一下。”

怀安已经升到五级,小伊也蜕变到了二级,芩谷给他们自由选择:想完成虚拟世界的委托就完成虚拟任务,想实战的话就去任务列表上自己找。让他们放心大胆去做,她不会帮他们承担自己在任务世界里的损失,但是只要他们还能回到小屋,这里就是他们的家。

于是怀安和小伊在小心翼翼完成了几次现实世界的任务后,逐渐大胆起来,联合完成了很多。

到最后,他们和之前的洛风和瑶瑶一样,逐渐成长,然后…也逐渐有了自己的路。

虽说她将高维世界的息尘,也就是那神奇的沙粒以及蜂巢,炼化后融入到小屋的内核中,在当前世界无敌,但这玩意儿毕竟来自高维世界,万一被盯上了就不好。

所以芩谷任由小屋在虚空中飘荡一些时间,自己也好好休息一把,并且将从纪元大战到后来蜂巢里经历的所有全部都梳理了一遍后,再次锁定了一个世界。

一个高级的玄幻背景的世界,然后在里面开了一家“特殊事件委托事务所”,将小屋彻底隐藏起来,安静低调地积蓄能量。

每天接接任务,完成委托,收取报酬。

回来后有小木精心准备的美食,还有…热茶,日子过得也算是悠然自得。

当然,偶尔芩谷也会与通讯录上的朋友聊聊天,若是遇到有求助的也会量力帮忙。

还有,瑶瑶和洛风,怀安和小尹偶尔也会到她的事务所来聚聚。

在这个世界很多年后,芩谷竟然收到一封来自遥远星辰的信。

是司言,他说已经找到伙伴了,以后有机会一起来做客。

芩谷嘴角浮起温柔的笑意,她发现自己现在变得越来越恬静了闲适了。

然后回信写到:小屋,随时欢迎你。

…………遥远的世界维度边缘,一艘巨大的黑色战舰突然从虚空中显现出来。

他们毫不犹豫发射能量弹打在维度防御上,没有引起丝毫波澜就被化掉……

这个维度还真是顽固啊,已经渗透过几次了,竟然还没有让里面混乱不堪?还没有破坏掉里面的秩序?真是头疼啊。

于是他们开动仪器,开始发送磁场波段进行检测……扫描了一圈,仍旧没发现之前渗透的息尘的痕迹。

难道说……这些低维的蝼蚁们已经炼化了息尘?

看来这次渗透又失败,只能筹备下一次了…

不过,这个低维世界既然已经融合了息尘,恐怕很快就会崛起,他们要做好真正的战斗准备了。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