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文转身,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雪千寻。

目送苏文离开。

雪千寻不知为何,心中升出一丝不妙的感觉。

“没事!有掌门护着,肯定没事!”雪千寻安慰自己。

丁鹤松也注意到了苏文的目光。

他沉声安抚道:“放心吧,你既然没有错,宗门是绝对不会让你受委屈的。”

“多谢掌门。”

雪千寻躬身说道。

丁鹤松又吩咐道:“来人,通知下去,宗门之内,所有人对这几个朝廷中人,都要敬而远之,不许随意招惹!就把他们当成透明人,当成臭狗屎臭着他们!”

丁鹤松并不知道...苏文恶臭起来...臭狗屎对他都是夸赞...

臭狗屎最起码还消停的躺在地上...

苏文可不会!

此时的苏文,已经背着手,开始在宗门里巡视了。

赵进跟在他身后,耀武扬威。

明神宗演武场,一群星位弟子正在练剑!

明神宗也和普通宗门一样,有着分级制度。

毕竟弟子太多,逐个教授太慢,只能是统一教授,选强者上!

星位之下,是杂役弟子,星位之上,是内门弟子,地位之上,便已经是核心弟子,以及长老级别的人物。

此时,数百名内门弟子正在演武场上练剑,他们根本不知道苏文是谁!

宗门中人数万人,难免有不认识的。

一个地位核心弟子负责监督指导。

就在这时候,苏文背着手,赵进跟在身后,已经到了。

苏文站在场边...负手凝立!

负责这个演武场的核心弟子钱申皱起眉头,这两人看着眼生啊!

“你们是何人?”钱申走到苏文身边问道。

“啪!”

赵进上去就是一个嘴巴子!

“我家少爷的身份,也是你能问的?”

这一个嘴巴子,打的钱申有些懵!

这家仆...功夫好强啊!

比自己修为还要高!

他不过地位三品,在宗门中算不得什么顶尖人物,但是也未曾听闻,地位高手给人当家仆的啊。

而且这也太嚣张了?

他这边刚挨完打,那些练剑的弟子也停了下来,看向这面。

苏文厉喝道:“谁让你们停下来的?都给我练!往死了练!要是被我发现谁偷懒!就开革出宗门!”

看着苏文年轻的面庞...厉声的训斥,这般义正言辞,底气十足,捂着脸的钱申脑海中闪过无数可能...

难道跟掌门有关系?

还是天位长老的后代?

能这般嚣张?

一般人,哪里敢在宗门里干这事情?

这时候苏文看向他冷笑道:“看你干的好事!宗门让你监督他们练剑,你就是这般监督的?一个个有气无力,应付了事!都是这般,如何能成大事?今天所有人,不许吃完饭!一直练到子时!若是我发现有谁敢提前离开,唯你是问!”

说完,苏文转身就走!

只留下钱申在原地,不知所措!

渐渐远离!

赵进低声道:“怎么样少爷!我刚才打的及不及时!”

苏文:“及时!来,再找下一个,就找这种岁数年轻的!他们肯定认识人少!”

这两人早就是商量好的!

傍晚,明神宗饭堂!

丁鹤松来了,作为掌门,他还算是勤勉。虽然能够在自己住处用餐,但还是每天坚持来饭堂,一方面拉近跟弟子的关系,一方面也算是对饭堂的一个监督。

他眼光在饭堂中巡视一圈,发现饭堂里今天的弟子似乎格外少。

这时候他看到了苏文!

此时苏文,赵进,冯百川,还有那个倒霉的灵兽店老板,坐在一个桌上。

面前满是食物。

苏文一边吃,一边对冯百川和饭堂老板说道:“都到了这里,就别客气,反正不花钱,往死造!老冯,尤其是你,可别收着啊,我爹可专门夸赞过你的饭量,说你是难得的饭桶!”

“你!”冯百川大怒!

苏文笑道:“这可不是我说的,真的是我爹说的!要不你回京都后揍他一顿!我不怕跟你说实话,我早就想这么干了,就是碍于身份,不好下手!”

冯百川恶狠狠的拿起一个大鸡腿,用力咬了下去!

他泛起了一些不太好的回忆!

他发誓!下次宁肯和苏长青公干,也不和苏文一同出来了!

这小子比tm老苏还气人!

这时候,苏文也注意到了丁鹤松。

“人呢?今天吃饭之人怎么这么少?”丁鹤松找人询问道。

要知道,这些武者修炼消耗能量极多,所以每日用餐时,都是人山人海。

今日却显得有些空荡荡的。

那人一脸茫然,摇头道:“不知啊,不过弟子来时,看到很多演武场上,都还有大量弟子在练武...不知为何!”

“去!找个人来,问问怎么回事!”

丁鹤松沉声说道。

钱申心里苦啊,莫名挨了个嘴巴子,还被人劈头盖脸一顿训,又让人逼着练剑到半夜!

这谁人心里没有怨气?

不止是他,便是那些练剑的弟子也一样。

此时在内心疯狂咒骂苏文,虽然他们不知道苏文的名字,但是并不妨碍他们用傻b来进行代称。

尤其是到了饭点,肚中饥肠辘辘,这种愤恨就更加明显。

苏文在饭堂里,一边吃饭,一边乐呵呵的接收着情绪值!

美滋滋!

看到丁鹤松坐下,苏文也坐了过去。

“呦,这不是丁掌门吗?好巧啊!”苏文笑道。

看着苏文的笑脸,丁鹤松黑着脸说道:“苏大人有何事?调查的如何了?”

“一般!还没怎么查呢,不急,不急,你们这明神宗就是大门派,伙食就是好,多吃上几天再说,你不知道,在陛下那当差也不舒服,每次宴会,扣扣搜搜,我都吃不饱,还不如你这大食堂...”

他这边唠唠叨叨,听得丁鹤松头疼!

好家伙!还住上瘾了?真当回事了啊。

就这这时候,钱申被叫来了!

他看见了苏文,瞳孔一缩!

好家伙,竟然能跟掌门一桌吃饭?

要知道,平时掌门吃饭,最多也就是几个关系亲近些的宗门长老敢坐过去,普通人,那是想都甭想!

“今日已经过了修炼时间,为何还要操练,不组织弟子用餐?”钱申过来,丁鹤松淡淡问道...

“这...”钱申陷入了犹豫,眼神不断看向一旁的苏文,苏文冲他露出大大的笑容。

丁鹤松察觉到不对劲,问道:“你老看苏大人作甚!有话快说!”

钱申一听,明白了!合着这家伙不是自己宗门的啊!

他指着苏文说道:“掌门,就是他,今天去了演武场,说弟子练剑懈怠,不准弟子们吃饭,还让练剑到子时!”

“哈!?”丁鹤松转头看向苏文,怒道:“苏大人,你这是什么意思?”

苏文笑道:“我这不也是看他们不努力,我替你着急啊,你们都是我大周子民,将来也都是要为国效力的,一个个整天混日子怎么行?随便说了几句,没想到,还当真了!”

“你!”

丁鹤松气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叮咚,收获丁鹤松的愤怒,情绪值 70”

“去赶紧把弟子都叫回来吃饭!”丁鹤松咬牙说道。

苏文看着丁鹤松,一本正经的说道:“丁掌门啊,不是我说你,这培养弟子,也不能只培养他们练武啊,这一个个,脑袋都练傻了,说被人骗就被人骗了。咱们不说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最起码也得智勇双全啊..光会武功,那不成棒槌了?”

丁鹤松第一次觉得,宗门饭堂的饭菜这么不可口!

他恨不得立刻就起身离开!

不过他马上明白了,这也是他的失误,宗门弟子哪里认识苏文,他便是传命令,又有何用?

很快饭堂的人越来越多!只不过,很多后来的弟子,都不自觉的看向苏文所在,眼神中满是愤恨!

当然,苏文也不在乎!

看着人越来越多,丁鹤松将苏文带到了所有人面前。

他大声说道:“这位便是朝廷来的苏文苏大人,可不是咱们宗门的人,下次看好了!”

苏文响着众人挥挥手,笑道:“我是苏文,这次来明神宗呢,主要便是调查雪千寻偷盗碧云虎一案,各位如果有什么线索,都可以跟我说!若真的是有用线索,奖励一百万两银子!”

他此话一出,不少人都倒吸一口冷气!

要知道,一百万两银子,对于他们很多人来说,吸引力还是很大的。

在场明神宗弟子不禁议论纷纷。

而苏文则是回到了座位上!

冯百川冷笑道:“苏少爷好大的手笔!这钱我们监武司可报销不起!”

苏文撇撇嘴,说道:“我家多有钱,你心里没数啊!还用得着你报销?”

冯百川无语,这点他还真没法和苏文犟,苏家的确有钱,很有钱!

有钱的tm让人讨厌!

他皱眉道:“你这样有用吗?”

苏文摇摇头道:“不然怎么办呢?我们现在,没有证据,不管说什么,都是没有用,既然如此,便得想办法从其内部下手。”

说到这里,苏文笑道:“今天雪千寻有一句话你注意到没有?”

“什么话?”冯百川一愣。

“她说她没有钱买碧云虎!”

“对啊!有什么问题...”说到这里,冯百川皱起眉头,反应了过来:“你是说,她很有可能跟这些宗门中人借钱?”

苏文点点头道:“那天她既然去了灵兽阁,就代表她是带了钱的!也就是说,她在第一次去灵兽阁之后,在一段时间内,筹到了这笔钱,那她是怎么筹到的?无非就是两种手段,要么是借,要么是抢!但是不管哪种,总会留下痕迹,如果是借的话,那么肯定是向熟悉的人借啊,这明神宗,人又多,她又呆了多年,想必应该是在这里借了一部分乃至一大部分!只要有人肯出来作证!配合咱们的证言!便是那丁鹤松不想认,也不行!”

“所以你早就打的这个主意!才会留下来!”冯百川恍然大悟。

不过他还是有些不解:“那你为何要骗这些明神宗弟子练剑?”

苏文翻了个白眼:“因为老子开心!”

因为什么?当然是情绪值!

不过却是不能说出口。

冯百川笑道:“可是你不想想,能借给她钱的,估计也都是她的朋友,会出卖她?”

苏文痛心疾首道:“老冯啊,你是怎么掌控监武司这么多年的?你当年是替陛下挡了多少刀子?这么简单的道理你都不懂?出卖你的人,永远是朋友啊!陌生人要怎么出卖你?更何况,我这还有百万两银子的好处呢!等着吧!”

冯百川默然,最可怕的,便是人心。

消息在整个明神宗传开了。

所有人都知道了,雪千寻的碧云虎,是偷的!

毕竟在这些底层弟子之中,雪千寻前些日子大肆借钱,很多人都是有所耳闻的。

“砰砰砰!”当天夜里,苏文的房门被敲开了。

打开房门,一个容貌普通的女子出现在了苏文面前。

“我是雪千寻的闺中密友..王梦...”

女孩被请入了房间,苏文笑了起来。

好闺蜜吗?

真是有意思呢。

王梦也不废话,直说来意,她家世代经商,算是豪富,雪千寻从她这里,便借走了七十万两银子。

“而且雪千寻当时亲口跟我说,是要去京都买碧云虎,虽然我不想借给她,但是面子上抹不开...”

“而且回来以后,她还钱的时候也跟我说过,这碧云虎是乘着你们打斗时,偷来的..”

“为什么举报她?”苏文看着眼前的这个女孩,说实话,以她的身价,这一百万两银子,只怕不是主因!

果然,王梦眼中闪过怨恨!

“我不如她,什么都不如她,修为不如她,容貌也不如她,我喜欢宋师兄!她明明知道!她也知道宋师兄喜欢她!可她就是不拒绝!让宋师兄始终念念不忘...她还拿了宋师兄的银子!”

苏文叹息一声,两人之间的龌龊,怕是不止这一点!

但是这件事情,绝对是这个王梦站出来的主因。

说完之后,这个女人抬起头,看着苏文,问道:“如果我站出来....她会怎么样?”

苏文摸了摸下巴,问道:“你希望她怎么样?”

“死!一定要死!”王梦恶狠狠的说道。

苏文笑了起来,拍着胸脯保证道:“相信我,她不会再有机会回到明神宗!”

果然,第一个捅刀子,也是捅的最狠的,便是雪千寻的朋友。

好朋友!

雪千寻万万没想到。

苏文入住明神宗不到一天的时间,她就再次跪在了掌门人面前!

看着眼前侃侃而谈的王梦,雪千寻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为什么!为什么要出卖我?”她厉吼道。

可是王梦却不为所动,看都不看她一眼,接连说出好几个雪千寻借过钱的人。

丁鹤松叹息一声...将那些弟子叫来询问,面对掌门,大多人都是不敢说谎的。

都老老实实交代了。

这一下子,可谓是铁证如山!

什么平地捡老虎,谎言不攻自破。

碧云虎在雪千寻的身边,仿佛感觉到了她的恐惧。

不断奶凶奶凶的吼叫着。

苏文依旧坐在一旁的椅子上,看着眼前这出大戏。

雪千寻的愤怒,王梦的怨恨,还有掌门的无奈。

终究只是人!

“行了!丁掌门,既然事情水落石出,那碧云虎和这个女人,我就全部带回京都了!”

“且慢!”丁鹤松沉声道:“还有一件事得先做了。”

他走到雪千寻身前,满眼的愤怒,对他来说,雪千寻的欺骗,是最让他不能容忍的!

如果雪千寻一开始就实话实说,他也未必会交出雪千寻,甚至可能会在宗门内部帮着掩盖雪千寻的一切把柄!

但是偏偏!这个自作聪明的女人,选择了连他一起欺骗!

而他也真的相信了!

到了这一步,他这张脸,明神宗的脸面,在朝廷面前是丢尽了!

他厉声喝道:“今日将雪千寻逐出师门,从此以后,与我明神宗再无瓜葛!”说到这里,他看向雪千寻,冷声道:“本来应该废掉你的修为,断了你的手脚筋!不过既然已经要归案于朝廷,本门便不再处置!”

雪千寻,知道,自己完了!真的完了!

苏文给赵进使了一个眼色!赵进立刻上前,封住雪千寻的穴道。

那碧云虎张开嘴巴,便是一个风刃吐出!

“砰!”

风刃被赵进击碎!随手一拳,碧云虎直接被打飞了出去。

碧云虎翻了个跟头,踉跄爬起,却是没受什么重伤!

就在赵进要把雪千寻带走的时候。

又是一声大喝:“住手!”

只见一个满头白发,眼神凌厉的老者出现了,他身后跟着一个年轻人,一进屋,便给雪千寻做了一个安心的手势!

老者进屋,目光环视一周,落在掌门丁鹤松的脸上,说道:“掌门,这雪千寻不知犯了何等门规!值得逐出门派?”

丁鹤松双目微眯,这家伙,是明神宗执法堂堂主,窦斩!

在宗门内的话语权,未必比他这掌门来的小!

丁鹤松沉声道:“雪千寻触犯朝廷律法,欺瞒掌门,难道还不能逐出师门吗?”

窦斩好不示弱,看着丁鹤松说道:“掌门,这门下弟子年岁小,不过是孩子,犯了错,不敢承认,说点谎话,算的了什么大事?”

至于偷盗,窦斩转头看向苏文,说道:“这位大人,雪千寻的确是错了,不过他跟小儿两情相悦,已有婚约,还望高抬贵手。我窦家愿为大人补偿损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