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鹤松听了窦斩的话,默然片刻,对苏文说道:“这是我们明神宗执法堂堂主,窦斩!”

苏文眯起双眼,看了一眼窦斩,这个老家伙脸皮挺瓷实啊,还敢出来讲情。

而且看这个架势丁鹤松也要忌惮其三分。

显然,在这明神宗的权利划分中,也有猫腻。

苏文心念急转。

另外一边雪千寻心中升出了希望。

窦北冥,也就是窦斩的幼子,两人之间并无什么两情相悦,也并未定亲。

只是窦北冥是她的备胎之一...也是借钱给她的冤大头之一....

而现在,窦斩出言救下她,她便必然要嫁给窦北冥!

不过对于雪千寻来说,这个结果已经是她能够接受的!

无论如何,这时候落于苏文手里,都不是什么好事。

她紧张的看着苏文。

只见苏文思量片刻,摸了摸下巴,看向窦斩,问道:“你愿意替她赔偿?赔偿什么?”

窦斩沉声道:“银子自然是没有那么多,不过我早年曾获取过一门天阶剑法,可补偿给这位大人!”

“嘶!”冯百川吸了一口凉气,天阶剑法?那可是好东西啊,完全的有市无价,想怎么卖怎么卖!

便是一旁的丁鹤松都没想到,这窦斩竟然肯拿出天阶剑法!

不过他也知道,窦斩有一门游龙回风剑,并非宗门绝学,人家愿意给,即便他是掌门,也没办法阻拦。

苏文目光看向窦斩,又看了看雪千寻,又转向一旁的丁鹤松,在三人身上来回绕了几圈,忽然笑道:“好!”

这tm还有意外收获!送上门的天阶剑法,没道理不要啊。

丁鹤松不自觉的握了下拳头!

说实话,他并不想看到这个结果。

雪千寻一旦留下,那对于他这个掌门的威望,肯定是有打击的。

他这边刚刚宣布雪千寻被逐出师门,然后窦斩出现,把人留下,那他这掌门的脸面要往哪里放?

可是偏偏,此时他又无法开口!

毕竟苏文答应了窦斩的补偿。

窦斩看来是早有准备,一听苏文答应,当即从怀里掏出一门剑法,递了过来。

苏文拿过剑法,笑道:“我得先看看!窦长老没意见吧?”

一边说着,随意翻看了一下。

他耳中响起了系统的提示音:“叮咚,恭喜宿主获得天阶剑法游龙回风剑!是否学习?学习需要消耗情绪值两万。”

“学习!”

“叮咚,恭喜宿主,习得游龙回风剑!”

学习完毕,苏文将剑法塞入怀里,说道:“赵进,带人走!”

赵进伸手便去抓雪千寻!

那窦斩大怒,身形急动,便要阻拦,这时候冯百川也动了,两人都是地位九品。

悍然对撞一招,轰!真气气劲爆开,吹的众人衣服呼呼作响。

而此时赵进已经将冯百川提起。

窦斩看向苏文,厉喝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苏文冷笑道:“什么意思?能有什么意思,你赔偿完了,我自然要走,不然留在这里干嘛?”

窦斩懵了:“你收了我的天阶剑法,还不放人?”

苏文冷笑道:“你不是说了吗?这是赔偿,是补偿,你又没说要放人,我为何要放人?雪千寻触犯国法,自然要带回依律治罪!难不成我一刀把你儿子脑袋砍下来,给你点补偿就要了事?天下哪里有这般道理。”

“我...”

窦斩被苏文几句话,怼的哑口无言,可是他自然不会甘心被苏文白嫖一本天阶剑法!

他咬牙说道:“这位苏大人,你这可实在太过分了!”

苏文翻了个白眼:“过分?更过分的你还没见过呢!丁掌门,难不成你们明神宗要反抗朝廷不成?”

一旁看戏的丁鹤松,此时心情好极了!

原本以为苏文怂了,没想到啊,这家伙哪里是怂,这是tm贪心啊!

打着忽悠窦斩补偿的心思呢!

不过他也知道,窦斩是绝对不可能认着吃下这么大亏的。

他站出来说道:“苏大人,您要带走雪千寻,我自然无异议,不过您要是收下窦长老的天阶功法,再把人带走,那确实有些说不过去。”

苏文拿出那本天阶功法,看着窦斩冷声说道:“好啊,原来不是打算真心补偿我,是要拿着这本破功法贿赂收买本官!想要徇私枉法!不出去打听打听,我苏家上下,从来都是清正廉明,秉公执法,这本破功法,不要也罢!”

说话间,直接将功法扔了回去!

窦斩一把将功法抓过,气的是满脸通红。

不过他知道,若是想要强留,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不说别的,丁鹤松绝对会阻止他。

便是门内天阶高手,也不会站在他这头。

为了一个区区地位四品女子,跟朝廷死磕,那是不可能的。

更何况雪千寻如今已经被石锤了!是她偷盗人家碧云虎在先。

要不然,他何必拿出天阶功法呢。

就是想以利打动苏文。

在他看来,这件事情若是成了,无非就是世界上多一个修炼游龙回风剑的家伙。

而他获得的好处,则是打击了丁鹤松的声望,增加自己在门派内部声威,同时呢,又能满足幼子的**,收下雪千寻这个潜力不错的苗子,说不定还能与苏文交好。

综合而言,还是赚的。

但是现在,平白被人落了面子,目的也没达成!

他就不明白,难道苏文就不动心吗?一门天阶功法,怎么看也比雪千寻和那只碧云虎值钱啊。

就在这时候,窦北冥忍不住了,看着那雪千寻被赵进如同死狗一般提着,他站出来说道:“苏文,你不要欺人太甚?”

苏文大笑起来:“你这厮说话真是脑瘫到家了,合着她偷了我东西,触犯了律法,我给她抓回府衙问审,还是我欺人太甚?难道别人偷了你东西,你还给别人跪下磕两个?”

说完,苏文也不再和他们磨叽,转头就走!

同时看向丁鹤松,笑道:“丁掌门,这手下若是不尊国法,可得好好修理一番啊!”

丁鹤松应道:“那是自然!”

这话好似在说雪千寻,可实际上,是在说给窦斩父子听的!

窦斩是听明白了,看着眼中闪着森冷光芒的丁鹤松,窦斩很清楚,如果自己真的动手,就是在给丁鹤松递刀子!到时候自己的权利必然被夺!

窦北冥根本没注意到这几人话里内涵,他眼睛就是死死盯在雪千寻身上!

眼看苏文离开,便要去追!

窦斩却瞬间出现在他身后,伸手按住了他的肩膀。

只能看着雪千寻等人离开!

夜色下,苏文三人身法极快,顺着明神宗快速下山!

“赶紧回京都,省的生变!”苏文肃声说道。

冯百川摇头道:“可惜了那门剑法。”

苏文撇撇嘴,不屑道:“可不可惜也跟你没关系!”

苏文早就预料到,那门天阶剑法是肯定带不走的。

否则便是要彻底翻脸,所以他第一时间使用系统,花费了两万情绪值将剑法学了下来!

回去之后,不管是传授给他人,还是拿出去卖掉,都是可以的!

而那窦斩也万万没想到,有系统的苏文,随便翻看几下,便已经把那天阶功法学会了。

虽然只是入门级别的lv1。

京都城外,风尘仆仆的三人带着雪千寻回来了。

只是此时的雪千寻,极为狼狈!

她已经三天水米未进了!

被绑在马后,苏文等人骑马而走,她就得跟着跑!

进了京都,苏文看向冯百川,笑道:“冯叔啊,这人我就带走了,你看如何?”

冯百川看着苏文,摇头道:“我不是你冯叔,人你爱怎样怎样,这件事情就算过去了,你我以后,井水不犯河水!算我求你了!”

他实在不想跟苏文这个丧门星有什么交集。

苏文脸色一板:“老冯你这人,就是爱开玩笑。慢点走,过两天我找你喝酒!”

冯百川速度更快,快马加鞭离开。

苏文回头看了一眼雪千寻,一言不发,直接带回了府里。

苏府之中,雪千寻跪在苏文面前,碧云虎也在一旁。

很明显,这小老虎已经认主了,现在便是拿回来,也是废了。

雪千寻看着脸色阴沉的苏文,开口哀求道:“苏大人我错了!我知道错了,我愿意给您做妾!”

“啪!”

苏文一个耳光就甩了过去!

这一巴掌,直接把雪千寻打的嘴角流血,倒在地上。

苏文起身冷笑道:“你真以为老子是傻逼不成?你偷了老子的东西,还故意撒谎往老子脑袋上扣屎盆子,现在落在老子手里,还想嫁进我家享受荣华富贵?好事全tm是你的?”

“我错了...我知道错了..”雪千寻哭着喊道。

苏文越想越来气,起身对着雪千寻便又是一脚!

“今天开始,在这府中给我当丫鬟!便叫你雪奴!以后我让你作什么,你就得给我做什么!”

苏文咬牙说道。

杀了雪千寻,的确是出气,可是好处呢?

什么都没有!

雪千寻,毕竟是地位四品的修为。

而且是短短时间内,便和碧云虎合力修炼至此!

要说价值,那还是有的!

苏文看着雪千寻!

厉喝道:“不许动!”

说着便发动了陷阵!

陷阵的死忠效果,是苏文看重的!对别人来说,肯定没必要,但是雪千寻,苏文并不信任她。

可是通过陷阵的死忠效果,使其慢慢成为一个全心全意效忠自己的奴隶!苏文还是很乐意的!

陷阵的发动,是有一个漫长的过程。

需要被发动者一动不动。

慢慢的,苏文身上涌现出一股奇异的能量,将他和雪千寻联系在了一起。

很快!陷阵效果锁定完成!

苏文嘴角泛起一丝笑容。

“去,给老子倒杯茶!”苏文随口吩咐道。

这时候雪千寻还没有完全出现死忠效果。

她一开始还以为苏文会杀了她。

当听到能够当丫鬟的时候,她内心其实是欣喜的,这样再好不过了,随时可以找机会逃走!

她赶紧去拿茶壶倒了一杯茶!

来到苏文面前!

苏文淡淡看着她,冷声道:“跪下!”

“以后不管伺候我还是后院的夫人,都得给我跪下!其余人不用跪!你得跪!”

雪千寻咬着下唇,眼眶中泪水打转,跪了下去。

“啪!”

苏文又是一个耳光。

“委屈吗?给爷笑!”

苏文抓着雪千寻的头发,冷声说道:“我之前已经警告过你了,可是你不听啊!”

两人贴的极近,雪千寻不敢反抗,只能强颜欢笑。

这时候,如果给她一次再来的机会,她绝对不会去动那个笼子!

苏文看着她的眼睛,沉声道:“还有,如果你被我发现逃跑,那你可就要想好了,等待你的,必然是残酷的惩罚!”

雪千寻拼命点头,低声道:“雪奴不敢!”

“呵呵,学的很快嘛。”

苏文坐在了太师椅上。

“过来,舔!”

一点点利息罢了。

雪千寻也算是苏文的一个实验品!

实验一下这个系统出品的陷阵,到底效果如何。

苏文张开了朱雀之眸,盯着身前的雪千寻。

他看到,一股奇异的力量已经入侵了雪千寻的身体,逐渐进入她的大脑,这种力量很微弱,难以察觉,但是却一点点向其灵识中侵入,这力量与苏文之间,也有着一丝奇异的联系。

苏文试图碰触,却发现他根本做不到。

苏文对这个女人,没有任何的怜悯。

不过很显然,雪千寻入府,还是引起了一些人的好奇。

比如颜落盈,当天晚上,两人躺在床上。

颜落盈好奇道:“那个雪奴是怎么回事?”

苏文笑道:“一个实验品,我想看看,如果一个人对我充满怨恨和憎恶,会不会也被陷阵效果影响!”

颜落盈眉头紧锁,道:“这女人可是会武的,纵然封住了修为,玉棉和依依都是普通女子,若是被其抓到机会,怕是要酿出祸患!”

苏文摇头道:“放心,我已经叮嘱凝霜了,这段时间,凝霜会一直盯着她!”

颜落盈倒在苏文怀里,咬牙道:“你这个坏家伙!想法就是那么可恨!梁祝也是,为何非要那般结局?现在城中,许多人都在期待第二部,若是那般结局曝光!只怕你又要被人千夫所指了!你是挨骂有瘾吗?成亲时也是!这次也是!我听闻你还在阵前与那些蛮族对骂!真搞不懂你!”

苏文大笑起来:“搞不懂就对了,天天你知我长短,我知你深浅,岂不无聊?”

“你!坏蛋!”

对于陷阵的使用,相比起别人,苏文系统更加具有优势!

目前他可以清楚的看到雪千寻的忠诚度。

1!

没错,只有1!

这还是陷阵形成后的强制一点的忠诚,估计要是有负数,雪千寻绝对要变成负数!

第二天,这个数字变成了2...第三天,又涨了一点....

很显然,雪千寻想要变成忠诚100的死忠效果,需要三个多月!

宰相府,苏长青看着属下送来的第二部梁祝,脑瓜子嗡嗡的!

“去!把苏文那个小混蛋给我叫来!”

“呵呵,我就不该相信他!这是写的什么东西!不是纯粹恶心人一般?”

苏长青感觉到了后悔。

苏文家后院,雪千寻跪在地上,端着果盘,上面满是瓜子花生。

苏文正陪着苏家的几位娘子打麻将。

凝霜站在苏文身旁,冷冷的看着跪在地上的雪千寻。

就在这时候,有人来禀告,苏长青让苏文过去。

苏文微微叹息道:“这老头子,肯定又要跟我废话,烦死了,行了,凝霜,你跟她们玩吧!”

苏文起身离开。

来到了苏长青府上。

父子相见,苏长青拿着书,对苏文咆哮道:“为什么!为什么!你能不能告诉我,你为何要写个这般结局!”

苏文坐在椅子上,淡然说道:“因为现实就是这般啊!你想让我写个什么结局?”

额!

这一句话,给苏长青怼的够呛。

是啊,现实里,一方土豪财主对于这等无权无势的书生,自然是完全碾压。

“你!你!你...”苏长青气的手直哆嗦。

“你这是话本,不是现实!本来一部大好的书,非得写成这样,你岂不是又要被人痛骂?”

苏长青也想不明白,自己这个儿子到底是为何?

苏文笑道:“挨骂好啊!你不也被人骂作大周第一巨贪?”

苏长青懒得跟他废话:“你赶紧去给我改了!”

“改不了!”

“我说让你改了!”

“就是改不了....娘!救命啊,我爹打我!”

半晌后,苏长青气喘吁吁,看着脸色不红不喘的苏文,咬牙说道:“我这是造了什么孽啊!就非得这样?”

苏文一本正经道:“没错啊!这才能给世人以警醒,让他们知道世道的险恶,以后遇到我这等超级纨绔,都得绕着走!”

苏长青表情纠结的盯着苏文看了半天。

“行!你牛逼!你爹我服了!你爱怎样怎样吧!”老苏同志转身就走。

接下来的几天,帝都中消息传开了,梁祝第二部要发售了!

苏文很清楚宣传的重要性,你不宣传别人怎么知道呢?

就好比后世的电影,再好的电影,没有宣发跟进,也是不行!

所以这些天大街小巷都有人去喊,梁祝要发售了!梁祝要发售了!

与此同时,苏文又做了一个极狗的决定!

预售,开始派人到处散发谣言,说刊印不多,书籍紧张,不过可以提前交钱预定。到时候直接领书,不用担心买不到!

满大街人都在讨论梁祝第二部,人们不断发挥遐想,想象主角如何克服困难,最终获得美好的结局。

毕竟大部分人,还是喜欢看团圆局的。

茶楼上,苏文看着几个东城的帮派首领。

沙清河,杜平,王大龙!

“事情办得不错,这一万两,拿去分了吧。”这些天,苏文没少支使他们,有的时候就是这样。

或许是不起眼的人,但是关键时候却能排上用场,有的事情,总得有人去做不是。

三人赶紧笑呵呵接过银子。

“苏少爷啊,您这梁祝,写的是太好了!好多读书人都大为赞叹呢,这第二部卖出,一定极为火爆!”王大龙马屁拍上。

苏文微微一笑,说道:“火爆是肯定火爆的,只是...让那些宣传的兄弟躲一躲...”

“啊?”三人不知道苏文这是何意!

很快...到了梁祝第二部发售的这天。

城中苏文布下了数百个销售点!

务必力求在最短时间将最多的书卖出去....

而且在之前也都确定好了地方。

一大早,各个销售点都排起了长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