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

当无尽的画面投影在各种屏幕上呈现出来的时候,

所有人都沸腾了。

几乎所有的人,都立在了当场。

行走在大街上的人定住了,眼中涌出了泪水。

正在买菜的阿姨也停止了动作,目光落在了电子显示屏上的那场景之中。

还有很多很多,很多很多。

为什么我们的眼中常常含有泪水?

因为我们对于这土地爱得深沉。

生是华夏人,死为华夏魂。

“苏人皇!”

“苏人皇!”

这一刻,苏离仿佛得到了天下亿万人民的民心。

只因为,他的那一战是为人民而战!

也只因为,他和苏忘尘虽然都是冲锋在第一线的存在,可苏忘尘没有良心!

一个凶狠到丧失了良知、连自己的妻子都杀的人,绝不是一个好人!

而且,这个人连仁义礼智信都不要了!

连祖宗传承下来的传承也都觉得丢人现眼,觉得那是窝囊的吗?

那绝不窝囊!

那是中华上下五千年文明的传承,那也是薪火传承!

为众人抱薪者,不可使其冻毙于风雪!

苏离的那一席话,那一句——不要当数典忘祖的人!

如振聋发聩之音,狠狠的震撼着众人的心神!

每一个人的耳边,都仿佛依然如雷霆一般的响彻着这样的一句话——

“我泱泱华夏,不过五千年文明,却圣人无数,开创无尽繁华,那盛世,便是如今之世界想都无法想象。

那是永恒的盛世,也是万世之太平盛世!

那里,人人如龙!

如你我在那其中,不过十七亿之中的一二罢了!

这一点,你认不认?!你即便是要打击我,却也不能数典忘祖!”

不能数典忘祖!

这就是人皇!

这就是我们的苏人皇!

这就是为我们开辟洪荒皇族的道统的苏人皇!

“苏人皇!”

“苏人皇!”

“洪荒皇族!人皇苏离当立!”

“洪荒皇族!人皇苏离当立!”

“洪荒皇族!人皇苏离当立!”

……

如惊雷般的声音,如此的万众一心。

当这样的声音响彻华夏大地的时候,那一行行的热泪,则默默的淌落在这世间的每一处。

荒山上,乱葬岗。

一个穿着破旧小棉袄的小女孩儿默默的看着那一座座的孤坟,满是伤痕的脸上却绽放出了美丽的笑。

“来了。”

“终于来了。”

“我也可以解脱了。”

“哥哥,我们来世再见。”

小女孩儿说着,忽然拿出了一柄匕首,并非常果断的一匕首刺入了自己的眉心。

然后,她脏兮兮的、布满伤痕的脸上,笑容绽放出春天百花齐放一般。

她的眼中,充满了深深的希望。

这希望,是源于真爱的希望。

也是源自于希望的真爱。

有这希望在,这世间将永不会堕入黑暗。

……

一处灯红酒绿之地。

舞厅的灯光四散,霓虹惹眼。

动荡的声音暂时停了下来。

苏离与苏忘尘的一战,同样投影在了ktv的屏幕上。

所有的娱乐,也全部得为之让路。

有些人满心感动。

也有些人却满心厌恶。

烬叼着一根华子,冷冷的看着那画面之中的场景,眼中显出一抹冷厉之色。

“超哥,抽烟,华子。”

烬抬手丢出一根华子。

名为超哥的男子随手拿起,却忽然将烟丢在了地上,用皮鞋一点点的碾碎。

“不过是根华子烟罢了。”

“四十来块一包,廉价货。”

超哥淡淡开口,拿出了一根大雪茄,叼在了嘴里。

“哟,这姜鸾不错嘛,这苏忘尘倒是有我们的风范,还行,仙子都搞上了,说杀就杀。”

超哥道。

烬道:“就是一只杂毛鸡而已,鸡而已,哈哈哈,你懂的,不就是生来为男人服务的吗?等我们过这个副本的时候,也多搞搞就是了。”

超哥道:“副本里应该是纯洁的吧?”

烬道:“那是必须的啊,不纯洁那也得给超哥办纯洁了。”

超哥道:“嗯,这些废物,没点儿本事还搞得人心惶惶的,没什么意思,心了,你先下去吧,盯一下研究基地那边,看下是什么情况。”

烬道:“好的超哥。”

……

通天塔大位面天道规则世界。

神武城。

主城中心,有着一座无比恢弘而巨大的通天塔。

这一座通天塔四方都是虚空投影,完整的投影着这样一战的因果。

而这一战,也没有刻意的屏蔽,也没有刻意的压制规则气息和能量波动。

就彷佛是衍化现实一般,这样的战斗气息冲击出了投影之外之后,给人的压力和冲击感也极其真实。

就像是超级真实的真虚体验一样,当一柄剑杀到眼前的时候,虽然是虚拟的,但是剑意是可以从虚拟杀入现实的。

所以,如果不注意,这样的情况也依然无比的危险。

所以通天塔已经过滤了这样的杀意冲击,却会令人感应到这样的攻击的威力,并形成一种对比。

而在此时,里里外外全部都是天骄。

只因为这一战,上面有硬性的规定,必须用心的观看!

观看完毕之后,还要上交各种‘心得感悟’,并一次重新进行通天塔综合的排名。

而且这一次的排名,会定义天道规则——就是你排多少名,你就有多少能力。

隐藏实力者,就会被削,变得真正的平庸。

是以,这一次没有任何人敢大意。

而一些天骄哪怕是来了,也依然自视甚高,觉得不就是小世界的皇族的皇子之战吗?这有什么了不起的?

可是,当他们看了两人交战的第一招的时候!

那第一招,苏忘尘就是能屠杀风止水的战力!

而苏离同样是一招很普通的反击,同样是能屠杀风止水的战力!

仅仅一招,就将一群天骄们的下巴都惊了一地。

然后,整个场景之中,全部都是倒吸冷气的声音。

以至于整个通天塔区域四周温度都升高了很多——因为空中的冷气都被他们吸光了!

接下来,便是各种‘卧槽’在此起彼伏。

因为除了这个可以表达他们内心情绪的词语,已经没有任何词语可以形容他们的心情了!

这就是一番打斗下来,全部都是卧槽。

这样的战斗,如果不是通天塔都呈现了出来的话,他们甚至觉得这就是一种浮夸的‘扮演游戏’,因为这样的战力实在是太夸张了!

这样的战力放在神王身上他们都觉得不可能!

这起码得放在造化神王级别的存在上,这才差不多吧?

哪怕是这样,都依然有些夸张,就因为——这世间就没有这么离谱的战力!

法宝的全部威力爆发,竟是被拳意打退了?

你踏马开国际玩笑呢?

一群天骄开始是带着睥睨、戏谑的眼光去看,是居高临下的。

可当苏离和苏忘尘打了一两招之后,一群天骄们已经是跪着在看了。

不少天骄确实都看跪了。

因为那每一击都无比的震撼,也无比的恐怖!

那一击,他们都承受不了,一旦代入那种气势之中之后,他们便立刻会觉得身心冰冷一片,痛苦万分,灵魂都像是要被撕裂,粉碎!

那样的战力,太恐怖太恐怖了!

……

仙凰孔雀一脉。

孔云曦看着姜鸾的死,眼神有了一些触动。

孔临道默默的站在了她的身边。

“哥。”

孔云曦喃喃开口,声音微微有些落寞。

孔临道道:“她不能活,活了就会成为尘寰之心,那忘尘寰就成了苏忘尘的忘尘寰了。”

孔云曦张了张嘴,孔临道又道:“所以其囚笼印记等等,你拿出来吧。”

孔云曦迟疑了一下,还是交出了原本对于姜鸾掌控的囚笼印记。

而这时候,孔临道则直接衍化五色神光,朝着这印记魂石一刷。

魂石破碎,其中来自于姜鸾的印记也彻底的消失了。

“如此,彻底寂灭也好。现在大家还记得姜鸾,但是过些日子,大家就都会遗忘这个人了。”

孔临道平静的开口。

此时投影之中,孔临道和孔云曦等人看到的场景,还处于苏离和苏忘尘对峙,而苏忘尘请求上层出手,交出苏梦这里。

为此,苏忘尘自斩道侣证道。

孔云曦有些于心不忍,觉得姜鸾是她派出去的,无论如何该给予一些帮助。

至少,凝聚其囚笼印记,化作一个普通人活一世也好。

可是,她的哥哥孔临道却不给这个机会。

“九凤还是不肯回头吗?”

忽然间,孔临道冷声询问道。

“还是不肯,她从来都不会回头的!”

孔云曦迟疑道。

孔临道思索了片刻,道:“那苏梦的本体还在关押着对吧?你待会儿让云梦去将其抓出来,然后交给九凤,让九凤进去。”

孔云曦迟疑道:“九凤能进去吗?”

孔临道道:“九凤可以进去,她曾窥视过一段秘密,可去得天帝宝库,去得诸天万界,不然这八卦凤的名号怎么来的?”

孔云曦道:“这就是真的是看热闹不嫌事儿大。”

孔临道道:“所以,这一次她该付出代价了,让她将苏梦砍成残废,削九窍,丢进去。”

孔云曦道:“她不会这么做的吧?”

孔临道道:“她会做的,你就说是‘鬽’的意思就行了。”

孔云曦闻言,娇躯一颤,脸色都白了几分。

随即,她二话不说,立刻躬身告退。

……

月华宫。

姜雨绮、龙诗云一群人都在这里。

自从姬家回来之后,一群人就没怎么太平过。

而原本准备去扒坟的龙诗云等人也白跑了一趟。

因为他们决定洗劫忘尘寰,结果……忘尘寰那三个家伙被扒了。

而且还是著名的、臭名昭著的羊巅峰干的。

再加上下面有恐怖的大因果沉淀,所以周无道一行人灰头土脸的跑回来了。

主要还是,那苏忘尘在里面闹的动静太凶猛了,这要是遇上了,不死也残啊。

这种一看就不是好东西的人,龙诗云等人都不准备招惹。

而且,根据镜仙子以及天皇子和苏皇主之流的天骄的战力推算,这下面比上面可是危险多了。

为了老命要紧,所以周无道等人放弃了干一票大的的计划,老老实实的回来了。

回来之后,刚和凤夕颜等人接触,就遇到了投影。

于是,大家一商议,便都来到了月华宫这里观看。

这里观看的好处就在于,更加真实更加虚拟现实。

但是坏处就在于,这种杀机是无法避免的,所以看这个有时候得拿老命来看。

可这一次前来此地的天骄,不下一千。

为什么呢?

因为这一次的排名是定义真正能力的排名。

这一次是不能隐藏的,一旦隐藏,就相当于是属性重新固定化,那么能力也会被永久的烙印。

就像是一个人拥有千万的财富,却上报只有百万,那么之后财产分割,到手就只能有一百万。

损失的只能是自己。

如今就相当于是一个重新考核、核算的机会,是以每个人不仅要表现,还要无比认真的看,将这一场对战的感悟全部的呈现出来不说,还得创立真虚幻境,在幻境之中分别模拟苏离和苏忘尘与对方一战。

幻境类似于虚拟梦境,死了没损失,但是可以最大程度的释放自身的战力。

而谁能打败甚至是击杀苏离或者苏忘尘其中的一个,那将会活得极其恐怖的赏赐!

活得天道极道的奖励!

这一次的奖励之丰富,给出的好处之多,简直不可想象。

是一波血赚,彻底崛起,还是从此自天骄沦落为普通的凡人——一切便尽在这其中了。

是以,便是如龙诗云这种怕死之辈都来了。

月华宫,恰恰是更加真实而又更加合道的领悟之地。

前来此地并不是免费的,而是只有平时在通天塔排行榜对应天骄排名前一千名才能进入。

所以平时低调的,太过于狠戾的隐藏自身实力的,这一次就少了一个巨大的先觉优势条件。

可这个时候再去争通天塔的综合排名,显然也是已经不现实的了。

“姜鸾……好一只有情有义的凤凰。”

见到姜鸾就这样的死了,而且连死了都被天皇子嫌弃,青瑶光的心情非常的难受。

一种说不出的痛涌在心头。

姜雨绮叹了一声,道:“这其实就是我们女子的悲哀——可以判断,她在走出这条路的时候,其实已经想过了结局。”

凤夕颜道:“其实她该早一步自斩的,这样成了一个废物一点的存在,反而没被斩的价值。”

龙诗云道:“平时应该对那天皇子凶点儿,太卑微的话,没有任何存在感的。”

周无道道:“其实大抵上也就是天皇子需要的时候,才有存在感吧——这天皇子,真是凶残。”

青瑶光道:“莫非你们还没有看出,他乃无心黑暗之人?”

凤夕颜道:“看出来了啊,他不就是那苏皇主斩出的魔魂、恶念吗?这不是那边的计划吗?!”

龙诗云道:“你们说,如果天皇子有了心,该会如何?”

凤夕颜道:“那还用说,自然就成了苏人皇啊!有心了那还是天皇子吗?所以姜鸾希望天皇子不要活成一个工具——可正因为这样一个举动,正因为想化作天皇子的心,她失去了活下来的机会!

这就是违逆上面的意思,这就将必死无疑了。”

青瑶光道:“天皇子亲自了结了她。”

姜雨绮道:“这样一位奇女子,实在是有些可惜了。”

不远处,诸葛染月忽然道:“其实不可惜,她的作用已经没有了不是吗?活着也不会有地位了。所以若我是她,多半会早就自斩了,也不会等到那一刻,在众人眼中如此可惜的死去。

若是选择死,那便也是一个人默默的去死。”

万剑云沉思了好一会儿,才道:“此情此情,我倒是想起了镜仙子的那句话——生如夏花之绚烂,死如秋叶之静美。”

青瑶光道:“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凤夕颜道:“妹妹如何如此伤感?”

青瑶光道:“不知道呢,就是觉得……她或许是我们这样的一部分的女子的宿命吧。”

凤夕颜道:“不,那苏人皇的红颜其实还好。”

青瑶光摇头,道:“未必,恐怕结果也差不多。”

凤夕颜道:“妹妹何出此言?”

青瑶光道:“纯粹是感觉吧——你难道没有发现,苏皇主背后的是法相吗?佛陀,法相,怎么可能有感情?那些都是磨砺他的红尘之心的,所以当头来,红粉如骷髅,红颜如祸水。”

凤夕颜:“……”

万剑云道:“我也是这么看,恐怕最后,其所有红颜都会因各种因果而化作一抔黄土,而他,则是最终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华光普照,大日如来。”

青瑶光道:“我大概也是这么判断的,或许这才是背后的归宿。”

龙诗云道:“之前他立誓过,你们应该知道那个誓言吧?”

青瑶光道:“记得,而且这事情似乎也不是什么秘密——‘苏忘尘!此次的事情我苏离记住了!欺负我的小狐狸,总有一天,我必斩你,镇你入地狱之中三千年!我苏离以此立誓,有生之年若做不到,便自我永镇十八层地狱三千年以普度众生!地狱不空,誓不出世!’。这个誓言立下的时候,其实就有些怪异——就仿佛,他已经被定下了命运的因果一样,终究要被镇压入地狱,并普度众生三千年。”

凤夕颜道:“感觉差不多。而且,我觉得,他的道立错了。”

诸葛染月道:“我也觉得——但是道本身没有错,他的方向失误了。”

周无道道:“那是否需要提醒?”

周无道这话说出,顿时现场的气氛都古怪了几分。

凤夕颜忽然道:“你提醒不了的,这话我们说说也没关系,至少我们还是有毕竟有用点儿的棋子,但是一旦你想提醒的话,你可以试试看。

死穿了就别怪我没提醒你。”

周无道呼吸一滞,道:“那还是算了吧。和这样的禁忌比起来,那我宁可当个透明的存在。”

……

“真想不到,你竟是如此厉害!”

一番激战之后,苏忘尘只剩下三条命了。

苏离同样只剩下三条命。

两人似乎已经到了黔驴技穷的地步了。

但是这最后的三条命,绑定的是三清的因果,都不可能随意被杀穿的了。

也就是说,杀到了这里,几乎已经是杀戮的尽头。

金箍棒都已经打裂开了。

混沌珠更是到处都是裂痕。

这期间,苏忘尘衍化过灵柩灯,苏离衍化过混沌钟。

苏忘尘衍化过钻心钉,苏离衍化过捆仙绳。

反正,无论是《**玄功》还是各种杀道,都全部打了一遍,偏偏都没有能奈何谁。

一样的仙魂底蕴,一样的功法,一样的智力层次,打成这样其实丝毫也不为奇。

但是,双方之间却都并不知道这一点,所以这世间最可怕的敌人,往往真的就是自己。

战胜了自己,别的敌人其实根本不足为虑。

“我也没有想到,你竟是如此废物,杀我这个窝囊废,你这都已经跟我打了三个时辰了!”

苏离嗤笑道。

苏忘尘不以为意,道:“你早些将这些底蕴拿出来,岂会如此被人羞辱,丢人现眼?”

苏离道:“早些拿出来早死了。”

苏忘尘道:“我不是活得好好的?”

苏离道:“马上就要死了。”

苏忘尘道:“不好意思,你输定了——因为你的道错了!”

苏离道:“哦?那我倒是要听听天皇子的高见了,我的道怎么就错了?”

苏忘尘道:“你说我的道——为所欲为,不羁放纵,有我无敌,唯我独尊——这错了没?”

苏离道:“你的道非但没错,还非常的厉害!”

苏忘尘道:“为了你死得踏实,含笑九泉,接下来,真正的大招要开始了。”

苏离道:“请!”

苏忘尘道:“你的道——活在当下,就是活在现实,对吧?”

苏离道:“对,那么,有什么问题?”

苏忘尘道:“以你的因果与经历为时间线对吧?”

苏离道:“差不多。”

苏忘尘道:“可惜,你没有我懂——因为活在当下活在现实的道本身是对的,但是你却弄错了——时间线不是直线,而是射线。你懂什么是射线吗?”

苏离眼瞳一缩,心差点儿炸开。

他的心无法控制的颤栗了起来。

苏忘尘道:“以这样的一战,我陪你打到现在,我只拿出了千万分之一的战力你知道吗?你知道我有什么战力没有显化吗?”

苏离道:“不知道。”

苏忘尘道:“让你将我的《**玄功》削了一百零五层,我也削你一百零五层,就是给那些诸天的废物一个学习这功法的机会!

不然他们不会知道这功法有多厉害的!

为什么我要这么做?

因为我需要苏梦!

我要杀你女儿!

开始我就说了,我们的经历在别人看来就是一个短视频,别人还给我们配了背景音,这么明显还不知道?

所以,那些你认定的,就会被当成是真的。

但是射线会在某点停留吗?

最后,你临死之前,我给你一个劝告——不要驻留沿途的风景,你的路永远在前方,前方就是你的当下,你的现实,你是移动的和变化的!”

苏忘尘说完,拍了拍手,道:“苏梦该来了,也该死了!我诚意已经给出来了,《**玄功》现在都已经被削,你们再要是学不会的话,别废物的赖在功法艰难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