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钟长老?”

“师叔祖?!”

见楚狂突然出现,无论是顾正云几人还是小脑瓜一帮小辈们,都有些发懵。

楚狂凝眉环顾众人一群,脸色瞬间难看起来:“我那乖徒儿呢?”

“这个……”顾正云几人相视一眼,吱吱唔唔,不知该如何交代。

小脑瓜看到楚狂,就像看到救命稻草一样,一把抓住楚狂的胳膊,抽噎着说道:“呜~~小镜子被那坏老头抓走了,你快去救他!”

楚狂冷然看了眼下方地宫,蹙眉问道:“你们几个联手都没拦住吗?”

“对不起师叔祖,是我们无能。”顾正云苦笑叹息道:“那老怪物极其诡异,而且遁术极强,根本探查不到任何痕迹,我们正准备分头追呢。”

大致了解了下情况后,楚狂没好气的沉哼一声,恐怖的神识瞬间向四周铺展开来。

众人见状,全都诚惶诚恐,大气不敢喘一下。

空旷的山林内,只能听到小脑瓜断断续续的抽噎声。

片刻后,楚狂猛然睁开双目,凝视向西南方向的天空:“这边!”

正当他准备动身去追之时,似乎想到了什么,回头看向了抽泣中的小脑瓜:“小丫头,你也随老夫走一趟吧。”

“好的好的。”小脑瓜毫不犹豫的点头答应。

而顾正云几人明显有些僵硬:“师叔祖,没必要带芸芸去吧?”

“放心,老夫还不至于那么小心眼。”楚狂冷冷扫了顾正云一眼,解释道:“高晋体内有她的气运本源,能起到不小的作用。”

说完,拉着小脑瓜纵身而起,化作一道黯淡的流光,消失不见。

顾正云等人尴尬对视一眼,再次叮嘱苗长生把小辈们送回去之后,便陆续跟了上去。

楚狂和顾正云几人前脚刚走,几名赤峰谷青年长老便带着一帮赤峰谷内门弟子赶了过来。

感受到现场残留的能量波动,在看到面前的古苍派掌座苗长生,明显被吓了一跳。

“见过苗前辈。”为首的赤峰谷长老赶忙行礼道。

“行了。”苗长生的心情明显不太好,“这边的情况已经处理的差不多了,还好你们来得晚,要是早来一点,恐怕已经死在里面了。”

说完,不理会赤峰谷众人惊愕的表情,回头看向队伍中的朱绝三人,“既然你们宗门的队伍已经赶到,就没必要带你们走了。”

朱绝三人再次感激一番,然后怀着一肚子的懵逼和惊愕走向赤峰谷的队伍。

没办法,刚刚一系列的对话,给他们带来了太多的震撼。

“对了前辈!”朱绝似乎想起了什么,猛然间回身道:“我们之前在地宫里遇到了奔雷宗的人,他们似乎已经投奔了斩灵教。”

正要带人离去的苗长生一听这话,神情瞬间凝重起来:“此话当真?”

旁边周政三人赶忙点头道:“朱兄说的没错,那些奔雷宗的修士跟斩灵教邪修一样,都缺失了一部分元灵。”

“好一个奔雷宗,真是越活越倒退了。”苗长生沉声鄙夷道。

……

七日后,南海远海。

一艘精致的宝船急速航行在海面上空,正是剑心长老那艘宝船。

前方数海里外,一片恐怖的风暴区域阻挡了他们的前进。

楚狂站在船头,凝视着前方电闪雷鸣,一望无际的风暴区域,不禁蹙起了眉头:“进葬魂海了吗?”

“嘶~这下可麻烦了。”顾正云头疼道:“葬魂海辽阔异常,找起人来无异于大海掏针。”

楚狂凝视着风暴区域,眼神中流露出些许追忆之色,失神良久后,转身看向一旁的小脑瓜:“你再重新感应一下,看看是什么结果。”

“好的。”小脑瓜乖巧点头,微微闭上眼睛,开始用心感受。

片刻后,小脑瓜神色异样的睁开眼睛,“还跟之前一样,有惊无险,并伴有大吉之象。”

这一路上,她几乎每天都会用心预感一番。

但得到的结果都是有惊无险,并伴有大吉之象。

可即便如此,她依旧担心不已。

毕竟高晋是被掳走的,以赤毒老怪对他们的恨意,她实在想不通高晋要如何才能转危为安。

“看来是那小兔崽子的命数了。”楚狂若有所思的感慨一番,再次开口道:“既然如此,那我等也没必要过多的干预。”

“呃,您就不担心他在葬魂海遭遇不测?”剑心担忧道:“您也知道,葬魂海可不是什么安稳之地。”

“放心,那小兔崽子的命还是挺硬的。”楚狂淡淡一笑,转而说道:“行了,出来这么久,你们也该回去主持大局了。”

顾正云疑惑道:“那您呢?”

“进葬魂海见见一些老朋友,顺带找找我那乖徒儿。”楚狂咧嘴一笑,凝视向风暴区域的眼眸中,浮现出浓浓的伤感与惆怅。

似乎在风暴区域的另一头,埋藏着许多牵绊与记忆。

“我也要去!”小脑瓜自告奋勇道。

“别,老夫可没空带孩子。”楚狂没好气的决绝道:“况且你这丫头身怀气运,估计一进葬魂海就会被另外几个气运之人察觉到,麻烦得很。”

“别胡闹,听师叔祖的!”顾正云正色道:“高晋吉人自有天相,不会有事的。”

“好吧。”小脑瓜心不甘情不愿的点点头,眼巴巴看着前方的风暴区域,满脑子都是高晋不在之后,无聊到爆的日子。

一番寒暄过后,楚狂缓缓漂浮出宝船,似有些不耐烦的催促众人回去:“行了,都回去吧,至于钟楼的事务,暂时就交给传功那小子了,他手里有敲响玄苍古钟的东西。”

顾正云等人相视一眼,只能无奈离去。

至于楚狂的安全,他们是一点都不担心的。

“对了师叔祖。”宝船高一调头,顾正云忽然想到了什么,疑惑着回头问道:“您为何一直阻止我们进军葬魂海?”

“……”楚狂满头黑线道:“不能去,也没必要去。”

“为何?”顾正云百思不得其解:“葬魂海的资源比大云州丰富数倍,无论从什么角度讲,都是进军葬魂海更有未来一些吧?”

“呵呵,这世上哪有什么天上掉馅饼的好事。”楚狂嗤笑一声,意味深长道:“一切都是有代价的。”

“代价?”顾正云几人愣神道:“什么代价?欸……”

没等他们开口询问,楚狂的身影已经淹没在了电闪雷鸣的风暴区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