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风歌一看明致远的脸色便知道他担忧什么?面上温和一笑道:

“羽火国都毕竟是一国国君居地,我若是就凭富家一个小子之言,便大张旗鼓去查实此事,一是国君脸上须不好看。

二是恐怕被魔人得知后,也恐怕他们毁灭痕迹,魔人做事向来绝毒,若是将宁王一府做了何种安排,杀人灭口之类。。。。。。我们没了证据,不但师出无名,没有下手的地方。反而让那些魔人藏得更深了。

就算你带人去,也只能暗中查探。不可让魔人察觉。一旦被魔人发现我们的踪迹,魔人除了会隐藏得更深。怕也会提前实施谋划,让咱们猝不及防。

反而不利于咱们行事。你此去,只需尽力查明实证,我也会派人暗中入天云城监查富家。尽快理清魔人谋划脉络,和他们安排的暗桩。

我们双管齐下,务必将魔人的谋划一举连根拔出。不可有漏网之鱼。你放心,武神山跟随你前去羽火都城的人,都由你安排。

一个宁王府而已,他府中护卫算不得什么。天下二品没有那么多,大多数还在武神山,武神三代弟子中有一人刚刚晋升二品,这次也随你去。你们此行重在查探清楚魔人的谋划,正面风险不大,倒是切记不要打草惊蛇。再说。。。。”

沐风歌停顿了一下,看了一眼懒懒散散趴在一边的黄野又道:“你们圣女山丹药传世,真是令人羡慕,连一品妖兽都能培育出来,有了它,你更不用担心。”

其实沐风歌内心在疯狂吐槽:“一只一品妖兽就这么给一个弟子带在身边,圣女山这是有多奢侈?还是说因为这个弟子太过天资艳绝,圣女山怕再出什么意外失去天才,这才安排了一品妖兽随行守护?”

要知道沐风歌身为天元第一武神,他的随行妖兽也才二品。

与此同时,黄野翻了个白眼,也在内心吐槽:“我是妖兽?我能是那种没用的种族?这人族武神的眼光也不怎么样嘛。”

它撇了沐风歌一眼,扭过头继续趴着。

明致远不好解释黄野的事,只能点头称是。

沐风歌见他没有异议,便叫过身后一名弟子,连续说了几个人的名字,让弟子去将这些人叫来。

不多时几名高品武者从大门外走进来,一起躬身向沐风歌行礼:“见过掌门师叔。”

“都不要多礼了,这是圣女山大长老的关门弟子,明致远,他比你们都小一些,你们叫他师弟吧。你们几人跟随圣女山师弟前往羽火都城办事,万事都由他安排。

这一次事关紧急,具体情况。。。。。。致远你路上跟他们说。切记一定要暗中行事。保护自身安全。”

明致远站起身来一躬:“是,师侄这就出发。”

天云城。富家后院。

富山海在书房中不停转来转去。脸上神色忧虑。究竟是什么人敢到他富家分号去杀人?

杀了仓库的武者,劫走了他儿子,故意还留着分号的人回来报信,报信的也不是在场的目击者,在场的人都死完了,是分号店铺第二天派人去仓库的时候,才发现仓库里的人都死了。

富家大公子富如山不知所踪。还有付师傅的死。。。。。。这究竟是寻仇?还是劫票?

回报的人说付师傅是被人劈成两半而死,死的时候是露出了全身鳞片的。那说明付定魔人的身份已然暴露。

对方下手狠辣,打过照面的一个活口没留,只劫走了富如山,光看这样子,倒是有点像绑票。

可绑票的人竟然能把一个四品魔人砍成两半?有这武力还去做绑匪?

眼看这么多天过去了,也没有人来下绑票单,索取金银。仓库中一应物质也没动。若说是物质笨重难以运输,也说得过去。哪个绑匪不想要金银?

拿了物质转手困难还容易被发现踪迹。

可这绑匪要金银还是要命?还是有其他的目的?也没个信来。

富山海一肚子的鬼又不敢轻易报官,今年新调任的新城主,是在承平防线受伤至残后,退役下来的一个偏将,算得上是大将军府的人。和宁王府这边的关系没有那么熟络。

他富家现在根本不敢像从前那样把官府当成自己家的刑堂,也不敢在天云城轻举妄动。万一报官被新任城主知道,查来查去,把自己的马脚查露出来。。。。。。那就搞笑了。

关键时刻不能功亏一篑啊。

富山海摸不清楚绑走儿子的人是什么底细?便不敢轻易出手,一怕儿子有个好歹,二怕自己的事被人察觉。

若真是绑匪绑票倒也好了,图财的人,只要给他财就行了。可这绑匪迟迟没有消息,派出去追查的人也没有得到什么确切的消息。

富山海心里慌乱如麻,他已经派人进都城通知宁王了。此时回信还没到。现在只能等着,指望派出去的人能查出来点有用的信息。

这时书房门敲响“老爷,青长老那边来人了。”

富山海赶紧说:“快请,快请青长老进来。”

不多时,书房门推开,一个全身黑衣,头戴黑色斗篷的人走进来。

富山海忙叫下人上茶,那人摆了摆手。声音低沉的向他道:

“富东家,那件事有点眉目了,如山公子先前抓到一个跟踪我们车队的人,一直在审问,那人嘴巴极硬,一直没撬出有用的信息。

但是他在被抓到之前通过军情驿站给承平大将军府发出过两次信件。

这次如山公子和那个人一起失踪,我们怀疑是大将军的人,毕竟大将军府中,能人很多,也能派出可以力敌付定的高手。”

富山海脸色苍白:“大将军府?蒙毅那个武夫是不是察觉到什么了?”

黑衣人见富山海如此惊慌有些不满的道:“你怕什么?就算他大将军府再厉害,敢和我魔族对抗也只有灰飞烟灭,”

“可是现在这紧要关头,可千万不能出岔子。”

富山海赶紧辩解:“我不是怕,是夜皇尚未苏醒,正在关键时期,要是被蒙毅那武夫察觉到不对,恐怕他闹大起来,咱们功亏一篑啊!”

“还说不怕?放心吧,十三长老带人去承平防线了,如果真是大将军府察觉到什么?

那就。。。。。。”

富山海脸上肌肉一抖动:“万万不可,蒙毅身为羽火唯一魔兽防线守将,他若出事。恐怕朝堂震动,彻查起来,我们更加难以转圜。”

“哼。。。。。。为什么要让他出事?他会是我们魔人。若不是十三长老才苏醒,早就该把将军府拿下了。蒙毅身为三品巅峰武夫,只有十三长老才能不动声色的将他转化成为我魔族一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