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致远提着一大包裹的包子,回到刚落下的地点,发现靓仔早已经自己去捕猎了一只野猪,把自己喂饱了,他看着手中偌大的包裹,脸上露出一丝苦笑。

抬腿跨上了靓仔的背,他拍了拍靓仔的脖子,一人一兽又开始赶路。十天后终于赶到天阳国镇宁府。

镇宁防线大将军府。

武神山掌门沐风歌一脸凝重坐在大厅的首位。明致远身上的伤还没有完全愈合,他坐在另一边下首的位置,刚刚得知荒锦衣和那几个武神武者一直都没有消息传回来。

“是我大意了啊。”

沐风歌叹息着开口道:“没有想到区区一个宁王府,实力竟然这么强大?一个魔族长老都能坑杀一只一品的妖兽。”

“宁王妃所使用的手段并非是堂堂正正的拼杀手段,她是趁那。。。。。。黄野前辈正在厮杀,毫无防备之际,用的似乎。。。。。。像是一种咒杀手段。当时黄野前辈中招后神智顿失。犹如失魂一般。呆呆站立毫不抵抗。即使被砍杀也无丝毫反应。”

明致远说起黄野被暗算的事心中又是愤怒又是难过。

“我知道,魔族有一种手段,能让中招者陷入梦境之中,有问必答,对身遭的一切都毫无知觉。

魔族修炼这种功法就是针对人族,需要无数人族的性命为修行基础。说它是魔族最为歹毒阴狠的魔功也不为过。这功法若是对妖兽也有效用,说明魔人也用妖兽修炼这种功法。”

妖兽?明致远心里想到,黄野可不是妖兽,那么说明魔人修炼此功法,也用魔兽。他转念又道:

“沐掌门,我当时听荒师兄说那宁王妃不过是魔族长老之一,一个长老都如此恐怖了。。。。。。”

“魔族功法大多依靠性命血祭修炼,最是阴毒无比。宁王与那魔族勾结恐怕所图的不止是延长几百年寿命而已,这事是我想窄了,我原以为宁王不过是想与魔族交换获得延长寿命,看来。。。。。。。”

“还有就是,当日,宁王府中大火烧天,事情闹得极大,我们缠斗了将近一个时辰,也没有看见羽火官府过问。冲出王府大门,街道上竟连个夜巡守更的人也无。”明致远一边思索着,继续说道。

沐风歌沉思道:“恐怕此事与羽火国君也有牵连。魔族所图甚大。此事涉及一国君主,须得召齐圣女山无极山一起商讨。

我已经命人送信前往两位掌门处了。现在咱们外有魔兽潮涌冲关不休,内有人族勾结魔族作乱,天元大陆人族此刻命运堪忧啊。”

明致远想了想:“沐掌门,我想前去魔兽森林一趟,”

“嗯?”沐风歌疑惑的看着他。

明致远知道魔人也用魔兽修炼魔音问心,说明魔人所图不止人族,当下也顾不得隐瞒了,便将他二入魔兽森林中被青狮王的人抓获的事原原本本告诉了沐风歌。

只隐藏了他有内丹的事。说自己为了保命答应替青狮王炼制培炼内丹的丹药。

沐风歌大奇,看着明致远,心道此子遭遇堪称奇迹,两入魔兽森林不但能全身而退,武力与丹技齐头并进,丝毫不落人后。还能与魔兽森林中地位卓然的青狮王拉上关系。

不光这悟性固然冠绝,这气运也是天元大陆头一份了。

眼下魔人隐在暗处谋划也不知道多少年?随时可能爆发人族命运灾难。

如果他能进魔兽森林中劝说魔兽停止冲击防线的话,那三山也可腾出人手全力解决魔人的事。

只是此行若是事成当然最好,若是谈合不成,他恐怕想再走出森林也难了。

明致远站起来向沐风歌抱拳道:“就由晚辈进入魔兽森林找青狮王谈一下吧,魔人所图恐怕不止人族而已,希望能劝说青狮王明白唇亡齿寒的道理。

若是能通过青狮王见到魔兽王座的麒麟王就更好了。我这朋友便是麒麟王的后裔,有它在,事情也许会更好办些。”明致远一指门外的靓仔对沐风歌说道。

沐风歌惊异的看着靓仔:“竟然是魔兽王座的后裔?明师侄。。。。。。你还真是气运滔天那。怪不得能几度从魔兽森林中无恙归来。”

明致远摸了摸额头:“都是运气。”

沐风歌略一思索,也站起来对明致远道:“那只有就让明师侄冒险了。魔兽冲关不止,防线人手就无法抽调。眼看魔族在人族内部已经势大。

我们实在无法两边作战。然而我人族千百年来,一直都在与魔兽相斗,如今只有你才能与魔兽高品说得上话。这个重任也唯有交给你了。”

明致远向他一躬:“晚辈身为人族一员,自当为人族出力,此事宜早不宜迟,晚辈这就出发。”

沐风歌点了点头,又向他叮嘱了一些事。眼看着明致远转身出去。

再度来到魔兽森林,明致远心里百味陈杂。他带走了黄野,如今却只能将黄野的内丹带回来。

青狮王还是坐在高高的石台上,眼中神色不动的听明致远说完后。它很久很久也不说话。

明致远摸出身上的一个木盒打开放到石台上:“这是黄野前辈当时吐出来的内丹,我现在将它送回来。”

青狮王看了看那颜色火红,依然鲜亮的内丹:“你为什么不肯接受黄野的内丹,一品魔兽的内丹,天元大陆恐怕再也找不到第二颗吧?”

明致远一时心中酸楚难忍,几欲落泪:“黄野前辈是我的朋友。”

“朋友?你们人族还会有朋友?”

“我不知道青狮王您为何对人族有如此看法,人族与魔兽一样也有好有坏,有铮铮男儿,也有贪生怕死的小人。有一诺千金的大丈夫,也有背恩忘义的无耻之徒。还请青狮王不要因为一小部分卑劣人族的行径而看低全天元人族。”

明致远终于将憋在心里很久的话说出来。自从遇见青狮王后,它与黄野最常说的一句话就是“人族卑劣不可信”

明致远也不知道青狮王和黄野为何对人族有这么差的看法。想是被人族欺骗过?此时听青狮王问,只把心里所想直抒胸臆。

他期望能扭转青狮王对人族的看法。

青狮王直直看着他,眼神中探究十足,许久,走下石台,来到明致远面前,围着他走了一圈:

“若非魔族已经严重威胁到人族,你还会回来吗?”

“会,但是我不会留下来,我将黄野前辈送回来,我就会离开。”明致远斩钉截铁回答。

青狮王离他很近,看着他眼里决然的神色。摇了摇头,良久开口道:“停止魔兽潮涌不是我说了算的,你找错地方了,你应该去找那个小家伙的父亲。”

“我找不到,它也找不到,它甚至都不知道它父亲是谁?”

“哼哼。这就是麒麟一族的自高自大,把幼崽扔出去让它自己在森林里搏斗生存。麒麟一族之所以血脉单薄,都它们是这种养育幼崽的方式造成的。

可它这血脉偏偏又不会断绝,每隔百余年总有几百个幼崽扔出去,一两千年里,总有一个能成长起来。接替老麒麟。”

青狮王不以为然的说着,眼神里却是掩盖不住的羡慕。它又走到靓仔身边嗅了嗅:“不错嘛,天赋已经启发了,即将晋升二品。”

它走回石台趴下,看着木匣里那颗火红的内丹,眼中终于流露出悲伤的眼神,凝视半晌,终于开口道:“走吧,我带你们去见麒麟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