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为悦已者容,人为知已者想。

洛天在仙界的事宜,沿途而来的天玄矶听说了不少,愤怒无比,如同触到了她的逆鳞一般,脸色变得极为的阴沉,眼中杀机重重。

“玄矶姐,你不要冲动,一切等找到洛天再说吧,况且此人大杀四方,深深的震慑了那这两方的强者,我想下一步,他还会有行动的,”霍格对于这个同父异母的姐姐可是极为了解,她的心里一直牵挂着洛天,时常望向仙界方向发呆,有时一坐就是几天,眼神复杂而担忧。

如今终于来到了仙界,她的情绪不再掩饰,身上有一种戾气,沿途避开了不少的强者,不过,三人也杀了不少的人。

“玄矶姐,霍格说的对,你千万不要……”伊轻舞开口“你们两个好了,我自有分寸,我等修行之人岂能瞻前顾后,轻舞,不要忘记,你可是那个玫瑰的姑姑,你和洛天也不算是外人,如今他遇到这种事,你能袖手不管么?”

天玄矶望向伊轻舞冷声哼道。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伊轻舞有些无语,对于洛天,她自然没有当作外人,而且她对洛天很了解,当年多次帮过自己,只不过,她是有心无力了,洛天的成长速度太快,早已远远的超过了她,如今连他都感到棘手的事情,她根本无从相助。

“玄矶姐,我伊轻舞不是怕死之人,你说吧,想怎么做,我陪你便是,”伊轻舞也不是优柔寡断的女人,相反,她的手段很强硬,此刻,深吸了一口气,望向天玄矶再次说道。

“轻舞,你不要上她的当,她是想……”“喂,霍格,你少废话,你是堂堂神界日神殿的殿主之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胆小了?

只有经历生死大战,你才能突破你明白吗?”

天玄矶一双美眸不由的一瞪,厉声训斥道。

“天玄矶,你不要不识好歹,现在非同往日,荒界的强者无数,再加上域外强者,我们仙界两界已经处于劣势,徒有一腔热血不是办法,而是要有智慧,你明白吗,不然的话,只能白白的牺牲,”霍格也恼了,只呼天玄矶之名喝道。

“我只是想为他做点事有错吗,当年,你不顾你父亲的反对,携带日神榜赶往仙界,为了轻舞,不惜血战强者,难道这一切都忘记了吗?”

天玄矶眼睛一红,望着霍格一字一顿的说道。

“为了心爱的女人,付出一切,我愿意,可是,你和那个洛天,你们……”霍格想说,你和洛天连八字还没有一撇呢,只不过,又怕伤了天玄矶的心。

“走吧,我们既然要去见洛天,总要有个见面礼,”伊轻舞此刻凝重道。

“轻舞,你……好吧,反正,我去哪里我就去哪里,”霍格说道,却是让天玄矶感到酸的有些倒牙,撇了撇性感的小嘴,轻哼一声,然后说道:“我已经查到了黑耀星域的一些人,在罪渊一带活动,并没有高手,最高的也只是皇者界别左右,我们去他们杀掉,”“罪渊?”

伊轻舞不由的一怔,望向天玄矶:“这个地方不简单,东方临近莽荒世界,西边是当年仙界的仙狱,中间那里是一处巨大的深渊,深不可底,据闻,每到深夜,月圆之时,那深渊之中,就会传来痛苦的呻吟和惨呼声,没有人知道下面有什么东西,”“正好我们去看一下,也许是一处荒古前的遗迹说不定,一个人想要历练成长,必须要有大机缘,也许我们的机缘到了,”天玄矶眨了眨眼睛认真的说道。

“好吧,你和洛天的幸福,我和轻舞就陪你走一趟吧,不过,你要记住,我们量力而为,一旦发现危险,必须要马上撤回!”

霍格最后无奈的说道。

“你少来这一套,我只是痛恨这些域外强者而已,和洛天没有关系,你不要把我和他扯到一起去,”天玄矶脸不由的一红,白了一眼霍格没好气的说道。

“总之,我们一切小心吧,”最后伊轻舞凝重道,然后三人临时改变了方向,撕裂了虚空,远离而去。

此刻,逍遥门中,洛天神色肃穆,逍遥门有自己的消息渠道,对于外界的事情掌握的一清二楚。

“荒界阴灵山的强者竟然也来了,还有荒天花女的人,看来,荒界的几尊强者已经达成了一致的意见,开始正式的针对仙神两界了,”洛天自语,除了这些人之外,洛天还打探到荒界的另外几尊大圣的传人也到了仙神两界。

“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洛天,现在凭你个人的力量太有限了,目前,仙神两界的几尊强大的仙王和神王一向神龙见首不见尾,况且,你和彼岸仙王和天一神王还有间隙,情况对我们似乎越来越不利了,”冰女凝重道。

“彼岸仙王……”洛天自语。

“你现在风头太盛,应该在逍遥门避上一避,静观时局发展吧,”凌波仙子同样凝重道。

“无妨事,只要不是那些大圣亲自来,我就有办法对付,这片天地暗黑时代已经到来,避不是办法,只有杀出一个乾坤来,”洛天神色凝重。

“可是……”冰女犹豫。

“不用可是了,我已经决定了,再说,迷仙殿主还有幻海宫主两位前辈还没有找回,也许她们正需要我的帮助,我不能再等下去了,飞驴,你随我去,”嘎嘎,嘎嘎。

远处跑来那个飞驴,难听的叫着,却是极为兴奋,主动的伏身下去,拖着洛天,两人的身形一晃,就直接消失在逍遥门。

“你们劝不了他的,现在我们应该调集逍遥门的强者,守护好逍遥门,免除他的后顾之忧,”一向沉默的玉梳认真的说道。

“可惜,这黑暗时代来的太早了,如果给我千年时间,我定会修到皇者顶峰,到时陪他战天下,”凌波仙子遗憾道,想当年,仙界平稳之时,她是一堂堂的一尊仙君,现在,实力很强,虽然经过这些年的努力修练,让她的实力增长极快,不过,仍然无法和绝顶强者交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