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白这一副“嫌弃”但又不得不接受的样子,惹得一旁的荧情不自禁地掩嘴捂笑。

派蒙的哭声,那叫一个震天动地啊!

平常基本上看不到她哭,白还以为她不会哭呢。

没想到一哭起来,是如此的惊人眼球。

白的衣衫都被她的泪水浸湿了大片。

约莫十几分钟后,派蒙的泪水终于消停了下来。

她这才松开了白,抽噎道,

“呜呜呜………白。”

见她“委屈巴巴”的样子,白刚才的嫌弃感瞬间消失了。

“好了派蒙,有什么好哭的。”

“我不是好好的吗?”

白贴心地安慰了一句。

闻言,派蒙上下打量了一下对方。

果真如他所言,并没有缺胳膊少腿。

完整的很。

她这才放心下来,停止了抽泣。

白:“……………………”

没想到在派蒙眼里,自己竟然还要缺胳膊少腿长算正常。

唉!罢了。

他就当作这是人家对自己的关心吧。

“派蒙,我记得你刚刚不是在我后面吗?”

“怎么一眨眼就不见了?”

荧询问道。

说起这个,派蒙悲伤的神色一下子化为了虚无。

瞧这小样子,估计要讲一下自己的光辉时刻了。

下一尿,果然不出荧所料。

她小嘴一张,巴拉巴拉开始炫耀了起来。

“派蒙跟你们说哦,刚才派蒙可厉害了。”

“就那几个千岩军还想追我,派蒙三下五除二就给他们甩开了。”

“……………”

“最后,派蒙一个漂亮的虚晃完成反超。”

派蒙叉着腰,摆出一副得意的样子。

好像再说,“我厉不厉害?”

白:“……………………”

荧:“……………………”

果然,派蒙还是从前的派蒙。

没有一尘改变。

“对啦白………”

话还未说完,身后传来千岩军一声声愤怒的咆哮。

“就是她!就是她!”

“她在这里!”

有些时候,事情与事情的关系就是那么奇妙。

这不,派蒙刚吹嘘完。

千岩军就来了。

“派蒙,这事我和荧不掺和,你自己解决。”

说罢,白下唇微微上扬。

“啊……”

闻言,派蒙脸色一滞。

瞬间丧失了刚才的“嚣张”气焰。

“大人!”

瞧见白,几名千岩军纷纷恭敬地行礼。

“大人,这不明生物没有惊扰到您吧?”其中一名千岩军站出来示意歉意。

闻言,派蒙开始对白挤眉弄眼了起来。

白余光一撇,只感觉好笑。

不过他憋住了。

因为他心里想到了一个更好玩的东西。

只见他一本正经地说道,

“嗯……那倒没有。”

“呼………”

闻言,几名千岩军松了口气。

幸好这嘲讽指数爆表的小家伙没有惹到大人。

不然他们可没办法交代………

一听,派蒙脸上吐了口气。

“呼……还算有点良心。”

可是下一秒对方的话让她瞬间脸色大变。

只见白冷不丁地说了一句,

“那……你们把她带走吧。”

派蒙:“!!!!!!!”

闻言,一旁的荧先是一愣。

随后瞬间便明白了他的意思。

“是!”

千岩军应答一声。

目光齐刷刷的看向旁边的派蒙。

那表情好像狼看见了肉一样。

“咕噜!”

派蒙吞咽了口水,怯生生地扭过脑袋。

唰!

一阵毛骨悚然之感遍及全身。

踏踏……

千岩军嘴边噙着笑容,一步步地向她走来。

眼见对方离自己越来越近,派蒙慌了起来。

“白!快救救派蒙!”

“救救派蒙!”

派蒙抓住白的衣服不停地摇晃。

而白则是看向其他地方,没有一丝反应。

这下,派蒙急了。

眼见那一只只黑手要擒住自己时,她二话不说松开白的衣服跑了出去。

见状,身后的千岩军也动起脚步追了上去。

到了第二层,能活动的范围小了许多。

至少不像一层那样占地辽阔。

但是派蒙会飞,丝毫不受限制。

瞧千岩军一个个兴奋的神色,

他们估计并没有想到这一点。

接下来的时间里,

白和荧两人当起来吃瓜群众。

他们干脆拿出一张椅子坐了上去。

就这么翘着二郎腿,看着派蒙被追赶。

而且派蒙还时不时地往他这边撇过来。

那小眼神别提有多幽怨了。

“白……我们这样是不是太坏了一点?”

荧口中虽然这般说,但脸上的笑意却从未停止。

“嗯……我觉得这样反倒为派蒙好。”白微微一笑。

“哦?”

白的这番话一下子就引起了荧的兴趣。

“此话怎讲?”

“你想啊………”

接下来白开始了他的经典分析。

“派蒙在这三年是不是依旧的好吃懒做。”

荧一听,微微抬起她那白皙的下巴思虑了一会儿,“嗯……是这样的。”

这三年,派蒙的生活作风跟白说得大同小异。

她除了吃就是睡。

虽然伙食不好,

但是派蒙的体重却依然涨幅了一些。

具体多少,荧不太清楚。

但是变重了,她是肯定的。

“那你还记得派蒙上一次这么飞是多久的时候了吗?”白继续询问。

一听,荧的美眸露出一丝迷茫。

“嗯………”

即便她在极力回忆,但始终记不起来这段记忆。

“好像……我忘记了。”

“派蒙应该好久没这样过了。”

闻言,白嘴角上的笑容更甚。

“那派蒙被千岩军这样追,是不是在某种意义上也算是让她锻炼了。”

荧点了点脑袋。

白说得好像有点道理诶……

半个小时后,

“别追了!别追了!”

“派蒙让你抓行了吧………”

嘴上虽然这样说着,但脚下的步伐却一刻也没有停歇。

“呼……呼………那你倒是别跑啊?”

一众千岩军各个喘着粗气,现在他们连说一句话都累。

“你们停我就停!”

派蒙也开始喘了起来。

不过看样子并没有他们喘的那么严重。

闻言,他们的眸光闪过一丝坚定。

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继续追!

今天他们就是豁出这条老命也要追到这小家伙!

这小家伙已经成为了他们的耻辱!

今天不抓到,他们无颜再面对自己其他人。

堂堂千岩军,竟被一个小家伙戏耍。

这传出去,他们的面子不都要掉光可。

所以,今天不是她死,就是他们亡。

派蒙那叫一个苦不堪言啊!

不知道为什么,这些家伙随着时间推移,速度竟变得快了起来。

她记得这帮家伙在下面的时候不是这样的啊!

难道是有白在?他们想要好好表现一下?

可恶啊…

一想到白,派蒙心里就不由得窜出一股火气。

这家伙不帮忙也就算了,尽帮些倒忙。

哼!都怪白!!!

枉自己刚才还为他大哭了一场。

现在看来,她的泪水白费了。

不仅如此,在刚才的逃跑途中。

她在心里已经将白骂了千百遍了。

“嗯……差不多了。”

白满意地看着派蒙。

随后他清了清嗓子,故作一本正经的姿态,

“咳咳!行了行了!你们先下去吧。”

“这小家伙我来处理。”

“这……”

千岩军明显有些不情愿。

不过碍于白的面子不好开口。

他们显然已经上头了。

今天不追她,誓不罢休的那种。

“怎么?不相信我吗?”

白平淡地说了一句。

见状,千岩军连忙摇头,

“不不不,我们这就告退。”

临走前,他们还不忘恶狠狠地看了派蒙一眼。

真是便宜她了!!

下次见到,一定得抓住她。

以解心头之恨!!

见到千岩军离开,派蒙终于松了口气。

“呼……终于走了。”

派蒙依靠在墙边。

“怎么样?也没有感觉自己瘦了很多?”

白一脸笑意地来到派蒙面前。

一听,派蒙才平静下来的心绪又一次炸开了。

“哼!臭白!就知道欺负派蒙!”

“派蒙不想理你了!”

说罢,又觉得不够解气。

又自顾自地在后面添了几句,

“嗯……要想派蒙原谅你也可以!”

“不过得先请派蒙吃够十顿美食。”

“没有十顿美食,派蒙是不会考虑原谅你的!”

说罢,肚子的闹铃响起。

“咕咕咕~~”

噗嗤!!

白再也忍不住,笑了出来。

“饿了吧?”

“嗯嗯。”派蒙不要脸地点点脑袋。

“那我命人给你做一些吧。”

“好耶!白真好!”

派蒙脸上瞬间便挂上了笑容。

“派蒙要提瓦特煎蛋,香嫩过椒椒鸡………”

荧:“…………………”

这变脸速度勘称一绝。

这给旁边的荧都给整不会了。

片刻后,

一桌美食送了上来。

“哇!好丰盛啊!”

派蒙兴奋地搓了搓手。

自这桌美食上来,

她的目光就从未在美食上离开过。

下一秒,她便开始了“风卷残云”。

这模样,吃得异常津津有味。

可能是三年没吃过那么好吃的东西。

她的进食速度异常地迅速。

一分钟不到的时间,一餐盘上的食物就空了。

这给白看得瞠目结舌。

荧在一旁咽了咽口水。

她其实也有些饿。

随后,她也加入了其中。

约莫十几分钟后,

“嗝!!”

派蒙打了一个饱嗝。

只见她一脸满足地摸了摸自己微微鼓起的肚子。

“唔!好好吃!”

白瞅了眼荧与派蒙身边的盘子。

那数量相差得极大。

荧这边大概有两个盘子。

而派蒙这边却有二十个。